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站住!孙茹凤?你说雇佣你的是孙茹凤?”雷豹那双粗壮的眉毛,挤在了一起,显然听到这个名字后,他似乎觉得事情不太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是她,我这里还有她的房产证!”大狗非常确认的说道,随即他就打开手机,将孙茹凤房产证拍的照片,给雷豹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她,这下不太好办了。”雷豹摸了摸下巴,面露为难之色,同时他也是觉得十分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豹爷,那老太婆就是一个三流家族的掌权人而已,没有必要让您觉得都不好办了吧?”大狗也感觉事情,似乎那么没有简单,雷豹被成为西城教父,在江城的地位,属于一线水平,能让他觉得不好办的事情,他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见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“孙茹凤确实和你说的一样,只不过是一个三流家族的掌权人而已,但是你知道她的孙女婿是谁吗?”雷豹问道。手机端../

    “这,这我哪知道呀!”大狗使劲搓了搓脑袋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徐阳先生!”雷豹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????”大狗惊讶的连嘴巴都合不上了:“这,这确实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先来处理,我需要你时,你再过来。”雷豹拖着下巴思虑了一番命令道。

    大狗不敢不听,忙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事情,雷豹自然是第一时间,去通告徐阳,让大狗走人,他的目的也很简单,那就想要独享邀请的机会!

    他和沈年不同!

    沈年只不过是徐阳家族里,随随便便帮助的一个人而已,整个华国不知道有多少个,而他能走到现在的地步,可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,救过徐阳家族中的人。

    他对于徐阳家族,虽然也不是特别了解,但是徐阳家族的强大,他也是有个模糊的概念,知道只要和徐阳家族搞好关系,那么迎接自己将是美好的康庄大道。

    他才不肯放弃,任何一切能在徐阳面前表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随后,他就忙是给徐阳打了电话,通告了此事!

    “呵呵,老东西,心还真狠啊!”

    得知这件事后,徐阳怒极反笑了起来,他之前不让雷豹动手,实际上还有个很大的原因,是因为孙茹凤无论怎么样,都是林清雅的奶奶。

    如果让雷豹出手把林耀德给揪出来,那必然是动用武力,孙茹凤如果敢阻挡的话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
    但是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对孙茹凤的仁慈,换来的却是孙茹凤想要杀掉自己!

    打他骂他,他都可以忍受!

    但是已经雇佣别人杀自己,这触碰到了徐阳的底线!

    这比陈慧芳那不要脸的东西,还要过分!

    这是不可原谅的!

    徐阳心里已然动了杀机:“雷豹,你立刻过来,带着人跟我去孙茹凤的家!”

    雷豹不敢怠慢,半个小时之后,雷豹就带着上百人,出现在了徐阳的住所的外面,这些人全是豹萧门的核心,大狗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雷豹把他们都叫过来,也是让他们都亲眼见见,徐阳的模样!

    这些人在外面都是称霸一方的存在,在哪里都得被人称爷的存在,可是看到年龄比他们小很多的徐阳,各个却都是战战兢兢,连大气都不敢喘,像是小学生一般。

    各个心里都在想着,眼前的徐阳,到底是什么身份,能让雷豹对他如此的恭敬?

    了解雷豹和了解江城势力的人,都知道,整个江城,能让雷豹有这种态度的人,不超过三个人。

    难道眼前的年轻人,在江城的地位,能和那三位差不多?

    越想他们心里越发的震惊起来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孙茹凤正美美的吃着晚餐,从大狗那里回来之后,她的心情就特别的好,因为徐阳马上就要被解决了。

    她更是召集家族里的人,告诉他们:“事情的危机,将在明天结束,所有的一切都将恢复正常!”

    除了这些之外,事实上在过去,家族里有不少声音在反对着她。

    别看她一把年纪了,却对于权力十分的痴迷,她当时说要把管理权给林清雅,后来又给林耀德的话,基本上也是*无奈,家族里不少声音都在反对她继续掌权,让她交给年轻人。

    可是目前的危机,被她解决后,家族里那些反对的声音就会彻底消失!

    她就可以继续掌权!

    继续玩那些,让她心花怒放的小鲜肉!

    更让她心情美好的是,那个不知天高地厚,走了狗屎运的废物徐阳。

    要被带着自己的眼前,被弄死!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,徐阳在临死之前,得知他自己的死,是因为他得罪了她孙茹凤。

    不知道徐阳,会是什么想法?

    会不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?

    会不会跪下来,向她求饶?

    实际上如果徐阳能愿意当她的贴身男秘,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话,她倒是愿意绕过徐阳的狗命。

    她有这种想法,第一是因为徐阳长相还算是可以,第二是她那*的心理在作祟,她讨厌林清雅,讨厌林清雅的真实身份,讨厌林清雅现在年轻貌美,就想抢走林清雅的一切!

    这样就能死死的将林清雅的压在身下!

    她邀请全族的过来,自然也邀请了林清雅,只不过她的目的,是想在林清雅面前逞威,也让林清雅知道,她们之间的差距,依旧十分的大!

    只不过林清雅的手机一直关机没有人,陈慧芳也不知道跑到哪里了,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她觉得有些失望,但是一想到,等不了多久,徐阳就会跪在她面前,求饶时,她也就不觉得失望了。

    越想她越是开心,全族的人,见她笑的如此开心,餐桌上也都是充满了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一声巨响过后,孙茹凤的别墅的大门,就被踹开了!

    紧接着,孙茹凤就看到了徐阳,带着一帮人冲了进来!

    原本欢声笑语的大厅内,瞬间就变得安静了起来,各个如临大敌!

    就连孙茹凤也是吓了一跳,可是当她看清楚,来人除了一些陌生人外,还有是徐阳和大狗时,她的嘴角露出来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是大狗,按照他们之间的约定,把徐阳给带过来了呢!

    大厅里的族人,看清楚来人是徐阳时!

    原本如临大敌的他们,纷纷变得傲然起来,眼神里都露出来了浓浓的不屑!

    “感情是谁呢,原来是徐阳这个废物啊!”

    “,你这个窝囊废,是谁给你的胆子,敢踢开我们家的门,想死!”

    “他来这里做什么?难道是上次对他的羞辱还不够?跑到这里还让我们修理修理他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这小子和清雅离婚了,抱上了苏雨真的大腿,跑到别家吃软饭去了!”

    ”真是恶心,不知道丢人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?”

    听着族人你一我一句的讽刺徐阳,孙茹凤那老脸上的笑容更胜了,她拍了拍手叫停了:“你们知道是谁让我们林家的产业,陷入之前的那种境地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,纷纷安静了下来,他们也都非常想知道,到底是谁这样对他们!

    “就是徐阳这个废物!”孙茹凤指向了徐阳:“这个废物不知道用什么巴结上了滕华集团的老总沈年,这人是个废物,小人得志,立刻怂恿沈年对付我们,这才有了公司这几天的状况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林家的人,各个都懵b了,开始还嘲讽徐阳呢,这下连个屁都不敢放了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了是谁了,可是徐阳现在有能力把他们的产业搞得几乎破产,根本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啊,刚才骂徐阳骂的多的人,甚至躲到人的后面,生怕徐阳会找他们的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