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徐,徐董,唐天明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刚刚出现,苏雨真就向徐阳通知了起来,只是她的脸色,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徐阳也是眉头一皱,如果是唐天明自己来的话,苏雨真应该会非常的淡定:“是不是唐天明叫来了其他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不仅来了,还叫来了一位不好惹的人物。”苏雨真越发的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惹的人物?是什么人?你认识吗?”徐阳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他想过唐天明,绝对不会放弃,还会有下文,可是他也没有想到,唐天明的动作会这么的迅速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在等待着,沈年给他关于优美公司的报告,不过既然别人来找麻烦了,他也很想知道,唐天明,到底能请来什么人,能让苏雨真脸色那么难看。

    “唐天明请来的人,叫黄炳胜!我虽然没有和黄炳胜接触过,但是这位*的名声,早就在淮海富人圈里传遍了,我刚才看监控,第一眼就认出来了他!他的叔叔是莫苒商会的青铜会员黄德铭,他仗着他叔叔的势力,几乎可以说是无恶不作,却谁也不敢把他怎么样,我是真的没有想到,唐天明竟然能和他扯上关系.....”苏雨真越说脸色越是难看,像是如临大敌一般,她怕的不是黄炳胜,而是黄炳胜的叔叔,传说中莫苒商会的青铜会员,黄德铭!

    徐阳虽然有钱,但是在社会地位上,钱和势力地位,根本就是两码事,这次唐天明带着黄炳胜过来,对于他们来说,真的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莫苒商会的青铜会员而已,苏雨真,你真的不需要那么的紧张。”

    徐阳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,感情就是个青铜会员而已,也就比之前的那邓来德高上一个等级而已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是个青铜会员的侄子。

    徐阳原本不想用自己的身份,去对付别人,但是如果他们用莫苒商会的身份来压人,徐阳也不介意让他们知道,什么叫做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苏雨真虽然担心,但是看着徐阳还那么淡定,她也努力让自己淡定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刚刚说完,唐天明猛地一推门,二人一前一后,就来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黄炳胜一脸牛b哄哄的,走在前面,而唐天明则是一副瞻前马后的样子。

    进来之后,两个人都没有气,黄炳胜直接坐在了会的宽厚沙发上,唐天明点头哈腰的上前,立刻给他点燃了一根雪茄。

    刚才苏雨真已经努力让自己淡定起来了,可是当看到黄炳胜本人时,她心里还是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并非是她胆子小,而是她也身为淮海富人圈内的人,一直都被灌输着,黄炳胜此人不能招惹!这感觉就像是上学时,见到那些学校里的混子,或者是街上的黑社会时,不由自主的就会恐惧,害怕。手机端../

    她的表情,也被唐天明和黄炳胜捕捉到了,两个人都露出来了,得意的神情,这是他们希望看到的,也是他们觉得,这是应该的!

    毕竟黄炳胜的大名,淮海富人圈谁人不知?

    可是当他们看向徐阳时,却是看到徐阳完全没有紧张的表情,不仅如此,徐阳还淡定的喝着茶,完全没有把他们两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唐天明,这人果真和你说的一样,很能装啊!”黄炳胜弹了弹雪茄的烟灰,冷笑了一声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胜少,这家伙就是*丝,只不过是沈年的傀儡罢了,他哪里知道咱们富人圈的事情?我来告诉他,你是谁,他绝对会吓得尿裤子的。”唐天明忙是拍马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看也是!真是个垃圾!”黄炳胜眼神出现一股浓浓的不屑,给唐天明使了眼色。

    唐天明心领神会,他起身走到徐阳的面前,故意咳嗽了一声说:“哟,徐董,你可真是悠闲啊?还会喝茶了?”

    “哎哟,我还以为是两只狗跑进来了呢,没想到是唐总您啊!”徐阳一脸的惊讶,表情十分的夸张。

    双方昨天就已经彻底识破了脸皮,徐阳还没有去找唐天明的事,他却主动来找自己麻烦了,徐阳当然不会和他和颜悦色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!你敢说我们是狗!你活腻歪了吗!”

