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阳则是美美的睡了一觉后,七点多就到了公司。

    今天的公司,依旧是人心惶惶,从员工慌张的表情,就能看的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徐阳却十分的淡定,因为区区一个青铜会员,根本不值得他慌乱,他要做的就是在这里等待着,黄德铭的到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等再等,也没有出现黄德铭的影子,反倒是在10点多时,前台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,告诉他,一个名字叫杨娅姿的美女,想要做一单大生意,非得直接要找徐阳谈。

    徐阳觉得有些奇怪,现在九泰已经是个空壳子,从昨天开始,就已经用苏雨真的名头去招揽顾了。

    甚至在之前,他接手公司后,除了他公司的员工外,都没有人知道,徐阳是这家公司的老板。

    现在指名道姓的来找徐阳,让徐阳不得不把这个人,和黄德铭联想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杨娅姿”

    徐阳默念了这个名字后,便打开了前台监控,只瞧着一个穿着*,眉宇之间透着股冷艳的年轻女人,站在了前台。

    “她是黄德铭的二把手,德铭帮的白纸扇!”就在这时,苏雨真端着咖啡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阳抬头一看,苏雨真昨天似乎没有休息好,表情十分的疲惫。

    “苏雨真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相比黄德铭的二把手来这里,徐阳更加的关心的是苏雨真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,就是昨天晚上没这么睡好。”苏雨真忙是摇了摇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多去休息休息,身体才是一切的本钱。”徐阳关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喝点咖啡就能好了。”苏雨真再次摇了摇头,当她再次看向监控的杨娅姿时,她的眉头紧皱了起来:“徐董,杨娅姿来了,说明昨天黄炳胜回去后,告诉他叔叔黄德铭了,她来这边也许就是兴师问罪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她来怎么样,都是没事的,你先去休息室休息吧,我来处理这件事。”首发.. ..

    别说区区一个二把手了,就是黄德铭来了,徐阳的情绪也没有丝毫被影响到,他此刻心里只关心着苏雨真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苏雨真很是犹豫,她确实累了,昨天她离开公司后就不断的托关系,希望能找到人,能帮徐阳说说话,可是她一夜都没有休息,换来的却是别人的闻风丧胆,一听到黄德铭的名字,都十分的害怕,他们都清楚黄德铭是什么脾气,在这个节骨眼上,敢为徐阳说话的人,一样会被黄德铭迁怒的。手机端../

    虽然现在她看着徐阳,依旧是十分的淡定,她应该对徐阳充满信心,但是黄德铭在她的认知中,是江城真真正正的大人物,不仅有钱,势力十分的强大,是莫苒商会堂堂的青铜会员。

    也许徐阳,并没有意识到,黄德铭到底是什么级别的人物,他才会那么的淡定,尤其是现在看着徐阳,并没有任何的准备。

    她心里就越发的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问题,你去好好休息吧,相信我。”徐阳自信的拍了拍苏雨真的肩膀,就推着苏雨真,到了休息室:“苏雨真,我知道你很担忧昨天所发生的事情,但你真的不用担心,我答应你,你睡一觉醒来,什么事情都会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徐阳的眼神中充满了自信和真挚,可是苏雨真心里依旧不够安稳,她表面上点了点头说休息,等徐阳再次回办公室时,她却又偷偷的出来,看看眼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如果事前持续恶化的话,她也只能听从她朋友的意见了,也许那样做,会让她丧失最珍贵的东西,可是如果能用这种代价,救徐阳一命的话,她也愿意!

    徐阳再次看了看监控里的杨娅姿。

    心中多了几分好奇,在这个节骨眼上,不应该是黄德铭带着人,兴师动众的来找他的麻烦吗?

    怎么会派个长相冷艳的女人过来?

    而且还只是她一个人,单枪匹马的?

    徐阳原本不想搭理她的,面对敌人没有必要气,直接赶走就是了。

    可是好奇心作祟,让他通知了前台:“让她进来吧,我就在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监控中得知徐阳要见她时,杨娅姿特意整理了一番自己的妆容,很显然她还是比较看重这次和徐阳的会面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来谈判的?没道理啊,他们不是觉得我是废物吗?难道他们得知自己的身份了?”徐阳心中冒出来很多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....”这边想着,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。

    一道*的身影,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,相比监控中,杨娅姿的身姿,显得更加的高挑*,尤其是她那高冷的气场,能让男人心底立刻勇气,最原始的玉望。

    难以相信,这样的女人,会成为黄德铭手下的二把手,更是他们整个团伙智囊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般这种扮相的,不应该是有名的交际花吗?

    “你好,徐阳!”

    她进来后,那高冷的脸蛋上,露出来了和煦的笑容,主动伸出来自己纤细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坐!”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况且徐阳对她越发的感兴趣了,他也是伸出来自己的手,和她握了握手后,便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杨娅姿笑了笑,便坐在了沙发上,随即她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,轻轻的抽了一口。

    大多数女人抽烟,都会让人觉得有违和感,甚至会让立刻给她按上了一个不是好女人的标签。

    可是她抽起来,却是让人感觉是那么的得体,抽着烟反而增加了她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徐阳,你让我进来,应该是知道我的身份了吧?”杨娅姿轻轻的弹了弹烟灰,似笑非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确实知道了你的身份,黄德铭手下的二把手,德铭帮的白纸扇。”徐阳没有否认:“我很奇怪,为什么会是你一个人来?不应该是黄德铭带着人来兴师动众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么说,你不怕黄德铭带着人来找你?”杨娅姿没有回答徐阳的问题,便反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莫苒商会的青铜会员,还没有资格让我怕。”徐阳十分的淡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表情虽然淡定,但是却给人一种,强烈的自信感。

    杨娅姿见此,美眸流动,不知道再想着什么,随即她微微一笑,掐灭了手中的烟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话罢,她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瞧着消失在门前的杨娅姿,徐阳有些懵b,这就走了?

    就来说这么几句话?

    那她来做什么?

    一旁偷偷观察的苏雨真,也是十分的疑惑,她不明白,杨娅姿怎么就说了这几句话,就走了?

    她来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杨娅姿回到了,黄德铭包下的别墅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