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啪啪啪啪......”

    盛怒之下的徐阳,连续狠狠的扇了孙茹凤七八个巴掌!

    打的她两眼昏花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感受着脸上*辣的疼,孙茹凤心里火大之极,这个废物竟然敢打她!

    活腻歪了!

    可是她正想还手之时,却是发现,一整屋子的人,都是徐阳的,她这次的两个依仗,一个像是孙子一样,跪在徐阳的面子,邓来德则是被拉到外面暴打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还能听到他的惨叫之声。

    那时她才意识到,过去的废物徐阳,她现在还真的不能把徐阳怎么样!

    她捂着自己滚烫*的脸,死死的瞪着徐阳说:“小子,翅膀硬了,敢打我?”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孙茹凤话音未落,徐阳的巴掌,再次啪啪的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几巴掌,比之前的用的力还要大,孙茹凤承受不住,一*就坐在了地上,哀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阳并非是残忍的人,但是对付这种,打心眼里瞧不起自己的人,那就得让她吃痛。

    她怕了之后,自然会老老实实的配合自己了!

    再次动手之后,孙茹凤果真更加的怕了,刚才她还敢说些场面话,装装,现在却是连屁都不敢放了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交不交林耀德?”徐阳一步上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孙茹凤。

    “徐,徐阳,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非得要报复耀德,他过去是对你不够好,可是林清雅陈慧芳对你更不好,你怎么不去报复她们!”孙茹凤极为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傻女人,看来你那乖孙子没有给你讲实话!”徐阳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耀德他从小虽然不成器,但不至于说谎骗我的!”孙茹凤根本不相信她的好孙子会骗她。

    “你比陈慧芳还要傻,你那好孙子,为了巴结孟鼎,故意设计陷害清雅,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,清雅就被孟鼎糟蹋了,你说我到底要不要报复他?”徐阳声音越发的冷了起来,眼神里也爆发出来,浓浓的杀意!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,耀德不可能做出来这种事情的!”孙茹凤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相信不相信,现在我可以放你离开,如果明天早上,不把林耀德交给我,我保证让你们林家全族破产!另外你们如果谁再敢打林清雅的主意,我会让你们的下场,比邓来德还要凄惨!”徐阳给孙茹凤下了最后通牒,随即冲着她狂吼了一声:“给老子滚!”

    孙茹凤即使心里十分的不爽,但是她也不敢多留,捡起她的拐杖,就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外面看到邓来德,已经被打的躺在地上,裤裆那里还流出来了不少的血,看来子孙是被废了。

    此刻邓来德向着孙茹凤求救,可孙茹凤目露胆寒之色,哪里敢管,找了一辆车,就匆匆赶回了林家。

    一路上之上,孙茹凤恼羞成怒!

    如果被一个位高权重的人打了,她也许就忍了,谁让人家有能耐呢?

    可是被徐阳打了,她心里极其的不爽,觉得受到了天大的侮辱!

    她才不相信,徐阳能是莫苒商会的钻石会员!

    肯定是邓来德那老家伙,犯了老年痴呆!

    徐阳也绝对只是拍上了沈年的马屁,所以他才能耐雇佣一些人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切,肯定是徐阳小人得志,不知天高地厚,才叫来的人对她们动手!

    徐阳所说的,让他们林氏家族破产,她才不会相信!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一个废物而已!

    之前让她很被动,想必也是沈年吃了熊心豹子胆,才做出来那些事情,以沈年的实力,根本就没有能力,长期封锁。

    毕竟徐阳根本不是莫苒商会的人,假的终究是假的,一旦被发现是假的,谁还会在乎他们?

    所有的公司,都会再次和她合作!

    她更不会将她的宝贝孙子,林耀德交出去!手机端../

    至于林耀德做的那些事情,孙茹凤也觉得没什么,林清雅那小婊砸,为了他们家族,付出点那又怎么了?

    总比便宜了徐阳那种废物好。

    第三天,孙茹凤依旧没有把林耀德交出去的意思,反而到处联络江城当地的道上人,想要了徐阳的命!

    昨天徐阳扇了她几巴掌,让她一整夜都没有睡着,脑海里不停的闪现着,徐阳在她面前霸气无比的样子,越是这样,她越是烦躁,心里恨意也就越大,原本只想好好教训徐阳的她,一大早就改变了主意,她要杀了徐阳!

    只有这样,她才能解恨!

    昨天她花重金找的人,多数都是街上的混混,所以这次她托了好几层的关系,终于找到了江城当地真正的黑帮。

    领头之人叫大狗,听说是西城教父雷豹的手下!

    在她们这一带势力极大,已经很多人,在他们的作之上,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江城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老太婆,想要人的命,起码这个数!”大狗身材高大,一脸的杀气,他伸出自己已经断掉的小指,冲着孙茹凤比划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是吧?我给!”

    孙茹凤咬了咬牙,她经商多年,总资产达到了五六千万,拿出来一百万不算什么!

    “老太婆,你是打发要饭的吗?老子说的是一千万!”大狗猛地一拍桌子,冲着孙茹凤吼了起来,说着一把枪,就顶在了孙茹凤的脑袋之上!

    感受到枪口的冰凉,孙茹凤不仅没有害怕,反而兴奋了起来,这才是黑帮啊!

    这才是道上的人啊!

    徐阳昨天带过来的那些人,算个屁啊!

    之前她听邓来德说过,江城几个黑帮大佬,都是莫苒商会的会员,其中西城教父是莫苒商会的青铜会员!

    大狗只不过是西城教父雷豹的手下而已!

    一个大狗就远远比徐阳带过来的人要厉害百倍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徐阳根本不可能是莫苒商会的钻石会员,他依旧是个废物!

    只是借助沈年的势力罢了!

    垃圾,垃圾!

    孙茹凤心里痛快了一分,但是一想到徐阳是个废物,还打了她,恨意涌上心头,她一咬牙一跺脚就答应了:“狗爷,行,一千万,就一千万,只要你帮我杀了这个人就行!”

    大狗年级只有三十多岁,但是孙茹凤还是叫了他狗爷,随后孙茹凤就将徐阳的照片,放在了茶几之上。

    大狗低头看了一眼徐阳的照片,只觉得陌生之后,他也就放心下来,随后孙茹凤就拿出来自己的卡,准备刷卡付钱!

    “叮....老太婆你这卡怎么了?怎么刷不出来钱?”卡连续刷了几次,大狗将卡扔在了孙茹凤的脑袋之上。

    大狗用力更大,非常的疼,可是孙茹凤却根本不敢在大狗面前发飙,因为她打心底是觉得大狗是社会人,地位比她高,她惹不起,也不能惹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忍着剧痛,将卡捡起来,很疑惑的说:“不可能啊,我这卡里有五六千万呢!””

    “放你的狗屁,我刚才连耍一块钱都显示余额不足,你是不是拿我开刷?”大狗大怒不已,手一拉,就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,将孙茹凤给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狗爷,我,我怎么可能敢耍你呢,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!先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好吗?”孙茹凤都快吓傻了,忙是求饶了起来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“十分钟,刷不出钱来,我会让你知道耍我的后果!”大狗一把将孙茹凤扔在了沙发之上。

    孙茹凤一脸的无辜,怎么可能一分钱都没有?

    她的卡里有多少钱,她比谁都清楚!

    她拿起来刨丝机,自己耍了起来,可以也是同样的结果,但是她却没有担心的意思:“狗爷,应该是你的刨丝机出了问题,我用网上银行给你转账!”

    可是等她打开网银,她的表情却是怔住了!

    上面显示她的银行账户,已经被冻结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