    唐天明脸色立刻就拉了下来,猛地一拍桌子,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实在对不起,你俩实在是太像狗了,要怪就怪你俩长相,可不能怪我啊!”徐阳无奈的摇了摇头说:“不过,你说我活腻歪了?不知道唐总,为什么要这样说?””

    “呵呵,徐阳,你可真是一个无知的东西啊,你骂了胜少,你觉得你不是活腻歪了,你是什么?”唐天明怒极反笑起来,他刚开始还怕黄炳胜过来,只是走个过场呢,他偷偷看了黄炳胜一眼后,发现他的脸色,已经变得难看!

    以他的心性,一定会把面子找回来的,徐阳这个*丝,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“胜少?胜少是什么东西?”徐阳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擦,你连胜少都不知道,胜少可是堂堂莫苒商会的青铜会员黄德铭的亲侄子!以你这种*丝身份,肯定是不知道莫苒商会的是什么概念把?就这么给你说吧,你的主子沈年,再混十年,他都没有资格进入莫苒商会,更不要说高高在上的青铜会员了。”唐天明牛b哄哄的说了起来,他觉得徐阳实在是太配和他了,还敢说胜少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无异于更加惹怒胜少!

    事实也是如此,胜少的脸色,已经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他活了这么大,除了他叔叔的亲儿子,羞辱过他,可从来都没有敢说他是什么东西!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爆发,他是想先看到,徐阳听到唐天明的介绍后,吓得屁滚尿流,跪在他眼前求饶的表情。

    只是现实,再次让他失望了,徐阳不仅没有害怕,反而一副无语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明白,自己就这么不像大人物吗?

    昨天都打了唐天明的脸了,他还以为自己是沈年的傀儡....

    徐阳越是这样,越是激发了黄炳胜心中的怒火,他起初来到这边的目的,也只不过是想利用自己的身份,把徐阳吓得屁滚尿流,让他把公司的股权,交出来,但是徐阳的表现,让他觉得只要股权,完全不能解气,他要把徐阳给弄死!

    一直坐在沙发上抽雪茄的他,站了起来,缓步走到了徐阳的办公桌的前面,他猛拍了一下桌子,怒瞪着徐阳,直接开始威胁了起来:“小子,刚才你对我的无理,已经让你离死不远了,想要活命的话,就立刻把公司股权,免费转给唐天明,否则的话,你三天之内,就会在江城消失!另外嘛....”

    说着,黄炳胜的眼光,就变成了一副色眯眯的样子,看向了一旁的苏雨真:“让她伺候伺候老子,让老子爽爽!”

    刚进门,黄炳胜就看到了苏雨真,瞧着苏雨真穿着低胸衣,那规模实在让他眼馋,而且脸蛋还那么漂亮,他立马就有了色心,即使现在他很是愤怒!

    他也不忘,把自己的色心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雨真听此,眉头眉头紧皱起来,立刻就捂住了自己的胸口,她现在为了能吸引住徐阳的注意,几乎每天都穿着低胸的衣服,可她没有想到,竟然会被黄炳胜给盯上。

    唐天明见此,心中大喜不以,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!

    徐阳瞧着眼前的黄炳胜,听着他所说的话,却是多少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他只不过就是个有点痞气的社会青年模样,可却非得要装出来自己很牛b,眼神很霸气,那怒瞪的样子,不仅没有让人觉得恐惧,反而觉得十分的幼稚,滑稽!

    就这个样子,还想让他免费把股份,都给唐天明,这是再开什么国际玩笑?

    要这些就算了,还敢直接说,让苏雨真陪他!

    徐阳现在对于苏雨真,心里说不上是爱,但是他也绝对不允许,任何男人用这等手段,威逼苏雨真那个!

    原本徐阳一直保持着看笑话的心态,但他此刻,心里却是燃起了熊熊的怒火。

    徐阳冷笑了一声,身体向前一倾,抬起手来,就扇了过去!

    那黄炳胜大少爷,还以为自己用眼神,能吓住徐阳,根本就没有想到徐阳会直接敢动手,徐阳一巴掌闪过去时,他连躲都没有躲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势大力沉的巴掌,“啪”的一声,结结实实的伦在了他的脸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