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.....”

    秦池说的话,听着似乎很合理,但是兴晟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,面露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“哎哟,兴总经理,你在犹豫什么?难道秦总说的还不明白吗?那徐阳绝对就是个废物中的废物,有什么可犹豫的!”一旁的吴佩玲立刻咬牙切齿的说了起来:“以我对徐阳那小子的了解,他心胸狭窄,呲牙必报,即使我们不去找他的麻烦,他也会来找我们麻烦的,所以我们必须得向秦总所说的,将他们公司搞垮才行!”

    被徐阳开除,又当众打了脸,吴佩玲被吓得半死的同时,报复心理愈发的强烈起来!

    她现在满脑子,都是想报复徐阳,将徐阳狠狠的踩在脚下!

    才不去想什么,徐阳可能是不是大人物的事情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“吴佩玲,这有你说的份吗?”兴晟脸色一沉,猛拍了一下桌子,之前为了能公司有个好的职位,吴佩玲像是狗一样,伺候着他,在他眼中吴佩玲连一条狗不如,现在竟然敢这么给他说话?

    怎么能让他不恼火?

    吴佩玲听此,吓了一哆嗦,那时她才意识到,兴晟可不是她能惹得起啊!

    “吴佩玲现在也是我公司的一份子?怎么没有她说话的份?”秦池紧接着也是猛拍了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他的反应出于意料,兴晟脸色变得难看,而吴佩玲心中狂喜,秦池这样说话,不就是选择支持她了吗?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。”兴晟小声的点了点,刚才气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这样才是好的团队嘛!”秦池满意的一笑,在他的眼中,才不认为一个月薪三千的小人物,会是超级富豪,地位会比那三位还要高!

    这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“对了,吴佩玲,你说你说十分了解徐阳,那你知道徐阳有什么缺点吗?”秦池问道:“虽然他只是沈年的傀儡,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,但是嘛,他毕竟是执行者,能把他给搞垮,整个九泰集团,我们就能轻松拿下了。”’

    “要说缺点,徐阳这个人太多了,没啥本事,还喜欢装,当个傀儡,还牛气冲天的,典型的小人得志,不过嘛,根据我这一年多的了解,我发现他最大的缺点,并非是这些,而是他这人太重感情了,对他的前妻非常的好,如果咱们能把他前妻挖过来,对付徐阳的话,徐阳这种重感情的人,会乱了方寸,想把他搞垮,那绝对是分分钟的事情。”吴佩玲颇为得意的提出来了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实际上她过去对于徐阳,这种底层员工,根本没有多少了解,但是为了能报复徐阳,她花费不少代价,从过去了解徐阳的员工嘴里,获得了徐阳最大的缺点!

    “真没有想到,那个废物竟然还是个重感情的人,只不过,他前妻愿意帮我们对付徐阳吗?”秦池问道。

    “总裁,您是不知道,徐阳这小子过去一直都是底层员工,在他家里的地位连狗都不如,他们之间离婚,也是他林清雅和丈母娘,强行逼着的,关系早就水火不容了!而且嘛,林清雅是个有事业心的女人,不知道什么缘故,原本好好的林氏集团,一夜之间破产了,我想她现在一定像是无头苍蝇一样,到处想办法,只要我们给的好处够多,林清雅一定会愿意的。”吴佩玲语气之中,对于徐阳充满了不屑。

    “嗯,如果事实如此的话,林清雅确实能成为我们的一大杀器。”秦池微微一笑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“总裁,我能不能插一句?”一旁的兴晟皱着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秦池眉头一皱,他对于兴晟,向来都不是非常满意,和唐天明联手对于徐阳的计划,实际上并非是兴晟提出来的,而是他提出来的,他想趁机利用唐天明将九泰集团,掌控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机会,他志在必得,可是一开始兴晟这小子,就在反对,如果不是他软磨硬泡的话,他想出来的这个计划,就会被搁浅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正在兴头上,兴晟不跟着拍拍马屁就算了,还皱着眉头要插话,让他心里十分的不爽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知道,刚才吴佩玲所说破产林氏集团,是不是孙茹凤掌管的林氏集团?”兴晟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怎么了?”吴佩玲不爽的回道。

    刚刚获得了秦池的支持,即使兴晟的职位比她高,她也瞬间不把兴晟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瞧着吴佩玲小人得志的样子,兴晟心里多少有些怒火,但是他忍了下来,对着秦池说:“总裁,林氏集团一个月之前,可还是经营的非常好,以他们的底蕴,如果不是惹了什么大人物,是不可能突然之间就破产的,他们破产的时间,几乎和徐阳离婚的时间一致啊,我隐隐有感觉,林氏集团破产和徐阳有很大的关系,徐阳此人绝对不简单,我们最好是和他们尝试的修好,才是上策啊!”

    “上策个什么?区区一个林氏集团,哪有什么底蕴!我觉得此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最多是沈年在背后捣鬼,不知道用了什么计谋,把林家搞破产了,我们真正最大敌人,是沈年,可不是什么徐阳,我真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想的,一直徐阳徐阳,徐啊!”秦池猛拍了一桌子,极为不满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啊,提什么徐阳,他只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*丝而已,不知道老讲他做什么?”吴佩玲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兴晟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本想再说几句,可是一想到秦池是总裁,第二个股东,再惹他不高兴,他也别想干了,只能选择沉默不语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比较累了,回家休息休息吧!”秦池冷冷的瞪了兴晟一眼后,便看向了吴佩玲:“将林清雅挖过来,对付徐阳这事,就交给你来做了,你可不要让我失望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!”吴佩玲激动坏了,忙是拍着胸脯打包票。

    秦池走后,兴晟的脸色依旧难看,一旁的吴佩玲则是一脸的得意,现在自己不仅稳坐高位,还获得优美集团总裁的青睐,隐隐有压着兴晟的趋势,更是有机会狠狠报复徐阳那个*丝。

    这让她觉得自己这次跳到优美集团来,实在是太过正确的决定了。

    她不由的挑衅的看向了,把她从九泰挖过来的兴晟:“兴总经理,我现在就去找林清雅了,这件事情我会办的很好的,您就等着吃我的庆功宴吧....哈哈!”

    说着,吴佩玲就哈哈大笑了几声,便离开了会议室,而兴晟的脸色则是变得异常难看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会引狼入室,让吴佩玲这种女人,硬生生的压自己一头!

    心中多少也变得后悔起来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徐阳也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家中,刚刚陷入爱河的他,心里想着的全部都是苏雨真,迫切的想要见到苏雨真,沉寂在她的爱中。

    刚刚下车,他就看到苏雨正在和院子里和园丁,悠闲的给花草浇水,午后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,说不出来的美,更是让徐阳感觉到了,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像是电影里面,工作一天的丈夫,回到家中看到了心爱的妻子一般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放在别人身上,可能经常有,可是已经有了一段婚姻的徐阳,却还是第一次有,毕竟过去在林家,他得到的最多的就是屈辱...

    徐阳的脸上也露出来了前所未有的笑容,他心中涌起无限的暖意,他想过去给苏雨真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然而,他刚刚想要跑过去时,一个穿着粉红连衣裙,模样可爱的女生,却是从另外一边的花台后面,走到了苏雨真的跟前。

    徐阳的笑容,瞬间凝滞了!手机端../

    这个女人,徐阳见过,正是苏雨真的好闺蜜,颜茉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