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才的经历对于她来说,太不容易了,几乎是经历了生与死。

    感受着徐阳怀抱的温暖,经历了心理煎熬的苏雨真,觉得从未有过的温暖,宽厚的胸怀,让一直经历煎熬的心,终于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委屈,恐惧,紧张,也在那一刻,选择了释放,苏雨真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,哭的撕心裂肺.....

    听到苏雨真的哭声,徐阳心中除了怒火,就是心疼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苏雨真会愿意为了他,去陪黄炳胜和黄德铭这种*!

    艾舒甚至说,听到了苏雨真在她陪完他们后,就会去死。

    这几乎可以说,苏雨真为了保护他,宁愿选择去死!

    虽然事实上,她根本不需要做这些,他没有主动出击,也只不过想等着黄德铭去公司找自己,然后自己把他解决了,来稳定公司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她所做的一切,无论是需要还是不需要,苏雨真愿意为自己付出那么多!

    世界上还有任何一个女人,愿意为自己付出这些吗?

    怎么能让他不心疼,怎么能不让他感动!

    之前何馨儿,曾经说过,他可以试着和苏雨真在一起,苏雨真对他绝对有意思。

    当时他觉得不太可能!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?

    苏雨真能这样做,他还能不知道苏雨真,到底是什么心吗?

    任何人都不是铁石心肠,这辈子能有女人对自己,夫复何求?

    在相拥的那一刻,徐阳的心就像是划开了一般,他发现自己的心底有了苏雨真,她的样子深深印在了他的心上。

    两人相拥,在场的人,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任何声响,生怕会打扰到他们,即使是黄德铭和黄炳胜两个人,也是紧紧闭上了眼,他们知道如果这个时候,还敢去打扰他们,接下来,他们的结果会更加的凄惨!

    不知道拥抱了多久,苏雨真的哭声才渐渐的停了下来,虽然刚才经历像是噩梦一般,但是在徐阳的怀中,她却感受不到一丝的害怕,有的只是浓浓的暖意,和踏实无比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自己,很对不起徐阳!

    因为如果当初徐阳告诉过她,他可以解决的,可是她却是对徐阳不够信任,又又或者是说,她没有瞧得起徐阳,觉得徐阳没有这个本事.....

    徐阳明明可以一句话不说,就能让黄德铭和黄炳胜跪下来求饶,可最终,她却选择了一条,最为愚蠢的路。

    她想说对不起,徐阳却低下头,温柔无比,满含爱意的看着她,伸出手来轻轻的贴在了她的嘴唇之上;“苏雨真,一切都过去了,那些话不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苏雨真心中一暖,重重的点了点头,只是徐阳的眼神,让她心里又惊又喜,仿佛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那眼神是什么眼神?

    是爱的眼神吗?

    苏雨真激动的想着,但她面对徐阳时,心里是自卑的,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资格,让徐阳喜欢。首发.. ..

    毕竟,徐阳不仅有着巨额的财富,身份地位,更是远远强于,江海省的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富家女而已,和他相差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徐阳的眼神里,确实有着爱意,那个眼神仿佛,就像是自己偷偷地看徐阳时,才有的神情.....

    也许徐阳,真的对自己有爱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雨真脸蛋变得羞红了起来,她将身子紧紧的缩在了徐阳的怀中,根本不再敢抬头看徐阳。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而徐阳感受到苏雨真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,他的怒火越发的旺盛起来!

    眼神瞬间变得冰冷,充满了杀意!

    这是徐阳,这辈子,眼神里最有杀机的一次!

    黄德铭和黄炳胜,感受到徐阳的杀意后,浑身开始打哆嗦起来,他们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,徐阳想要结果了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保命,立刻就开始了狗咬狗。

    “徐阳,不,徐公子,这一切都不管我的事啊,都是黄炳胜这个畜生干的啊,我可什么都没有做,他只是仗着我的名声来做事啊,这些事情我都是一无所知啊!”黄德铭抢在前面,推脱自己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徐公子,您可不要听那个死老头这样说,这件事就是他让我做的,是他想侵犯苏雨真小姐啊,我才把苏雨真小姐叫过来啊,还有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,可不是我啊,是那个唐天明!这个狗东西,才是一心想对付您的啊!您看这样好不好,我帮你把唐天明抓过来,您就把我当成个屁,放了好吗?”黄炳胜急了,猛踹了平时,他表面上爱戴有加的叔叔,关键时刻,他只想保命,哪里还会管黄德铭,是不是他叔?

    “唐天明?就不劳你费心了!”徐阳冷笑了一声,随即又拍了拍手!

    下一刻,雷豹!

    出现在了众人面前,身高巨大的他,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,把唐天明,扔到了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唐天明此刻,已经被雷豹打的,奄奄一息,当他看清楚,他现在是来的黄德铭租下的别墅时,他整个人,他心中一喜,觉得还能彻底反击呢!

    可万万没有想到,黄德铭和黄炳胜,这两个人他所认为的依靠,竟然跪在了徐阳的面前。

    更让他无法想象的是,堂堂的莫苒商会的白银会员,白鸣,竟然也像是下人一般,站在徐阳的面前时!

    他整个人更加的阉了,不光西城教父是徐阳的手下,就是连跺跺脚,都能让江城抖三抖的白鸣,也是徐阳的人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他到底惹了什么样的人物,他为他的自大,懊恼不已,主动开始了求饶:“徐公子,我错了,我错了,看在我们还是合作伙伴的份上,饶了我好吗?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事情,就得承担什么样子的后果,既然你决定要对付我,想把我至于死地,那么你就要承受相应的代价!”徐阳冷漠看着唐天明。

    “我,我.......”唐天明吓得说不出来话了,,他能感受的到,徐阳眼中的杀机,面对死亡,他是极其恐惧的。

    黄德铭和黄炳胜,则是更加的害怕,连西城教父都来了,他们也更加的认识到徐阳的可怕来了。

    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求饶!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求饶,徐阳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,准备吩咐雷豹,让他们承受该有的代价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