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奶奶,这,这我做不到!”

    林清雅快速将自己的手,收了回来,拼命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能做到的,你相信我,你可以利用徐阳对你的喜欢,狠狠的报复他!”孙茹凤的表情逐渐变得阴狠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林清雅再次摇着头,

    孙茹凤现在成这幅样子,都是拜徐阳所赐,林清雅心里对于徐阳是怨恨的,但是徐阳对她的好,她还是记得的,她过去已经在感情上伤害过徐阳了!

    让她利用徐阳对她的喜欢,去报复徐阳!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想去做!

    “可你就看着奶奶,白白的被他打断了腿?耀德虽然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,可是他也是你的堂哥啊,咱们都是一家人,还有咱们林氏家族那么多的人,都被徐阳的人给教训了,咱们家的产业,也因为徐阳纷纷倒闭,这个仇,你心里就能放得下吗?”孙茹凤咬牙启齿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那样做!”

    林清雅依旧是摇头,在和徐阳结婚之前,林家曾经遭受过灭顶之灾,他们都以为林氏家族完蛋了,可是和徐阳结婚后,他们却安然度过,并且越来越壮大。过去她会以为他们林家的产业,都是她和她奶奶打拼出来的,可是现在想想,那都是徐阳在暗中帮助她们。

    没有徐阳,她们家族早就覆灭了。

    徐阳让他们破产,林清雅并不怪徐阳,因为她知道,没有徐阳,她们林家早就没落了,哪里来的这一年的辉煌?

    “你,你难道心里就没有我们林家的人吗?好,你不帮奶奶报仇是吧?你不帮的话,奶奶就死给你看,反正我现在活着也没有什么劲了!”一言不合,孙茹凤就开始寻死觅活起来。

    “奶奶,真的不行,真的不行!”林清雅的眼泪,夺眶而出,现在的她,确实很恨徐阳,恨不得狠狠打他一顿,可是她依旧不愿意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妈,您老人家怎么变成这样了,哎哟,我的妈哎!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这几天被关在局子里面的陈慧芳,突然出现在了病房里。

    她原本要被关五六天的,可是她在里面表现还算是好,提前给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里面蹲了几天,她快恨死徐阳了。

    觉得这一切,都得怪徐阳!

    满脑子都是想着,该怎么报复徐阳!

    即使报复不了,那也得从徐阳那里敲一大笔钱才行!

    可等她拿到手机,看到家族里的群,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后,她都快被吓死了,心脏狂跳起来,大呼万幸!

    幸亏她昨天没在,如果在的话,说不准她的腿,也就会打断。

    毕竟她过去是怎么侮辱徐阳的,她可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另外林家的产业,之所以一夜之间会破产,是和徐阳的手段有关系,但更多的是林家所有的人,在徐阳的暗中帮助之下,各个都觉得自己很有能力,根本没有去预估未来的各种风险。

    导致他们家族所有的产业,都是负债远超资产。

    正常运行还好,但是如果有人捅破了那层虚假的窗户纸的话,即使不是徐阳使用手段,他们林家也会因为资不抵债,陷入破产!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即使徐阳停止他的手段,林氏家族的产业,也救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她在外面偷听了很久,她也是多么的希望,林清雅能利用徐阳对她的爱,去报复徐阳啊!

    看着林清雅一再犹豫,陈慧芳就哭天喊地,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林清雅和孙茹凤都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滴妈哎,您的腿好惨啊!”陈慧芳动作夸张的哭了一下,装着自己擦了擦泪说:“还不是因为徐阳那个臭小子,我只是路过他们公司,他就怀恨在心,蓄意报复,报警把我抓起来了,说我寻事滋事,我给警察解释他们根本不听,非得说人家那么有钱,怎么可能故意骗他们,我滴妈啊,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如果不是我在里面表现好,我现在可出不来和你们见啊,呜呜呜,,,这个挨千刀的徐阳啊!”

