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上次唐天明扔给陈慧芳几万块钱离开后,陈慧芳想起来,唐天明那一表人才的模样,虽然老了但是魅力还是那么大,把她迷得五迷三道的,几乎可以说是茶不思饭不想,如果不是孙茹凤那个老太太,需要她在医院照顾,她非得满世界的去寻找唐天明。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再次见到唐天明时,陈慧芳心花怒放,那老脸都快笑成菊花了,她抵制不住心中的冲动,竟然一把抱住了唐天明:“啊,亲爱的,,你又来了。”,

    被陈慧芳抱着,还叫亲爱的,唐天明都快恶心死了。

    这老女人,还犯花痴啊!

    心里把陈慧芳骂翻了天,表面上他却是任由陈慧芳抱着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林清雅在楼上问了一声:“妈,是谁啊?”

    陈慧芳这才吓了个半死,把唐天明推到了外面,紧接着就说:“没,没谁啊,是隔壁的秦阿姨,来找我聊聊家常。”

    “哦....”

    陈慧芳小心翼翼往屋里看了看,瞧着林清雅没有下来,她这才松了口气,随即她又一把抱住了唐天明,十分花痴的看着她,学着少女撇着小嘴问:“你是不是想我了?”

    唐天明越发的想吐了,一大把年纪了,还装少女?

    真想给这老妇女一巴掌,他唐天明再不济,也是亿万富翁,什么女人没有,会想这个老女人?

    不过,为了能把陈慧芳叫到黄德铭给自己作证,他只能忍着心中想吐的冲动,硬生生挤出来一丝笑容说:“当然是想你了,不过,我还有一件事情,想求你,我希望你跟着我去一位大人物的家里,给他说明徐阳的身份,如果你肯帮我的话,我愿意再给你钱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行.....”陈慧芳小嘴一撇,头摇的给拨浪鼓似的,之前唐天明给了她几万块钱,没几天就被她花的干干净净,她对唐天明着迷的原因,可不仅仅是觉得唐天明有魅力,最主要是她,觉得唐天明是个有钱人,如果能和他搞在一起,成为他女人的话,那得到的钱,不就是源源不断了吗?

    所以她想趁着这个机会,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唐天明笑眯眯的问:“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愿意让我做的你老婆,不然我不会答应你的。”陈慧芳捋着自己早就分叉的头发,羞涩的说出来了自己的目的:“你知道嘛,自从见了你第一眼,我就被你迷住了,喜欢的不行不行的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!”

    唐天明眼睛一瞪,他还以为陈慧芳想要更多的钱呢,没成想这老妇女,竟然想做他的女人!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难道你不愿意?”陈慧芳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,我怎么会不同意呢,不瞒你说我来这里,也是给你求婚的,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,过几天咱们就去领证!”唐天明一阵摇头,想着先答应她,事后不认了,陈慧芳这个老妇女,能拿他怎么样?

    陈慧芳这女人,确实没脑子,听到他答应,新欢怒放,高兴的不行,一下子就相信了他,她心里憧憬着美好未来时,也像是小鸡啄米一般点头:“我答应你,你说去哪里,我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唐天明一听这,大喜不以,忙是拉着陈慧芳上了车。

    坐上唐天明的宾利,陈慧芳再次感受有了豪门阔太太的感觉,这种感觉,令她无法自拔,觉得太享受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很奇怪,是什么大人物,需要让她说徐阳的底细?

    唐天明也没有瞒着陈慧芳,把实情说了一遍,并且告诉陈慧芳,如果对方得知*后,肯定会给你很多好处的。

    陈慧芳一听这,心里兴奋到了极点!

    除了能得到好处,她更觉得报仇就在眼前啊!

    之前她一直想忽悠林清雅,利用徐阳对她的感情,去*徐阳,可是林清雅根本不听,她又想着让林清雅发展自己的事业,然后再去找徐阳的麻烦,同时也花她的钱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可是林清雅最近病的很厉害,事业什么的都放在了一边,想要重新发展事业都得过一段时间,更别说去报仇了。

    基本上是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黄德铭她可是听说过,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,但知道是一个大人物,比之前孙茹凤请来的邓来德,来头还要大!

    陈慧芳就不信了,这样来头大的人,还治不了徐阳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为了能让对方,更坚决对徐阳出手,她哪里还会说出来徐阳的真实身份?

    等跟着唐天明来到了黄德铭那里,陈慧芳就吐沫飞溅的开始骂了起来,说徐阳多么多么的窝囊,多么多么的废物,就是个吃软饭的,说完这些,还不忘添油加醋的诋毁徐阳。

    把徐阳说的一文不值,简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!

    为了让黄德铭相信,陈慧芳还拿出来,过去为了在姐妹中炫耀,她女婿多么听话时,录制了徐阳给她倒洗脚水的场景。

    黄德铭原本还有些不相信,可是看到视频后,他哪里还会不相信!

    哪个大人物,会给一个老妇女,倒洗脚水?

    疯了吗?

    另外,他刚才也通过关系,问了他所认识的莫苒商会的人,谁都不知道,徐阳这个人是谁!

    至于命令是谁发的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越是这种不知道是谁发的,黄德铭越是觉得是假的,这一切都是沈年搞得鬼,当初受到参加宴会消息,是莫苒商会通过邮件发的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也许是沈年请来了高端的黑,动用了莫苒商会的邮箱,发了这封假邮件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觉得您应该再多去调查调查。”即使是这样,杨娅姿还是觉得有些不妥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徐阳绝不是什么陈慧芳口中的废物!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他丈母娘都来了,我也调查了,哪个大人物会在丈母娘家里当一年的废物?你如果还觉得不对,你可以去找证据?找到的话,我可以听你的,找不到,你就把嘴巴闭上!”黄德铭已经失去了耐心,如果徐阳还算个人物,他多少还没有那么火大,可是刚才一听,连陈慧芳这种老妇女,都欺辱的窝囊废,现在竟然敢听了他的名字,还敢打他的侄子!

    实在是让他火大!

    只想弄死徐阳!

    谁的话,也听不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