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楚昊,你..你怎么了?”林清雅走上前去,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,别叫我,你...你离我远一些!”楚昊瞧着林清雅还朝着他走过来,他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林小姐,从今往后,咱们再也不要联系了,我楚某人已经被开除了,实在配不上您!”

    楚昊祈求的看着林清雅,接着,他就走,实在没有胆子,再和林清雅有一丝的牵扯。

    “啊?你被开除了?喂,你,你别走啊,我们之前商量的购买产品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林清雅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件事,我帮不了您,您不要找我了!您应该找徐阳啊!”

    楚昊他实在不理解,她有徐阳这样财权滔天得老公,任何事情都可以随意解决,为什么要找他帮忙。

    那个项目只要徐阳一开口,别说几百万的单子,就是几千万几亿,那也是小意思啊!

    当然他更无法理解,林清雅为什么就和徐阳离婚了,他从陈慧芳口中得知,还是她们强行逼着徐阳离婚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林清雅和妈陈慧芳得傻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话罢,楚昊就逃似的离开了,不论林清雅和陈慧芳怎么喊他都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这让满怀希望的她们,彻底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刚才她们还以为徐阳会被楚昊赶出来,让徐阳明白虚伪嘴硬的后果,到底是什么!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可是现实却狠狠打了她们一个耳光!

    徐阳不仅还在楼上一点事没有,楚昊反而被开除了!

    这戏剧性的变化,是她们做梦,都想不到的!

    没有了楚昊的帮忙,积压在她们手上的那批高级瓷砖,就没有了销路,她们信誓旦旦接下来的项目,就彻底失败了!

    她们根本无法给家里的老太太交代,一旦失败,她们不仅得蒙受六百万的损失,她们在家族的地位,也会一落千丈......

    美好的一切,将不复存在!

    “闲杂人等,不要留在我们公司,快滚!”

    她们这边正想着呢,公司刚才负责把楚昊的赶出去的,那几个保安,立马也将她们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保安都知道,林清雅和陈慧芳是楚昊一起来的,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于是便决定一并赶走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,被人赶出公司,林清雅觉得丢人到了极点,她很不甘心,可还是和陈慧芳驱车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以往每次坐在自己挣钱买的奔驰级上,林清雅都会觉得无比享受,但此刻,却让她感到铺天盖地的压力。让林清雅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暗了,她有种走投无路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切,到底是怎么回事?首发.. ..

    不是说离开徐阳,一切都会变好了吗?

    为什么越来越差,越来越让人失望?

    然而,当她想到徐阳时,突然猛地一刹车,车辆停留在了主干道上。

    她似乎想到了这一切变化的关键点!

    那就是徐阳!

    在进入公司之前,楚昊还气势汹汹要开除徐阳,能帮她们把那批高级瓷砖都买了。

    可是等他和徐阳进公司以后,他竟然被开除了,而徐阳却是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楚昊甚至吓得都不敢在接近自己了。

    造成这种结局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楚昊想开除徐阳,没有开除成,反而被徐阳给开除了。

    可这怎么可能,徐阳一个小职员,怎么有能力开除一个集团的总经理?

    可楚昊临走时,说让她找徐阳谈项目,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那就是在他眼中,徐阳有能力帮助她。

    还有徐阳在面对楚昊要开除他时,他自信的模样,

    这不就是说明徐阳有钱有势吗?

    或者说徐阳就是那位新老板,或者他和新老板关系斐然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清雅的脸色难看了起来,她再次回想到了以前那个已经被她死死否定的想法,那就是徐阳是一个有钱人,她的事业都是徐阳帮助得来的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?

    还有沈年也给断绝了合作,甚至说不认识他!

    不不不!

    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徐阳如果真的那么有钱,有地位,怎么可能会做上门女婿?

    这一年以来,任由她们欺负,大骂?

    可这几天发生的一切,又该怎么解释!林清雅觉得自己快要疯了!

    拼命的按着喇叭,发泄起来!

    “清雅,你怎么了?”陈慧芳再不是东西,她还是关心自己的女儿,忙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,你说这些事情,到底和徐阳有没有关系,徐阳到底是不是有钱有势的人!”林清雅突然间拉住了陈慧芳的衣服,恳求着从她嘴里能获得正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在胡思乱想,这些事情,怎么可能和徐阳那废物有关系,你见过有钱有势的人,骑着电瓶车上班吗?”陈慧芳十分的无语:“之前那个迈凯伦女,绝对是他请的,因为他知道我们也要去民政局,提前做了准备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他不知道咱们要来九泰集团啊,所以他没有准备,就骑着他那辆破电动车来上班了,这才是他的真实情况,依旧是个废物!”

    “那,那楚昊好端端的总经理,怎么和徐阳一起进去,就被赶出来了呢?为什么还说徐阳能帮助我们?”林清雅迫切的的想知道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吗?他们公司来了新老板!先做的事情就是铲除异己,培养自己的实力啊,也许那老板嫉妒人家小楚的才能,就把他给铲除了,至于他为什么说让徐阳帮忙,肯定是因为徐阳那废物,巴结上人家新老板了呗,不然他哪来的勇气,敢和小楚叫嚣?”