    听此,林清雅脸色更为难看,如果之前陈慧芳说这些,她并不会相信陈慧芳所说的,可是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之后,林清雅觉得徐阳也会撒谎,毕竟她坚信她的奶奶,不可能把她,送给一个老头的!

    所以这次,她想当然的就选择相信了陈慧芳。

    “清雅,你都听到了吗?这个徐阳多么坏啊,他不仅打断我和耀德的腿,还让警察把你妈给抓了!”孙茹凤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妈,你的腿是被徐阳打断的?”陈慧芳故作不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,看来你还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就给你说说吧......”紧接着孙茹凤就将昨天的事情,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个杀千刀啊,怎么那么坏啊,清雅,你就能这么看着,你奶奶和耀德的腿被打断不管吗?不管你的良心上能过得去吗?哎哟我滴妈啊,这腿断了以后,还怎么走路啊!”陈慧芳表情夸张,再次哭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.....”

    林清雅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!

    陈慧芳和孙茹凤的歪曲事实,一唱一和,真的激发了林清雅心中的仇恨!

    但是她依旧没有选择利用徐阳对她的爱,去报复徐阳!

    但是她还是答应了她们两个:“奶奶,妈,你们今天所受的遭遇,我不会白白让你们受的,接下来我会努力赚钱,等我钱赚的比徐阳多了,势力比他大了,我会让他跪下来,给你们道歉的!”首发.. ..

    “这,这哪行啊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孙茹凤和陈慧芳,脑袋摇的给拨浪鼓似的,连西城教父雷豹,都拍徐阳的马屁,林清雅拿什么比徐阳赚的钱更多啊!

    “奶奶,妈,你们别逼我了,我只能做到这样了!你们饿了吧,我去打饭!”

    林清雅也是心疼,陈慧芳和孙茹凤,心里恨透了徐阳,可是她也有自己的尊严,尤其是想到,她*了,徐阳还是没有选择和她和好,她就更不想利用自己的情感去报复徐阳了。

    说着林清雅,就离开了病房,只留下来了陈慧芳和孙茹凤!

    “良心真是喂狗了,我们都这样说了,这个死妮子,竟然还不愿意!”

    林清雅前脚刚走,孙茹凤后脚就大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,您说的真对,良心真是被狗吃了!”陈慧芳也是一脸不爽的说道:“可是妈,她不愿意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哼,她不愿意,那我们就拿她开刀!反正又不是亲生的!”孙茹凤冷冷的看向了陈慧芳。

    “说的对,估计她现在还不知道,她根本就不是我亲生的,也不是您的亲生孙女,可是我们怎么拿她开刀啊?”陈慧芳觉得是个好主意,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要去赚钱吗?等她赚了钱后,咱们就把她的财产全部抢夺过来!”孙茹凤冷冷的说道:“我找算命的说过了,我至少能活98岁,我还有二十多年的寿命,徐阳的仇不报也就算了,但是我要为我今后的二十年,带来足够的财富!”

    即使双腿被打断,孙茹凤依旧没有忘了,那些小鲜肉,她还想着日后,夜夜笙歌,被小鲜肉伺候着。

    “啊?妈,咱们不是还有很多产业吗?用得着林清雅去赚钱吗?”陈慧芳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徐阳那个狗东西,利用他的势力,断绝了所有公司和我们的合作,林氏名下的公司,今天一早就全部倒闭了。”孙茹凤恨之入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该死啊!”

    陈慧芳大骂了起来,可实际上她却暗暗欣喜,别看她现在和孙茹凤穿一条裤子,实际上孙茹凤一直也看不惯陈慧芳。

    两个人表面婆媳,实际上也都是,相互看着不顺眼。如果不是这次站在了统一战线,她们根本不会说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我们日后想要活的滋润,那就得靠着林清雅了。”孙茹凤说道:“等着她赚了足够的钱,我们就将她取而代之,让她明白,不听从我们的安排是什么下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