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到底是谁?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慌乱的表情写在了孙茹凤的脸上。

    别人她不怕,她有自信可以解决的,可是莫苒商会的会员,和她断绝合作的公司,绝对不再敢和她合作了!

    二十年前,她就接手了这年公司,从开始的普通的小厂子,到现在发展为林氏集团,资产将近三个亿,都是她一步步的努力出来的结果!

    如果那些公司都不和她合作的话,她的公司,产品更是无法卖出,她就没有资金,给供应商货款!

    一个星期之内,她的公司就得破产!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孙茹凤心里太乱了,想找个人帮忙,出出主意,可是她看了看四周,要么就是她看上的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小鲜肉,要么就是她那不成器的孙子林耀德。

    那时她才想起来了林清雅,可是再给林清雅打电话过去后,却始终没有接听,给陈慧芳打电话,也是没人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的是,林清雅病了,躺在了床上,而陈慧芳还在局子里呆着呢,寻事滋事,要在里面呆上五天。

    一向自信的老太太,孤立无援起来,但是她的自信还是给了她的信心,她要想办法,将这件事情解决。

    那些公司不给她合作,那么她就想办法,通过其他渠道卖出去!

    可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实力,更是低估了,找他们麻烦那人的实力,她们林氏集团,似乎被拉入了黑名单,找谁合作,别人都不敢和他们合作。

    即使白送,人家都不要!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各个供应商如潮水一般,开始催她们公司,支付货款。

    她刚开始选择闭门不见,可是仅仅再过了一天,各个供应商的律师函,甚至是法院传票,都达到了她家的门口。

    弄得孙茹凤头疼异常,她不曾想过,到了老年了,竟然会遇到这种情况!那时孙茹凤才明白,她根本没有能力解决这一切,她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出来,这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于是她开始托各种关系,去寻找,那人是谁!

    如果真是得罪他了,她愿意好好赔罪。

    可是她问了很多的人,都不知道是谁,只是消息是莫苒商会内部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几乎让她抓狂!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,那就是找到莫苒商会内部的会员来帮忙,找出来对方是谁,或者说能通过他们内部的会员,来调节调节,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也许是她的运气还算好,曾经和林家老爷交好邓来德,在她的苦苦哀求之下,愿意帮她在莫苒商会里面问一问。

    只不过条件嘛!

    是让林清雅陪他睡一个晚上!

    他说自从上次,在林家举办的年会中,遇到了林清雅小姐,他就念念不忘了。

    邓来德年级也是七十多了,和孙茹凤的年龄差不多了,对于他这个要求,孙茹凤想都没有想,她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第一个原因,是林清雅并非是她的亲生孙女,林家老爷子,曾经娶过三房老婆!

    而林清雅的父亲,只不过是林家老爷三天天的老婆的儿子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三房和二房死的早,她才成为了林家唯一的老太太!

    对于林清雅这一脉的人,她是打心底不喜欢的,如果不是林清雅这一年来,创造出神话般的业绩,她根本不会考虑,将公司交给她。

    她和陈慧芳几乎一样,只要能维护她们的利益,他们就愿意把林清雅献出去!

    双方一拍即合,孙茹凤承诺她这边的困境解决完了后,就将林清雅献给邓来德。

    “乖孙女,不是奶奶不疼你啊,是你身为我们林家中的一员,要为我们林家做贡献!”孙茹凤那张老脸上露出一抹,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邓来德也算是“尽心”了,和孙茹凤商量好了之后,他就开始一一询问,江城的莫苒商会的会员,问他们做过这些事情?

    可是打听了一番,他们的回答,竟然全部都是没有!

    面对这个结论,邓来德第一个想法,就是难道这条命令,是莫苒商会的管理层颁布的?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邓来德自己就否认了,想要动用莫苒商会的管理层,必须得是黄金会员才行,江城目前可没有一个人达到这个水平!

    一番考虑之后,他给这件事情,下了个结论,这件事情并非是莫苒商会会员所为!

