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谁打的电话?”何馨儿回到车内后,徐阳便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又不知道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,要追我,被我拒绝啦!”何馨儿翻了翻白眼,撅着小嘴,又变成了小姑娘才有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的条件,可以适当的放低一些,你也知道,比你优秀的人实在是太少了!”徐阳摇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才不呢,我就喜欢哥这样的,除非哥,你能做我男朋友,不然谁追我我都不会答应的!”何馨儿笑眯眯的,说着就靠近了徐阳。

    一股香味,夹扎着体温扑面而来,徐阳忙是往后躲了躲说:“馨儿,你是我妹,胡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何馨儿眼里也闪现出一抹失落之色,不过她很快就翻了翻白眼说:“切,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,对了,哥,沈年今天和我商量着,想在三天后举办一场宴会,地点选在天府之国!到时请江城的一些名流富商过来,你也好多多认识,为未来的合作铺路!”

    本来就想好好做事业的徐阳,在今天晚上再次遇到了林清雅,发现她又是来相亲,这让徐阳心里真的很受伤,几乎都快要把手上一直带着的,象征着他们爱情的红绳扔掉!

    可是他依旧没有狠下心来,他想忘掉那些痛苦的回忆,唯有将自己的思想彻底转移到事业上来,对于何馨儿的安排,他也选择了同意,点了点头说:“都听妹妹的安排!”

    另外一边的林清雅,直到回家时,她都是上气不接下气,她没有想到,她竟然会为徐阳那个废物,那么的生气!

    但她刚回家,陈慧芳就着急的在厅走动,上前问:“清雅,事情怎么样?那人愿意买我们的产品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连他人都没有见到,事情比我想的还要糟糕,不仅是高级瓷砖没人敢买,和咱们这家分公司有商业往来的人,把所有的业务都给停了,他们说我得罪了一个大人物,所以才.....”林清雅无力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?那,那大人物是谁啊?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啊!”陈慧芳听到这,差点吓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清雅刚才还因为徐阳和苏雨真的事情烦躁,可是看着陈慧芳的模样,一股强大无比的压力,扑面而来,让她几乎踹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真的和母亲说的一样,真的得是要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她身心疲惫的摇了摇头,现在的情况,只能是找到那位大人物,也许才能解决,因为她实在找不到任何人帮忙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拼命的刷朋友圈,想看看能不能找到,她得罪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然而刚刷了没几条,她就看到刚才见到的苏雨真,再次发了一个朋友圈,上面说:谢谢徐董的提拔,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!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她还配了一张,她和徐阳一起吃饭的照片!

    林清雅整个人都怔住了!

    “徐董!”

    “徐董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徐董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还要配着她和徐阳一起吃饭的图!”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据林清雅所知道,只有一个集团统领董事会的最高领导者,才能叫董事长!

    难道徐阳真的是九泰集团,那位新来的老板!?

    一念至此,林清雅再次想到了早上那个,被她和母亲陈慧芳否定掉的可怕结论!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这对林清雅的心理冲击实在太大了,如果徐阳真的是九泰集团的新老板,岂不是说他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五个亿?

    妥妥的超级大人物!

    要说她这段时间得罪谁了?

    那不就是得罪徐阳了?

    逼着他离婚,伤害了他的心!

    她的事业是和徐阳结婚后,才开始飞黄腾达的,离开他后,所有人都不搭理她了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说明,之前的一切,都是徐阳暗中帮忙吗?

    他*走了,自己就失去了一切!

    所以,她得罪的大人物真的有可能就是徐阳!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徐阳,那她所遇到的这一切都可以解释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切都不可思议,但林清雅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,她彻底慌了!首发.. ..

    她立马将刚才见到苏雨真和徐阳,以及苏雨真朋友圈的事情告诉了,正急得要死要活的陈慧芳。

    “这.....这不太可能吧,女儿一定是你想多了,徐董就是徐阳?你想想全国姓徐的人不多了去了,再者说了,苏雨真和徐阳不就是本来都认识的嘛,吃顿饭发个朋友圈带上他很正常,他绝对不可能是九泰集团的新老板。”

    陈慧芳立刻反驳起来,在她眼中徐阳就是废物中的废物,她才不会相信,如果是真的,那她和林清雅得多蠢,才会把徐阳这样的金龟婿给踢掉!

