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徐阳对此,却是一无所知,等到下了班时,才发现苏雨真早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整个公司都人心惶惶,而徐阳却一点慌张都没有,区区一个莫苒商会青铜会员的侄子,即使是那黄德铭本人亲自过来报复他,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慌张。

    他想的只是静静等待着,明天黄德铭的兴师问罪....

    另外一边,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黄炳胜和唐天明,一路坐车,来到了距离江城,二十公里处的小环岛中。

    那里有着江城最大的娱乐城。

    一些灰色产业链,在那边极为的发达,几乎是江城每个男人,都想去那边放纵的圣地。

    黄炳胜年龄虽然不小了,但是他依旧乐于酒色,平时没事,就跑到这边找乐子。

    今天他感觉运气挺好,来了两个极品,被他用高价拿下。

    她们娇艳欲滴的模样,让他实在心动,即使那方面早就不行了,他也想尝尝她们的滋味,让人送来了补药后,他就准备动手,可就在这时,他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吗?除了出了天大的事前,不要给我打电话!”黄德铭混迹江湖多年,和黄炳胜瘦弱痞气不同,他说话相貌,都十分的具有威严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老爷,炳胜少爷被人打了,受的伤还不轻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!!!”

    黄德铭极为护短,听到自己的人被打了,他也没有了心思,在品尝眼前的两个极品,穿着浴袍就出现在了,他包下的别墅大厅里。

    黄炳胜和唐天明,见到他后,立刻就哭天喊地,添油加醋的将被打的经过,说了起来!

    “你们就没有替我的名字吗?”听完之后,黄德铭那极具威严的脸上,青筋暴起,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黄老爷,我和胜少,当初可是都提您了,可是越提您的名字,徐阳那小子就越是猖狂,说打的就是黄德铭的脸,不提您的名字还好,越提他就越打的厉害,我和胜少可是都被他活活的打晕了!”唐天明立刻添油加醋起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黄德铭猛地一拍桌子,彻底被惹怒了!首发.. ..

    他护短,并非是他关心自己人,而是他在乎着自己的面子!

    敢打他的人,那就是打他的脸!

    现在徐阳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,竟然敢听了他的名字,还敢打黄炳胜,这不就是故意打他的脸吗?

    “死,他必须死!”黄德铭眼神里,全是杀意,立刻吩咐了自己的手下:“阿基,找到这个徐阳,晚上12点前,把他的人头,给我送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阿基是黄德铭最为衷心的手下,身材高大威猛,却留着长辫,一脸的凶相,让他去杀人,他脸上竟一丝的波澜都没有。

    有这种表现,只是因为黄德铭本身就是黑道出身,创立了德铭帮,几十年前就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。

    他能成为莫苒商会的青铜会员,经历过太多的腥风血雨,不知道多少竞争对手,被他暗自杀害,去杀一个对于他们来说,极为瞧不起的人,实在是小事一件。

    “不,不,叔叔,我要亲手干掉徐阳!”

    黄炳胜一阵摇头,只要徐阳死,他根本觉得不解恨,他要让徐阳体会什么叫做绝望,他要让徐阳,跪在他的面前,求饶!

    “好,那就听你的,阿基,12点前,把那小子带到我这里来!”黄德铭点了点头,继续吩咐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这件事情,很率,似乎有些不妥吧,刚才我看了胜少给的照片,他似乎就是那天晚上,在天空之城举办宴会的主人。”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德铭帮的二号人物,杨娅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是德铭帮的二号人物,但是杨娅姿却出奇的年轻,精致的面容,即使化了妆,也让人觉得,最多二十出头,如果不是她穿着打扮,十分的*,眉宇之间,多了一份常人无法拥有的冷艳!

    多数人,还会觉得她是一个还在上大学的女学生。

    任谁看到她时,都会觉得,她能成为二号人物,肯定是她为了上位,陪黄德铭睡觉,她是黄德铭的女人,可是实际上,她不仅不是黄德铭的女人,她还是德铭帮的白纸扇。

    德铭帮现在如果有什么行动,几乎都是她来提供主意,放在古代,那就是军师一般的地位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说这话,在气头上的黄德铭,会直接一脚踹过去,可是杨娅姿,他却不得不认真考虑:“真的是他?”

    “当时他虽然只是出现了一会儿,就突然离开,但是我却记住了他的模样,一定是他。”杨娅姿十分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怒火冲天的黄德铭,听此,眼神一眯,便犹豫了起来!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可身为莫苒商会青铜会员的他,却是知道,当初邀请他们时,消息是从莫苒商会内部传来的,不然的话,以他的身份,才不会去参加那种宴会。

    如果徐阳真是来头极大的话,那么他还真不能立刻就去找徐阳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唐天明看着黄德铭犹豫,心里都快急了,想着这些人怎么那么傻?

    徐阳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*丝而已,怎么还都那么忌惮他?

    这么好的报复徐阳,让他完蛋的机会,他可不想错过,于是他深吸了口气说:“黄老爷,您可千万别被沈年给骗了啊,这徐阳原本只是我公司的一个小小底层的员工,拿着两千多块的工资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沈年的阴谋,徐阳只不过是他故意杜撰出来的大人物,目的就是让别人以为他攀上了大人物的大腿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黄德铭颇为期待的问道,他现在一门心想,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徐阳一个教训,他当然希望唐天明所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可千万不要听这个姓唐的乱说,那个消息可是莫苒商会内部传给您的,别说一个底层员工,就是沈年也没有这个能耐做到,徐阳绝对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!”杨娅姿忙是劝说起来。

    黄德铭眉头皱的更厉害了,他觉得杨娅姿似乎说的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唐天明更加的心急了:““哎呀,黄老爷,那家伙在我手下当了一年的员工,我还找到了他的丈母娘求证,如果您觉得我乱说,我可以把徐阳的丈母娘叫过来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现在就去把他丈母娘叫过来。”黄德铭虽然觉得杨娅姿说的有道理,但是他却一心的想要报复徐阳,更是想杀鸡儆猴,给江城的人都看清楚,他黄德铭即使现在天天找乐子,却依旧是那个在刀口舔血的人,谁敢不给他面子,他就要谁的命!

    所以,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!

    不过,他混迹多年,是一个极其小心的人,唐天明刚走,他就开始通过自身的关系,在莫苒商会里面打听了起来,问问他们,到底谁认识徐阳。

    唐天明一心想要报仇,半个小时后,他就敲响了林清雅的家门口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开门的还是陈慧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