“清雅,你和那废物真的离婚了?”

    下午两点,德蓝大厦江城林氏集团总部,林家真正的掌舵人,老太太孙茹凤,坐在楠木制作的椅子上,眉头一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奶奶!”

    林清雅脸上带着浓浓的解脱之意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那样的废物留在我们林家,只会给我们林家蒙羞,这才是我的好孙女!”

    以往林清雅哪怕把自己掌管的分公司,打理的再怎么好,孙茹凤也会因为徐阳和她的婚姻,从来不夸赞林清雅,但这一次她很很满意。

    林清雅和陈慧芳见状,都很兴奋,心想和徐阳这个废物离婚简直太正确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林清雅就连忙对许老太太说:“奶奶,我们分公司还想把那批高端瓷砖的项目接过来!”

    “既然清雅已经给那个废物离婚,那这个项目,自然愿意要给你们!但这个项目由于受众过于高端,如果经营不好,六百万的成本可能会全部亏掉,风险极大,你确定要做?”孙茹凤问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我们有信心,将这单完成!请您放心的把这单生意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林清雅一脸自信的笑容说道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这笔生意的风险,但上个星期在彼得山庄的宴会上,腾华集团的老总沈年主动找到了她,表明了合作的意向。

    滕华集团是这一年以来江城市崛起的新贵,老总沈年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混混,很快崛起成为了拥有庞大资产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整个江城根本就没有几个能让他主动求合作的,而他却主动来找自己合作,这绝对看重了她的实力和潜力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只要想,随时就可以完成这风险大,但回报却有过千万的项目!

    这让她怎能不自信呢?又怎么可能还会和徐阳这个废物继续下去?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我的好孙女,有勇谋有担当,我林家子孙果然乃人中之龙风,好,这个项目就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孙茹凤就等着林清雅这句话,以前因为徐阳这个废物存在,他们林家一直都蒙羞,现在看着林清雅不仅离了婚,还如此的有自信,她心里无比的欣慰,她想着也许家族继承人的事情,可以偏向她一些了,毕竟长子林耀德,能力上和她差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林清雅和陈慧芳激动坏了。

    等林清雅和陈慧芳回到他们所在的分公司后,就让会计给她们打了600万的前期货款。

    看着货款到账,陈慧芳得意不已:“女儿,我就说嘛,和徐阳那废物离婚是好事,现在知道你妈我的正确眼光了吧!”

    “妈,谢谢你!”

    林清雅由心的感谢陈慧芳,如果不是她天天逼着自己和徐阳离婚,否则她根本下不了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这个项目的前期采购,林清雅早就开始了准备,钱到账后,她立刻通知公司的采购区购买了材料,并让工厂按照之前设计的样本,加工加点的运行了起来。

    产品已经开始按照样本加工,林清雅觉得万事俱备,只需要通知一下沈年签约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到时她不仅会在老太太那里再次证明自己的实力,她也可以大赚一笔。

    林清雅已经做好了决定,这次项目赚了钱后,她就去买一辆价值不菲的跑车来犒劳自己。

    到时,她也是拥有超级跑车的人了,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靠本事得到的,而来接徐阳的所谓高贵女人就算再好看,也只不过是徐阳为了找回面子找的演员而已,和她比不能比!

    想着这些,林清雅对未来再次充满了希望,和徐阳这个废物离婚,她认为这是她做过最正确的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于是,林清雅就拿出手机准备给沈年打个电话,约一下合作的事宜。

    为了迎接她脱离徐俊后的第一笔生意,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稳重干练。

    “喂,沈总您好!”

    “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....”

    林清雅秀眉一皱,想着,沈年是大人物,肯定是日理万机,等会儿再打吧!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,让她无法想象的事情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连续打了十几个电话,对方一直在通话中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一直自信期待的笑容凝滞了。

    因为连续打十几次,绝对不是在忙了,只有在把电话拉黑的情况下,才会一直都在通话中的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一旁正在喝手磨咖啡,幻想未来的陈慧芳差点吐了出来:“乖女儿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妈,我也不知道!这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林清雅一阵摇头,她清楚的记得,当时的沈年无比的热情,甚至说是求着与她合作都不为过,怎么也不会把她拉黑了啊!

    林清雅立刻就打开,给沈年发了消息。

    然而接下来,让林清雅和陈慧芳母女俩更目瞪口呆的是,沈年的也把林清雅给拉黑了。

    “天呢!沈总真把我拉黑了!”

