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知道那个沈年吗?知道他为什么,和我们断绝往来吗?那是因为沈年是徐阳的小弟,他之前想帮我,是因为徐阳让他做的,知道我之前为什么能创造出来,神话般的业绩吗?那也是徐阳在背后帮忙的!

    知道为什么苏雨真能当总经理吗?不是徐阳吃苏雨真的软饭,而是徐阳买下来了整个九泰集团,成为了九泰的大老板!

    这些并不算什么,你知道这次宴会的主人是谁吗?受到众星捧月版的富豪是谁吗?是徐阳!!!我亲眼所见!!”林清雅咬着牙,发泄着她心中的不满:“我原本是可以过得很幸福,甚至可以成为豪门阔太,再也不用努力,就能享受一切,而这一切,因为你的怂恿,彻底没有了,彻底没有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不可能!”陈慧芳还是不相信,她才不相信这些!

    与其说是不相信,更不如说是,她根本没有勇气去相信,如果徐阳真的是富豪的话,那么就可以说明,过去她所做的一切,都是错的!

    相比林清雅,她更加的期望着过上富豪的生活!

    如果现实是,她自己将原本属于她的富豪生活,给扼杀了,那么她将比死了还难受!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就算了,那我问你,你是不是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,没告诉我!”林清雅摇了摇头,越看陈慧芳,她越觉得恶心,讨厌!

    即使她是自己的亲妈!

    “没,没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啊!”陈慧芳越发的心虚起来,但却矢口否认!

    “没有就没有吧,我差点被你介绍的人,你不仅一点关心都没有,反而在这里装疯卖傻,陈慧芳,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,你不承认就是算了,从今天开始,你的信用卡,就停了吧,生活费我一天只能给你一百块!”

    林清雅觉得身体十分的累,她不想在和陈慧芳吵了,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自己的妈,可是她哪点把自己当做亲生女儿看待了?

    她拖着疲惫的身躯,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听此,陈慧芳心里一咯噔,她刚才光想着,林清雅能给她带来好消息了,竟然没有注意林清雅的样子。

    现在才看清楚林清雅的样子,衣衫破烂,眼睛红肿,脸上还有伤痕。

    这让她不得不信,林清雅今天真的差点被了!

    再一想到,她的信用卡,要被停用,她就坐不住了!手机端../

    她自己一分钱都没有,全都是靠着林清雅信用卡,才能保持她那精致的生活。

    停了她的卡,那就是要了她的命啊!

    她再也不敢和林清雅争辩了,忙是跑过去,一脸关怀的说:“哎哟,我的可怜女儿,妈对不起你,妈并不是有意瞒着你的,我也是为了这个家好啊,妈真的不知道,孟鼎那*是那种人啊!”首发.. ..

    “我已经累了,不想再说了,刚才的决定我不会做任何改变的!你不愿意接受的话,你可以离开这里!”林清雅完全没有和她商量的语气,在林清雅眼中,她这样做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,如果不是看在她是自己妈的份上,她会直接把她赶出去!

    “清雅,你不能这样啊,不能这样啊!”

    任由陈慧芳哭喊,林清雅像是没有听到一般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她脱下来,被撕裂的衣服,看着镜子里全果的自己,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她到现在依旧是悔恨万分,即使她不停的劝说自己,再后悔也没有用,可是她心里还是难受的不行,恨不得拿着刀,痛死自己。

    再想到,自己*了,徐阳依旧没有答应自己的场面,更是严重的打击了她的自信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她是徐阳,这辈子都得仰望的女人,可是在金钱的*下,她却变得那么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即使自己跪舔徐阳,他也不愿意答应自己。

    越想她越是难受.....心里乱成了麻,只能借酒消愁,喝的酩酊大醉.....

    而陈慧芳一夜都没有睡着,不为别的,因为她很兴奋很激动,原本她觉得徐阳如果是真正的发大富豪的话,她的脸会被打的很严重,她比死了还难受!

