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呵,我想做什么,你不都是亲自说出来了吗?哪里还需要我再给你说一遍?”孟达坏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么做,对你有什么好处!”苏雨真更为愤怒:“损人不利己的事情,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起开,臭女人!”面对苏雨真的质问,孟达极为不爽,无论怎么样他还是个男人,力气还是比苏雨真大,直接一把将苏雨真推开,指着她恶狠狠的说:“给老子滚远一点,否则的话,老子弄死你!”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你!!!”

    苏雨真被气的说不出话来,正要过去阻止,其他的人,唐天明却是说话了:“苏雨真,不要在做无畏的斗争了,今天徐阳完蛋是注定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一切都是你指使的了?”苏雨真愤怒的看向了唐天明,此刻她,眼神里已经充满了血丝,如果老板不是徐阳,也许她会很淡定!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自从徐阳把她给救了后,她的心就彻底属于徐阳的了,她不允许,别人这样对付,*徐阳!首发.. ..

    “你的脑子还挺清楚的,你应该昨天就开始怀疑我们了吧?不过徐阳那个蠢蛋,不信你啊!哈哈哈!”唐天明仰头大笑了一声后,随即他就变成了一副色眯眯的样子:“苏雨真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今天的九泰公司,要么倒闭,要么就是股份,全部归我,你心心念念的那个蠢蛋徐阳,要么负债累累,要么一无所有!你不如现在跟我算了,只要把老子伺候好了,老子保证你荣华富贵!”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,我和徐阳之间,可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关系!”苏雨真怒瞪着唐天明!

    “呵呵,装,继续装,你和他之间没有什么,怎么可能提拔你做总经理,别在老子面前装,不然等老子改变心意了,你什么都没有!”唐天明冷笑了一声,说着就伸出自己的手,摸向了苏雨真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!!!”

    苏雨真更为恼怒,大骂了一声,她就立刻跑到外面,准备给徐阳打电话,通知他公司里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过去唐天明曾经多次勾搭苏雨真,都被他拒绝,他还以为苏雨真是什么,不为钱财所有*的女人,然而当徐阳把她提拔为总经理时,他才明白。

    苏雨真哪里是什么好女人,只是他过去给的好处,太少了而已,苏雨真越是不答应,唐天明心里征服玉望就越是强,他冷笑了一声,极为自信的说:“苏雨真,老子再让你装装,等你发现,徐阳被我搞垮后,你会跪着求我的!”

    苏雨真虽然听到了,但是她此刻心急火燎的,只想通知徐阳,公司发现这一切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她刚跑出去,手机还没有拿出来,徐阳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徐董,公司里全乱了,销售部和施工部在孟达和刘成的带领下,要集体辞职!他们一辞职,公司就得背负上巨额的债务!”苏雨真忙是走过来,语速飞快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重大消息,被徐阳听到后,他却是微微一笑,丝毫的激动的神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瞧着徐阳像是没事人一样,苏雨真心里更为着急,徐阳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到了这种危急关头,竟然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吗?

    难道真的被孟达和刘成之前的,花言巧语给蒙骗了吗?

    苏雨真越发的觉得,眼前的徐阳陌生了。

    “徐阳,你到底怎么了?你没有听到我给你说的这些话吗?”苏雨真急的都快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如果能愿意听从你的话,今天的结果也许就不会有了,不过谁让他是蠢蛋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唐天明带着孟达刘成,以及一干一员,走了出来,唐天明眼中写满了自得与不屑。

    “唐总,你这是做什么?”徐阳一副很惊讶的样子,似乎完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真太逗了,说是你蠢蛋,还真是高估你了,竟然还不知道我这是做什么!”唐天明都快笑翻了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为什么沈年会找,徐阳这么蠢的傀儡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知道,那么孟达刘成,你们把你们的诉求,告诉徐董吧!”

    唐天明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徐董,懒得叫!”孟达翻了翻白眼,完全没有把徐阳看在眼里的意思,他轻笑了一声,不屑看着徐阳说:“姓徐的,今天我们把这么多兄弟叫出来,其实也没有别的目的,就是想给你说一声,你根本不配做我的领导,所以我们准备集体辞职!”

    “哦,我算是明白了,你是带着这么多人来辞职的?”徐阳似乎刚刚明白他们所说的事情,点了点头,便看向了刘成:“那你带着施工部的人过来,也是要准备集体辞职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正是!”刘成双手抱胸,嘴角上扬,也露出来了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等他们说完,唐天明就想看看,徐阳听到这个消息,吓得半死的表情。

    然而,徐阳听到孟达和刘成的话后,表情上却是没有多少的起伏。

    他觉得徐阳,这个人实在是太傻了,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必须得让徐阳知道他们集体辞职后的后果是什么才行!

    他点燃了一根雪茄,猛抽了一口说:“徐董啊,他们两大部门如果集体辞职的话,那么之前接到的订单,可就无法完成了!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还希望唐总能给我说说。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苏雨真在一旁使劲的摇头,觉得徐阳他是很勇敢,是很贴心,可是在生意场上的,尔虞我诈的斗争之中,实在就是个外行.....

    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,难道还什么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孟达和刘成,甚至是后面的他们带出来的员工,都快笑尿了。

    见过傻的,可绝对没有见过那么傻的。

    “徐阳,你来这边是搞笑的吗?你的智商还真不如一头猪,既然你不知道,老子就告诉你!”唐天明摇着头,他都快被徐阳的弱智给折服了,他原本想让自己变得阴冷起来,可是徐阳实在是太搞笑了,他也只能只能忍住心中大笑的冲动,像是看傻一样,看着徐阳说:“只要他们集体辞职,之前接收的那些订单,都无法完工,而到时你将赔付巨额的赔款,徐董,我替您粗略的算了一下,您至少要赔付人家十个亿呢!和昨天苏雨真给你说的数字差不多,也就意味着你不仅会破产,你还会背负上巨额的债务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