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雨真是唯一一个,对自己始终如一的女人,之前他是公司小职员时,她就非常的照顾自己。

    徐阳的心中怒火本来就没有消散!

    见此,心中的怒火,蹭蹭的再次涌上心头!

    他抄起旁边一个啤酒瓶子,直接冲着那小混混的脑袋,就砸了过去!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闷响,那酒瓶就在那小混混的脑袋上,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小混混捂着头惨叫了一声,原本嘈杂的酒吧瞬间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,敢打我,来人过来把他给我好好修理!”

    小混混,稚气未脱,看着年龄也就刚刚成年,这个年龄段的人,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洗礼,做什么事情,都是无法无天,自己被徐阳打了,他恼火不已,立刻叫人!

    他在这边似乎有些势力,话音未落,从酒吧的四面八方,就围过来了十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是不想混了,敢打拽少!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活腻歪了,拽少可是大哥成的小弟,他会被打死的!”

    酒吧里的其他,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,显然在他们的眼中,徐阳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陌生人,惹了这个所谓的拽少,他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那位拽少,听到这里,即使头上不断有疼痛感传来,他依旧是露出来了得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更加的拽了起来:“把他给老子废了!出了事情,我担着!”

    他的人听此,立刻就围了过来,手里都拿着酒瓶,想过去把徐阳给废了。手机端../

    一

    面对这么多人,徐阳没有丝毫的惧怕!

    那一刻的,他只想发泄!

    发泄他心中的怒火,发泄他心中的悲痛!

    十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!

    他先是扶起苏雨真,将苏雨真靠在了酒吧躺椅之上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认为,徐阳要么是跑,要么就是他们群殴之时!

    徐阳大吼了一声,拿起旁边的椅子,竟然主动招呼了上去!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徐阳敢这样!

    等他们反映过来之时,徐阳已经拿着椅子,狠狠的砸在了两个人的脑门之上!

    只听着一声惨叫,两个人应声倒地!

    那时的徐阳,心里只想发泄,根本没有丝毫的恐惧,一副不要命的样子!

    那些小混混向来,都是靠着人多,欺软怕硬,平时只要他们围过来,别人就得跪地求饶,哪里遇到过硬茬?

    短暂的犹豫和震惊,让他们又更加的损失惨重,又有两个人被徐阳给砸倒!

    连续四个人被*,其余的人有些胆寒了,面对徐阳的不要命的打法,他们纷纷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都上啊,退什么退,过来和老子打!”

    徐阳瞧着他们这么多,竟然还往后退,他心里更加的恼火!

    他非常讨厌的就是这种,欺软怕硬的货!

    这种人,最没种!

    既然往后退,那么他也不气了,再次主动攻击!

    这些小混混,哪有见过,下手还那么重的啊,纷纷开始跑路!

    酒吧里的人,都惊呆了,任谁都没有想到,事情的结果,竟然是徐阳一个人,追着他们十几个人跑!

    “,都是一群饭桶,都给我上!”就在这时,酒吧的老大,也是刚才那个小混混的依仗大哥成出现了,他嘴里叼着雪茄,立刻大骂了起来,他在这里混迹多年,还从来都没有那么丢人过!

    随着他这一声令下,又出现了十几个人,一瞬间,二十多个人,再次将徐阳给围住了!

    徐阳依旧没有任何的怕的意思!

    他站在椅子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些人!

    “来啊,和老子好好打一场!”

    徐阳太需要发泄了,他太发泄心中的悲痛,太需要发泄心中的怒火!

    “呵呵,想找死,老子满足你的要求!”大哥成做了个手势,其余的人,即使怕徐阳,也都硬着头皮应了过去!

    而徐阳,像是一只野兽一般,目露凶相,死死的盯着这些人!

    正准备要上去,好好的打一场时!

    “都给老子住手!”一只远远跟随,保护徐阳的大狗,带着人就冲了进来!