    会后悔的,肠子都青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女人,脸皮实在太厚,完全没有羞耻心,林清雅回到房间后,她就想着,既然徐阳是大富豪,那不就说明,她这个前女婿,非常有钱了吗?

    只要和他攀攀关系,他随便给一点,她就能继续过她的阔太太日子了。

    林清雅给不给她钱,那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心思,一大早,她就好好打扮了一番,准备去九泰集团找徐阳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这是要做什么去?”她刚刚打开门,林清雅就发现了她。

    昨天的遭遇,让林清雅一夜也没休息,身体状态极差,不停的咳嗽,她今天甚至感觉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,说话起来,也是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清雅啊,妈去菜市场买菜,给你做点好吃的,昨天你真是受苦了,妈心疼的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,想着今天一定好好的给你补补。”陈慧芳有种当贼被抓到的慌张感,硬生生的挤出来一丝笑容回道。

    “妈,你是不是打算去找徐阳?”

    林清雅比谁都要了解她这个妈,一眼就看穿了她。

    被看穿后,陈慧芳心里吓了一跳,不过她哪能承认啊,忙是摇头说:“这怎么可能,我是去买菜呀!”

    “妈,你别装了,你如果是买菜用得着打扮吗?”林清雅眼神里充满了失望:“到现在,你还想骗我,您就别过去,给我丢人了好吗?是我们把徐阳赶出去的,现在又去找人家,算什么!”

    想到昨天徐阳拒绝了自己,林清雅的情绪就激动了起来:“你不知道丢人两个字怎么写,我可是知道!你不许去!”

    “清雅啊,你说这话我可就不高兴了!什么叫做丢人两个字,怎么写,就算是我去找徐阳,那又怎么了?无论怎么样,他都是我前女婿,去年吃喝都在我们家,丈母娘去找女婿,不正常吗?”陈慧芳不爽起来,在她眼中,没有比钱更重要的了,什么丢人不丢人,她才不管呢!

    “你,你!!!”瞧着自己的母亲,脸皮竟然厚到这种程度,林清雅被气的说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“别,你,你的说话,我是你妈!”陈慧芳以为自己占得上风,眼里出现了一抹得意之色,随即她就要出门!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,你不许去,你敢去的话,我就和你断绝母女关系!”林清雅气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断绝就断绝,我是你妈,你根本没有资格管我!”

    陈慧芳也不甘示弱,扭头就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妈....不要去!”林清雅说断绝关系,只是为了吓唬陈慧芳而已,见她还要去,林清雅想去追上去,可是她却一点力气都没有,没走两步,身体就一沉,她就倒在了沙发之上。

    她说那些话,是为了吓唬陈慧芳,省得她去徐阳那边,丢人现眼,可是陈慧芳却觉得,如果能再徐阳那里得到钱,得到好处,和林清雅断绝母女关系,那又如何?

    事实上陈慧芳并非是林清雅的亲生母亲,林清雅的目前,在她一岁时就神秘失踪了,她是林清雅的后妈,原本她对林清雅更不好。

    只是她却是一个不下蛋的鸡,和林忠结婚三年,一点动静都没有,去了医院一查,她的卵巢有问题,这辈子都不可能生孩子了。

    为了应付她自己的父母,也怕外人讲,她就让林忠告诉别人,林清雅是她的亲生女儿,久而久之,林清雅就以为陈慧芳是她的亲妈。

    原本陈慧芳对林清雅并不好,对她好也只是徐阳入赘到林家后,她的事业发展越来越好,她才和林清雅越来越亲近起来的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根本就没有把林清雅当做女儿,只是她的摇钱树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她觉得自己有机会,可以获得很多的财富,她才不会顾及林清雅的感受呢!

    从家里出来后,陈慧芳就打了一辆车,让司机直接开到九泰集团,同时她也开始补妆,尽量让自己打扮的漂亮一些,心里也开始想着,该怎么讨好徐阳的话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