    陈慧芳极为不屑的摇着头:“傻孩子,那废物不可能是有钱人的,不要多想了,那种废物天生就不是有钱的料,下辈子也不可能是有钱人!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妈,你说的对!有钱人不可能骑着电瓶车上班,何况,有钱人也不可能像狗一样伺候我们!”

    听着陈慧芳的解释,情绪激动的林清雅,就像是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,她绝对不能接受她的一切都是徐阳帮助而得来的。

    那种土豪穿着拖鞋,骑着电瓶车的事情,都是网络段子而已,她这辈子也没有见到过,根本不可能存在!

    今天她们去公司的事情,徐阳根本也不知道,所以他就骑着电动车,露馅了!

    他依旧是还是个*丝,废物!

    虽然想通了这些,但是那批高级瓷砖产品的压力,还是始终笼罩在她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压得她一刻都喘不过气来,楚昊都被赶出公司了,自然帮不上她了。

    怕什么来什么,当林清雅送陈慧芳回家,刚来到公司,林家老太太竟然给她打过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清雅啊,那件项目是不是快要办妥了?”

    林清雅原本还想实话实说,可听着老太太对她无比相信的声音,话到嘴边,她根本没有勇气说实话,只能装作很自信的说道:“嗯,奶奶,快要办妥了,您就等着项目成功,开庆功宴吧!”

    “清雅,你做的很好,不得不说你是我林家年轻一辈里业务能力最优秀的,到时奶奶亲自给你开庆功宴!另外,在刚才我和家族中的几位长辈商议了一番,决定这笔项目结束以后,就让你和耀德一样都是我林家最大的继承人!”

    老太太得知马上就要好,一时间欣慰至极,刚做的决定立马就告诉了林清雅。

    “奶奶,真的吗?”

    这对于林清雅来说就是梦寐以求的,哪怕现在这个项目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,她还是兴奋的差点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当然是真的,这是你应得的。”老太太声音又传了过来,这种语气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冰冷,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孙女一样。

    “谢谢,奶奶我一定会继续努力,不会让奶奶和家族失望的。”得到老太太的确定,林清雅更为兴奋了。

    “嗯,好孙女,奶奶看好你,奶奶马上还有个会议要开,就先不说了,等着你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接着,林老太太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着电话里嘟嘟声音,林清雅有着前所未有的震动和兴奋,奶奶终于愿意让她做继承人了,还是和林耀德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林耀德是林家的长孙,和老太太关系最亲,在她没有崛起之前,林耀德那就是公认的林家*人了,现在说她和林耀德一样,足可以说明老太太对她的看重,不低于林耀德了。

    而且,林耀德只是会讨老太太开心,实际上业务能力远低于林清雅这一年的表现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如果她能保持原来的业绩,那以后林氏集团所有的一切,都会是她的。

    以前在她还没有崛起的时候,林耀德根本懒得看她一眼,她做出成绩以后,就想尽一切办法来对付自己,并且扬言只要有他在,林清雅就算业绩再厉害,都别想成为林家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她现在有着打脸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这绝对一个完美的逆袭!

    更能让徐阳这个废物彻底清楚离开了他,自己到底过的有多好!

    想着这些,林清雅热血沸腾,再次觉得,她妈陈慧芳说的很对,离开了徐阳,不受她的拖累,确实会有好事发生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不仅没有觉得有一点压抑的感觉,反而坚定了信心,现在遇到的困难,只是暂时的,她绝对有能力化解这些困难!

    她过去一年以来,神话般的业绩,那就是她能力最好的证明!

    现在她只需要完成这个项目,那她就可以接手林家了。

    既然沈年和楚昊都帮不上忙,林清雅便决定这个项目,她就不挣钱了,甚至亏本她都要把项目给完成。

    至于亏损的钱,她就用自己的积蓄抵上。

    毕竟她这一年以来赚的钱确实不少,不仅可以抵上,甚至可以制造一些假的盈利。

    虽说这样做,她冒得风险就更大了,但想着只要完成项目,林家就是自己的,她可以完成真正的逆袭,让徐阳那个废物看看自己有多厉害,就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再说她有很多合作伙伴,如果亏本卖的话,她相信产品肯定会很快销售出去的,毕竟当初那些合作伙伴,都是看中她的个人魅力和实力与她合作的,现在价格都比成本低了,他们根本没有理由拒绝!

    于是,她就找到了秘书刘雪:“告诉其他的合作伙伴,产品的价格,我可以按照成本的百分之七十卖给他们!”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心中一松,觉得空气都变得美好了,优雅的做了杯手磨咖啡,坐在躺椅上,听起*湟衾帧

    然而半个小时后,刘雪就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:“林总,大事不好了,所有的人不仅没有人愿意接收这个项目里的产品,他们更是挑明的说,要和我们断绝一切经济往来,之前所合作的一切项目,全部作废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现实像是一道惊雷,打到了她的头上,林清雅整个人都懵住了,手中的咖啡,也掉落在了地上,咖啡流了一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