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个小时前,艾舒突然找到了他,告诉他,苏雨真之前和别人的对话,她都去听清楚了,起初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就没有去找徐阳,可是后来她越想越不对劲,就立刻去找徐阳报告了。

    得知了这件事后,徐阳愤怒的同时,也是极其的感动,苏雨真竟然为了救他,甘愿把自己的身体,交给黄炳胜那个*!

    更是想被他羞辱后,离开这个世界!

    这辈子都没有哪个女人,对自己这样,徐阳怎么可能会让她为自己付出那么多,立刻就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,你小子,不服啊?”

    徐阳的眼神,让黄炳胜和黄德铭极为的不爽:“你也不看看,这里是谁的地盘,现在立刻跪下来,给老子磕头,不然的话,老子可不给你留全尸!”

    “黄炳胜,你不知道说我只要赔你那个,你不伤徐阳一分一毫吗?你怎么出尔反尔!”苏雨真大急的质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,我是说过这句话啊,可是我只说我不动徐阳一分一毫,没说我叔叔不会动他一分一毫啊?更没说我叔叔的手下,会动他一分一毫啊!”黄炳胜狂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黄炳胜,你太卑鄙了,你太卑鄙了!”苏雨真几乎是吼了出来,这时她才发现,她太傻了,她竟然选择相信了,黄炳胜这个*!

    现在不仅救不了徐阳,还把自己搭了进去....

    “呵呵,卑鄙那又如何,你能拿怎么样?”黄炳胜得意冷笑了,随即又看向了徐阳:“,小子,怎么还不给老子下跪?你信不信老子不会给你留全尸?”

    “不给我留全尸,那你的意思是想杀我?”徐阳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要杀你,你打了我黄家的人,你就得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!”黄德铭此刻,站了出来,一副霸气无比,可以左右任何人生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要杀你,你这个垃圾傀儡算什么东西,不要以为有沈年那种货色帮你,你就有资格和我们相提并论,告诉你,沈年在我们眼中连屁都算不上。”黄炳胜不屑的看着徐阳:“不仅如此,我们还要在你面前,把苏雨真给上了!让你看着看着我们两个到底有多强,也让你看看,苏雨真的第一次被我们怎么夺走,她到底有多么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徐阳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,浑身上下爆发出来,一股强大的杀意!

    那股杀意,瞬间就弥漫在了整个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黄炳胜和黄德铭,甚至是苏雨真,感受到那股杀意之后,脸上都露出来了惊恐的表情!

    只是多看徐阳一眼,他们就都觉得自己,像是进入了万年的冰窖一般。

    感受到自己的失态,黄炳胜和黄德铭才意识到,刚才竟然被他们认为的一个废物,给吓到了!

    他们立刻咬着牙,骂骂咧咧的大骂了起来:“,笑你笑,来人把他现在就给老子弄死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,你们不要杀徐阳,我会好好伺候你们的,只求你们不要杀徐阳,求你了求你了。”为了保住徐阳的命,苏雨真什么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徐阳这个狗东西,刚才太过装,他必死无疑,而且把他碎尸万段!”黄炳胜咬牙切齿的说,刚才他们还想着,当着徐阳的面,把苏雨真给上了,然后再弄死徐阳,可是他们现在改主意了,先把徐阳杀了,解解气再说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确定会有人来,过来杀我?”

    瞧着这两个人喷完了,徐阳便笑了笑,看向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,还在装?这里是老子的地盘,随便来个人就能把你给杀了!”黄德铭大怒了起来,见过装,但从来没有见过徐阳这么装的,在他们的地盘,还敢说这种话?

    “好,我可以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,只要有你们的人出现,我当场自尽给你们看!”徐阳笑了笑,紧接着就看了看,自己的江诗丹顿的手表:“还有56秒....55秒!”

    “,真能装,来人,给老子来人,把这个狗东西给杀了!”黄德铭大喊了起来!

    可是无论他们怎么喊,愣是没有任何人回应他们。

    整个别墅,似乎静的有些出奇!

    “徐阳,趁现在还没有人,你快跑,你快跑啊!”苏雨真立刻喊着徐阳,她只想徐阳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苏雨真,你放心,他们还没有本事对我动手,一会儿我就会把他们都给解决了。”徐阳再次给了苏雨真一个放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苏雨真怔住了!

    她似乎隐隐觉得,自己真的太小看徐阳了.....

    “人呢,来人啊!”

    黄炳胜和黄德铭,再次大声喊了起来,可是依旧没有任何人回应。

    “叔,这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黄炳胜开始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慌,这是老子的地盘,有什么怕的,一定是那伙人,没听到!”黄德铭怒斥了一声,随后他立刻就给阿基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可是他连续打了好几通电话,阿基都没有接通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黄德铭吧?你是不是再给你的手下打电话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和谁打,和你这废物有什么关系?”黄炳胜一脸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既然你们找不到他,那我就帮你们找到吧!”徐阳笑了笑,紧接着他拍了拍手说:“把他给带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黄炳胜和黄德铭互看了一眼,眉头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等下你们自然会清楚了。”徐阳轻笑饿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外面就响起来了,走动的声音,听着声响,像是大部队进来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叔,我们的人来了!”黄炳胜大喜不以。

    “对!”黄德铭大大的松了口气,他刚才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,现在外面有了响动,也就说明他的人都没事,于是,他像是看死人一样看向了徐阳:“小子,我希望一会儿,你还能笑出来!作为过来人可以告诉你,装是没有好下场的。”手机端../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,你一会儿别哭的太难看。”

    徐阳身上杀气未减,这俩人想要杀他,他并没有多么的愤怒,但是他们两个要,把苏雨真骗过来,要把苏雨真那个!

    这无异于,触碰到了徐阳的逆鳞,触碰到了他的底线!

    这两个人,都上了徐阳的死亡名单之中!

    “哈哈,装,我真不知道,你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强大,还能在这种时候装!接下来你死定了!”黄德铭嘲讽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笑的同时,终于也有人走进了别墅的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,我的人来了!”黄德铭兴奋了起来,平时他的手下,都是挥之即来,呼之即去,他从未如此,迫切的希望他的手下出现。

    可是他前一秒,还在兴奋,下一秒,他就瞪直了眼睛,一副完全不敢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的人确实来了,但是,却被一群黑衣陌生人,给押了进来。

    黄德铭最中意的手下阿基,更是浑身是血,半死不活的,被他么一脚踹倒在了地上。首发.. ..

    其余被押送过来的人,除了他的二把手杨娅姿外,几乎包括了他所有的核心手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