    林清雅差点晕过去,她敢去接手那个项目,她最大的依仗,可就是沈年啊!

    林清雅这一年的事业发展的,就像是开了挂一般,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任何的困境,做什么都特别顺利。

    此刻遇到这种境遇,她竟然懵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相信沈年会拉黑她,她对自己的事业能力非常自信,一定是出现了什么误会,于是她和陈慧芳商量了一会儿,便决定亲自找沈年解决掉这个误会。

    林清雅精心打扮了一番后,就去往了腾华集团所在的腾华大厦。

    刚刚停下车,就在停车场内,见到了沈年的专属座驾挂着江88888牌照的宾利慕尚。

    她心中燃起了一些希望,忙是走进了腾华大厦的大厅之内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她刚刚走到大厅之内,沈年搂着他的*叶美,从电梯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沈总,我想我们之间,是不是有些误会?”

    林清雅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沈年的跟前,努力做出一副尊敬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什么误会?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沈年上下打量了林清雅一番,像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她一样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沈总,您不认识我了?”林清雅心头一沉。

    “真是搞笑,我们沈总为什么要认识你?沈总晚上还要和市长吃饭,快滚!”叶美讽刺的同时,毫不气的将林清雅推开。

    随后,沈年就搂着叶美,往公司外走,完全没有想和她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林清雅心里一沉,她急坏了,忙是追了上去,绕到了沈年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沈总,您忘了,我是林清雅呀,上次在彼得山庄您主动说要和我一起合作的!”

    “滚!你也不看看你那丑逼样,我们沈总会和给你主动谈合作?”

    叶美鄙夷看着林清雅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林清雅平常被徐阳捧的抬高惯了,被叶美说她是丑b,心里恼怒异常,被可她却不敢发作,依旧是苦苦哀求着:“沈总,听我说说好吗?我想我们之间真的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保安把她给赶出去!”

    沈年怒了,立刻招来的保安,不由分说的,当着很多人的面,直接给轰了出去,至始至终沈年都没有再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沈总,我记得上次宴会上,你确实和她说话了,现在怎么说不认识她了?快说她是不是你的小情人?”上了那辆宾利后,叶美就撇着小嘴委屈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记忆力挺好的,不过,这个女人我不敢要啊,她可是徐阳公子的前妻!””沈年的大手在叶美的身上来回游走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以徐公子的地位,竟然找了这么普通的女人?她怎么可能配得上?天呢!”叶美长大了*的红唇,似乎无法相信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吃惊,还是她主动逼着徐公子离婚的,就在今天中午办的离婚手续。”沈年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这会儿叶美惊讶的,怎么都合不上了,天下居然还有逼着和徐公子离婚的人,以林清雅那种条件,徐阳和她在一起,对她可是天大的恩赐!

    不仅不感激,还逼着离婚,这女人有病啊!

    “虽然徐公子一直命令我帮助她,但她竟然敢逼着徐公子离婚,我是真的替徐公子咽不下这口气,所以,我沈年不认识这个女人!”看着震惊的叶美,沈年心里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在刚才见何馨儿的他完全可以拒绝的,但沈年深深的知道,他能从一个小混混成为一个大人物,都是徐阳为了扶持林清雅把他给提起来的。

    这种恩情堪比父母之恩情,只要徐阳的命令不收回,林清雅不论怎么样他都得帮。

    他只听命于徐阳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,徐阳为了让林清雅过的好,堂堂一个徐家公子每天为她们,这个不入流的家族洗衣做饭,端茶倒水,受尽屈辱,她们不感恩就罢了,还羞辱的逼着徐阳离婚。

    这下哪怕违背了徐阳的命令,他以后沦落街头,也要断绝和林清雅的合作!手机端../

    随着宾利离开这里后,林清雅就被保安轰到了外面,动静很大,顿时吸引来了不少滕华集团的员工对林清雅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估计又是被沈总玩过的女人,跑过来敲诈钱的吧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女人,真是恶心,比小姐还不值钱!”

    “太贱了,活该被轰出来!”

    甚至有几个吊儿郎当的保安,色眯眯的走到林清雅跟前:“喂,多少钱一晚上啊?也让我们玩玩呗!”

    “这女的,*挺翘的,弄起来得多爽啊!”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他们的污言碎语,以及沈年将她轰出来,让林清雅两颊发烫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