    “不不不,绝对不是这样的!”林清雅拼命的摇着头,之前如果都是巧合,她也能接受,可是一个又一个的巧合,那绝对就不是巧合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相信我,你可以直接问苏雨真或者徐阳啊,但我给你保证,他绝对是个废物!”陈慧芳依旧是不服:“不行,不能问他们,徐阳那个废物,这么喜欢装,你直接问他肯定会借势装,而苏雨真在你离婚以后,就和徐阳去吃饭,说明他们早就有一腿了,她也不可能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该问谁啊!”林清雅急了。

    “问楚昊,他肯定会给我们说实话的!”陈慧芳提议起来:“他和徐阳有冲突,怎么都不可能说假的,我现在就给楚昊打电话,我相信他给的答案,绝对不是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林清雅无力的点了点头,如果能楚昊能证明,苏雨真所说的话是假的话,也许她心里能好受一些,到时候她就算是花费一切代价也要找到那个她得罪的大人物,给他赔礼道歉,求放过她。

    但如果楚昊都说,徐阳是九泰集团的新老板的话,她的心,会彻底承受不住的......

    “您所拨打的电话,正在通话中....”

    连续打了几个电话,她们才发现楚昊已经把她们都拉黑了,为了能找到他,林清雅和陈慧芳大半夜的开着车,马不停蹄的去了楚昊的住所。

    可来到以后,两人在敲门敲了一个多小时,里面都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大早的,两个人又来找,楚昊家里依旧没有人,再去问问周围的邻居得到的答案,竟然是自从今天早上去上班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楚昊了。

    接着,她们回到公司,用其他员工的手机给楚昊打,竟然是关机了,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,怎么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结果,林清雅的脸色极为难看,楚昊一走,她们又该找谁去寻求*?

    难道要去九泰集团去问吗?

    林清雅真不敢去。

    就在林清雅和陈慧芳坐在办公室里头疼的时候,老太太的电话又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见状,感觉都快要压抑死了,她们知道老太太肯定是来问项目进展怎么样的,林清雅之前已经说马上就要好,等着老太太给她开庆功宴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她所面临的情况可不只是项目完成不了了,而是她管理的这个分公司近乎所有的项目都停止了,她得罪的那个大人物,将她所有的路,都给堵死!

    幸好分公司的情况,她及时让手下的人保密,不然传到老太太耳朵里,她们两个真的就完了。

    她只能告诉老太太,说快了快了,只是老太太似乎也有些急迫,让她最慢三天之内,她要看到交易成功!

    林清雅也只能咬牙答应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林清雅一下瘫倒在了沙发上,陷入了迷茫之中,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她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起来,再去想象办法,可是举目四望,她却发现,连一个帮她的都没有......

    在那一刻,她再次想到了,和徐阳的种种。

    和他在一起,虽然天天觉得他配不上自己,可是那段时间,却是她最为春风得意之时。

    事业像开了挂一样突飞猛进,徐阳更是把照顾她做到了极致,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做皇后一般。

    现在呢?她什么都要去失去了,甚至没有徐阳,她回家来口热菜热汤都吃不到,整个家也完全不像是家了。

    她很想打电话去问徐阳,他是九泰集团的新老板吗?他是不是就是自己得罪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,她却没有勇气,因为如果事实*,真和她想的一样,她心里会更加的承受不起.....

    她会后悔的,连命都不要了!

    林清雅只觉得心中苦涩无比。

    “啊!烦死了,清雅,我先回家陪豆豆了。”陈慧芳心里焦躁不比林清雅轻,是她一直在挑唆和徐阳离婚的,本以为徐阳这个废物离开,她能过上更好的生活,可现在不仅项目完不成,还有公司倒闭的风险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她的阔太太生活,就要到头了,这都快把她急的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在办公室看着女儿压力那么大,她觉得实在受不,还不如回家陪她“儿子”泰迪狗了,于是,她拿着包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我三婶吗?是不是为那批高级瓷砖卖不出去而发愁啊?”

    不过在她刚到小区,停好车,竟然看到了一个目前她最不想看到人,林氏家族的长孙,林耀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