    得到这个结论后,孙茹凤心里更加的踏实了起来,只不过她还是想找到背后的人,到底是谁!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一定要严惩这个人才行!

    为了让邓来德继续帮她的忙,孙茹凤直接再次做了个决定:“邓先生,如果你继续帮我的话,我会把林清雅,让她嫁给你,别看她结婚一年多了,但是她那废物老公从来都没有碰过她一下,到现在她还是处呢!”

    一听这,邓来德就激动坏了,处对于老头子的杀伤力是极其强的,他立刻答应会继续帮忙的!

    只是他们两个也是头疼,因为他们实在没有办法,找到背后的人呢,到底是谁?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就在这时,孙茹凤的手机响了起来,低头一看,是沈年的!

    她眉头一皱,就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话我只说一遍,想改变现在的困境,想要恢复业务,就今天晚上九点之前,把林耀德,送到齐梁路的迪欧咖啡厅1号包厢内!否则的话,明天就是你们破产之日!”

    “什么!那件事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孙茹凤十分的震惊,正要继续问,沈年就挂了电话!

    “竟然是那小子,他何德何能,能让这么多的人和我断绝业务往来?”

    孙茹凤一脸的问号,她以前之所以不怀疑沈年,就是觉得沈年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!

    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是会沈年!

    “沈年,是滕华集团那小子?”邓来德眉头一挑:“以他的实力,确实做不到这一点?很奇怪,不过有我在,你不用担心这一点,今天我们去按照他所说的地址和他见个面,他见到我,他不仅会放弃做这一切,更会跪下来给你道歉!”

    说着邓来德,那张色眯眯的老脸上露出来了浓浓的不屑。

    似乎在他眼中,沈年什么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孙茹凤也是激动了起来,她觉得邓来德说这话,没毛病!

    能进入莫苒商会的人,可以碾压任何一个,进不去的人!

    他完完全全有这个实力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已经通知过孙茹凤了,晚上需不需要我跟着一起去?”沈年打过电话后,便恭敬的向徐阳报告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去就行了,因为今天将是你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天!”徐阳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天?今天似乎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啊?”沈年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因为从今天开始,你将是莫苒商会白银会员!”徐阳说着,就拿出来一张银色的卡片!

    上面刻着繁体的莫苒商会,四个大字!

    在卡片的下方,刻着沈年的名字!

    徐阳说出来时,十分的淡定,而当沈年看到,那张金*的卡片,还刻着自己的名字时!

    他惊呆了!!

    下巴许久都合不上!

    他这些年以来,一直为着能成为莫苒商会的黑铁会员努力着!

    并且他距离黑铁会员的距离还非常的大,他觉得不过十年二十年,他真的没有机会达到这个目标!

    可是万万没有想到!

    徐阳随手就让他成为了白银会员!

    要知道,全江城的白银会员,也仅仅只有三个人!

    他们三个人,无一不是,跺跺脚就能让江城抖三抖的大人物啊!

    看来他对于徐阳家族,了解的还是太少太少了,徐阳家族的实力,远远超过他自身的想象!

    “多谢少爷,多谢少爷!”

    沈年感激不尽,他从内心深处,他暗暗发誓,这辈子都要跟着徐阳混了,追随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这是你应得的。”徐阳摆了摆手,一副这不算什么事情的表情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件事情对于沈年来说,可以改变自身的命运,但对于徐阳来说,仅仅是一句话的事情,毕竟他是最高等级的钻石会员,他只要开口,任何人都能成为白银会员的!

    这一年来,两人见面不多,可沈年也为他做了不少的事情,他心里也是十分感激沈年的付出,这是他应得的,只是他没有想到,沈年的反应会如此的强烈。

    沈年又是一阵诚谢,他才激动的离开了徐阳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,华灯初上,距离和孙茹凤相约的九点,只剩下一个小时,他很想看看,面临破产的老太太孙茹凤,还会和之前那么强硬,不把林耀德交出来吗?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