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呵,既然徐董已经下了决定,那么我也不好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想强硬的唐天明,听了徐阳的提醒,他才猛然间意识到,他当初为了五亿现金,早就不是公司的最大股东了,甚至他的股份只有徐阳的十分之一!

    而且江城那么多的大人物,都巴结徐阳,他如果和徐阳硬碰硬,可没有他的好果子吃.....手机端../

    于是他,也只能将心中的不满,暂时压下去,不过这并不意味着,他妥协了!

    “既然唐总也觉得没有问题,你们这些人就收拾收拾东西,走人吧!”徐阳直接下了逐令。

    吴佩玲的脸色更为难看起来,她求助性的再次看向了唐天明。

    而唐天明这次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,选择了无视。

    “好,我走,徐阳你可别后悔!”

    吴佩玲非常的不服气:“老娘我的才华,到哪里都能当高管,今天你辞退我,我会让你后悔的肠子都青了!”

    说着吴佩玲,牛b哄哄的推开会议室的门,直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那些设计部的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!

    都懵b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依仗,可就是吴佩玲啊,她都走了,他们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不,不要,徐董,您请我们说,这件事情,都是吴佩玲指使我们做的,我们可真的没有想辞职啊,真的没有想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徐董,我们是受到了吴佩玲的蛊惑!”

    纷纷开始求饶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错了,晚了!谁早点滚,我可以多给一个月的工资,晚点滚的,我一分钱都不赔付,你们可以走司法程序去告我!”

    徐阳态度更加的强硬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见没戏了,也不给徐阳求饶了起来,而是都恶狠狠的指着徐阳说:“小子,你牛,我们会让你后悔的肠子都青了,九泰没有我们等着倒闭吧!以后你求着我们,我们都不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狠话放下之后,他们都冷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唐天明面对这种情况,脸色迅速变化着,在会议室里坐了一会儿后,起身拍了拍徐阳的肩膀说:“徐董,希望你的决定是对的!”

    徐阳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!

    望着唐天明离开后,徐阳就给苏雨真再次下达了一个命令:“继续招收设计部的人,填补他们离开的空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苏雨真刚才也是气愤无比,觉得这帮人实在是太可恶,她也知道如果她招收新人是重中之重,如果招收不好,很有可能就会影响徐阳的计划,她不敢怠慢,接受了命令后,便出去再次去招收设计部的人。

    “徐董,谢谢你的信任,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!”

    刚才见识了,像是电视剧一般的职场权利斗争,艾舒不傻她知道,徐阳这么做,都是为了扶她上位,她如果不表态,不努力去做好的话,实在是太辜负徐阳所做的这一切了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她内心的自信,也不允许,她会让别人失望!

    安排好了一切,徐阳伸了伸懒腰,看向了窗外,此时的唐天明,已经从公司愤然离开,开着车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徐阳也没有去和他缓和关系的意思。

    毕竟无论怎么样,徐阳都会在公司的各个岗位上,安插上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权利的冲突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徐阳做的这一切,并没有任何的错误,他们觉得徐阳不给唐天明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可是徐阳在被他们威逼的时候,唐天明顾及徐阳的面子了吗?

    一帮人要反徐阳,他却帮着那些人说话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徐阳也希望,唐天明明白,他既然愿意收了徐阳的钱,把股份卖出去,那么也就意味着,他在公司的权利,减小了,他没有丝毫的理由,再去掌控公司的权利。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否则的话,对唐天明不会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然而唐天明,却不这么想!

    他愤怒到了极点!

    坐在他的宾利之中,他恼火异常,

    玩弄他的女秘书,也不顾司机还在前面开车,就直接脱了裤子,狠狠的拿着他的女秘书田晴晴发泄!

    直到一泄如注了,他心里才感觉好了一些!

    “,连毛都没有长齐呢,敢开除我的人,真不知天高地厚!”唐天明大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,唐总,您消消气,为了徐阳那个狗东西生气,不值得的!您在办公室那是让着他,只要您不让他,让那小子付出代价,他就知道,他到底多么不知天高地厚了”女秘书田晴晴光着身子,毫不避讳开车的司机,像是水蛇一样,缠在了唐天明的身上,添油加醋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能让老子高兴,说话中听!老子真没白疼你。”唐天明在田晴晴身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后,就再次蹂躏起来,发泄着心中的火气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,吴佩玲出现在了唐天明的家中。

    “我要施行那个计划了,你把他们两个都叫上吧,我要让徐阳那小子身败名裂!”

    即使在车上拿着女秘书发泄了,唐天明依旧火气不减,将吴佩玲叫到了自己家中。

    “唐总,可万一徐阳不是你的那样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吴佩玲虽然渴望着报仇,想徐阳完蛋,但是她为人处世,一直都是小心翼翼,她才不愿意去打,没有准备的仗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已经调查了很久,江城过去就没有徐阳这么一号人物,我甚至连莫苒商会的会员都问了,除了最近受伤住院的邓来德外,其余的我都问了一遍,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徐阳的来路,莫苒商会的会员,很多人的生意,做到全国各地,甚至世界各地,如果徐阳真是什么大人物,别人怎么可能不认识他,现在我仔细想想,应该是沈年那家伙玩的套路,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穷*丝,故意吹成什么大人物,从而别人都以为他攀上了大人物!”唐天明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万一他是大人物呢?”吴佩玲还是有些担忧:“如果按照您之前的计划,对付他,被他知道,是你一手策划的,那么请,可就不是你我能控制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,还真是这样,可老子可不想,让我的公司,白白让徐阳那小子给掌控了。”唐天明心头一火,猛踢了厅的沙发,吓得一旁的佣人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唐总,我知道一件事情,也许对咱们有利!”吴佩玲就猛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,立刻就兴奋的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说说!”

    唐天明说着,就把吴佩玲拉到了怀里,显然这两个人,早早的就勾搭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死鬼,那么心急嘛,你不是有你的小秘书吗?为什么还要搞我?”吴佩玲幽怨的说:“人家年轻漂亮,我都三十多了,人老珠黄....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技术那么好,那小姑娘懂什么?除了往那一趟,撅*,就什么也不会了。”唐天明猛拍了一把吴佩玲的*笑着问:“快告诉老子,你说的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轻点,人家好痛嘛。”

    嘴上这样说着,吴佩玲的脸上却浮现出来享受的神色:“你还记得之前,有个中年妇女,跑到咱们公司打闹吗?后来被警察带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