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要,不要啊”

    林清雅拼命的想要推开孟鼎,可是她因为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,根本无法推开他!

    那一刻,她心里无比想念着徐阳,之前她也是受到扰过,可是徐阳每次都会在宴会外面等着她,阻止了别人的扰。

    即使徐阳不是什么大人物,仅仅是个普通人,有他在,她也不可能要被!

    那时她才明白,她到底多么的没用,到底多么的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她能做的,只能是哭着留下伤心悔恨的泪水!

    心里不停的喊着,徐阳,徐阳!

    救救我好吗?

    “哈哈,浪蹄子,你哭啊,哭啊,你越是哭,老子就越是兴奋!”孟鼎瞧着林清雅,只能哭着,大大激发了他心中的兴奋!

    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!

    这些年来,他想要什么女人,都能要,林清雅是唯一拒绝他的人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的人,他越是有征服的*!

    他更加的受不了了,也不想再看林清雅哭泣的模样了,他笑了一声,就开始撕扯林清雅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求求你求求你!”林清雅心里大声呼喊着。

    可是早就已经精虫上脑的孟鼎,哪里会放过她!

    林清雅绝望到了极点!

    她多么的渴望着,徐阳能来救她啊!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徐阳刚才还在天字一号厅,怎么可能会突然来这边?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这一年以来,自己对徐阳那么不好,还逼着他离婚,他应该恨透自己了吧?

    即使见到了自己这样,他肯定是高兴还来不及呢,怎么可能会管她?

    林清雅绝望的闭上了眼睛!

    “哈哈,闭眼睛好好享受是吧,那好,老子就让你好好的享受!”

    孟鼎声音之中,带着急迫,话音未落,林清雅就感觉,他的手朝着自己胸口摸了过来!

    那一刻,她心里不停的喊着徐阳,徐阳,徐阳的名字!

    她不祈求徐阳能来救她,她只是觉得,那时喊着徐阳的名字,是因为过去徐阳带给她的都是安全的感觉,喊着徐阳,也许她被侵犯时,心里也就没有那么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松开!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觉得自己,要被侵犯时,忽然一句愤怒无比的声音,在保安室内响起!

    那声音她听着非常的熟悉!

    这不就是徐阳的声音吗?首发.. ..

    林清雅心里先是激动不已,可随即却是苦笑了起来,徐阳怎么可能会来?

    这是自己太过害怕,产生的幻觉吧!

    “老子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,你想死啊!来人,来人!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她再次听到了大叫的声音,紧接着她还听到了扭打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也许不是幻觉?

    林清雅猛然睁开了眼睛!

    她看到了她这辈子,都无法想象的场面!

    刚才在天字一号大厅,贵气逼人的徐阳,竟然出现在了保安室内,此刻将孟鼎一脚踹倒在地,表情凶狠的,揣着孟鼎的头!

    徐阳表现的,像是一头愤怒的雄狮一般!

    什么也不顾的,往地下,狠狠的砸了起来!

    没几下,孟鼎的头脑就开始鲜血直流,原本还在喊叫的孟鼎,瞬间就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可这却没有让徐阳选择停下来,依旧凶狠的打着孟鼎!

    那凶狠的表情,让林清雅都呆住了!

    一年以来,徐阳从来都是和善的对待着她们家,她一直觉得徐阳是个窝囊废,从未想过他能如此的凶狠!

    这是为了她吗?

    她原本是渴望着被救的,她现在被救了,她应该是因为被救,而高兴,可是那一刻,她却是因为徐阳有可能是为了她,才会如此凶狠而高兴!

    难道徐阳,还在乎着自己吗?

    对,他一定还在乎着自己,否则,他怎么会如此的疯狂凶狠,还来这边救她呢?

    林清雅喜极而泣,眼中的泪水,止不住的流了下来!

    徐阳直到将孟鼎打的脸部,血肉模糊,他才停了下来!

    而他的脸上,已经沾满了孟鼎的献血!

    那些保安应声赶来,瞧着孟鼎被打躺在了地上,流了那么多的血,他们第一个反应就是狠狠修理徐阳,可是当他们看到,徐阳凶恶又带着献血的那张脸时。

    他们胆寒了,被吓住了!

    一个赶上的都没有!

    “都给老子,把脸转过去!”徐阳声音冰冷的命令道!

    专属于上位者的气势,瞬间迸发,吓得那些保安,立刻都转过了头去!

    随后,徐阳就朝着林清雅走了过去!

    看着林清雅的衣衫已经被撕的破烂,徐阳愤怒异常的同时,又是一阵心疼!

    刚才他在天字一号,刚刚和那些人见了面,招呼还没有打,沈年的手下就过来,说,好像看到林清雅,被人迷倒,拉进保安室里了。

    起初徐阳觉得,不太可能,他并不想再见林清雅,所以这次根本就没有邀请林家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徐阳,却打心底的在乎林清雅的安危,即使觉得不可能,他也像是发疯了一般,冲了过来!

    当他看到一个陌生老头,正要林清雅时,他怒不可遏!

    全身的血液,被怒火燃烧了起来,他什么也不顾了,就冲了上来,狠狠的打孟鼎!

    他不管孟鼎的死活!

    他只知道,他绝对不允许,任何人侵犯林清雅!

    谁侵犯了,他绝对要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!

    瞧着徐阳走了过来,林清雅的泪水,越发的止不住了,那时她感觉即是幸福,又是悔恨!手机端../

    过去那么对待徐阳,她后悔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她好想好想给徐阳,说一声对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