    “你胆肥了,敢让我的人住手?”大哥成听到这话,第一个反应,就是谁活腻了,可是当他看清楚来人时,立刻选择闭上了嘴,他一脸的震惊:“狗,狗爷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,你们想死了,给老子狠狠的修理这些人!”大狗根本就没有搭理那所谓的大哥成,立刻命令他的人,将酒吧里参与动手的人,狠狠的修理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大哥成,也没有放过,一脚被大狗踢翻在地,其余的小弟,将他按在地上,狠狠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吧里喝酒的人,看到大狗样子时,立刻就被人认出来了,各个都是震惊无比!

    “这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狗爷?西城教父雷豹的手下?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是谁啊,只有他才能这么霸气,让大哥成害怕啊!”

    “他可真是霸气啊,这种大人物,竟然能来这家酒吧!”

    听着酒吧里的人议论,大狗不为所动,此刻他的脸色极为的难看,他今天负责暗中保护徐阳,还想着趁着这个机会,来好好巴结巴结徐阳这位高高在上的尊贵公子呢!首发.. ..

    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他刚才只是上个厕所的功夫,徐阳就和这些小混混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幸好徐阳没事,但凡徐阳挂了彩,雷豹能要了他的小命。

    解决完了大哥成和那些小混混后,大狗就一脸心惊胆战的,跑到了徐阳的面前,在万众瞩目之下,跪在了徐阳的面前:“徐少爷,对不起,我们来晚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,看到这里,纷纷陷入了呆滞!

    他们无法想象,大名鼎鼎的狗爷,竟然会跪在徐阳的面前!

    要知道大狗是雷豹的手下,可是他也用不着给雷豹跪下啊!

    现在却是跪在了徐阳的面前,那这徐阳是谁?

    他的地位得有多么的高?

    被*在地的大哥成,更是吓得全身发抖,他还以为徐阳是哪里来的野小子呢,没成想来头那么大!

    “没事,你起来了吧,以后遇见我也不要下跪。”

    徐阳有些意犹未尽,他还想好好的发泄一番,不过,他来了也是好事,面对二十多个人,即使他再怎么不要命,也会被他们狠狠的修理的。

    所以,徐阳还给大狗说了句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大狗听到这句话,简直比酒吧里的围观的人,还要惊讶,他做梦都想不到,徐阳这种级别的大人物,会给他说谢谢,他觉得自个像是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瞧着大狗一脸的惊讶,徐阳也颇为无奈,就是说个谢谢,用得着这样吗?

    随后,他就走到了苏雨真的面前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反抗他们的苏雨真,此刻已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阳既然救了她,自然会好人做到底,他喊了喊苏雨真,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找到她的手机,想给她的亲人打个电话,却解不开手机的密码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徐阳只得让大狗找辆车,一同回到了徐阳现在所居住的,几千平米的别墅之中。

    何馨儿早早的睡下,徐阳也没有去叫醒她,打发大狗离开后。

    徐阳就一个恩,将苏雨真扶到了,房的床上,盖上被子之后,徐阳觉得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,并不好,也不想让任何人误会,他给苏雨真倒了杯水,他就选择了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热!好难受!”

    可是等徐阳关上门,没走几步,他就听到房内的苏雨真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声音,确实挺难受的。

    他怕苏雨真会出什么事情,立刻扭头再次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刚刚打开门时,一具柔软的身体,就抱住了他!

    不等他反应,烈焰版的红唇,就吻在了徐阳的嘴上!

    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香艳,徐阳睁大了眼睛!

    他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将苏雨真给推开!

    可是他怎么想,都没有想到,推开苏雨真后,他却是发现苏雨真的衣服,已经被她自己脱得一干二净!

    徐阳立刻转过去身去,忙是说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苏雨真竟然从后面抱住了徐阳,疯狂的索吻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徐阳心里一万个问号!

    不等他想明白,苏雨真竟然从背后饶了过去,踮起自己的脚,疯狂的朝着徐阳索吻,身体还紧紧的抱着徐阳,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:“陪陪我,陪陪我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