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,这,怎么可能,你们真傻还是假傻啊,真花钱买了?”

    秦池瞪大了眼睛,他这辈子都没有如此的震惊过!

    “哼,真品,我们当然愿意花钱买了。”伍德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真品,这是老子......”

    秦池心里一急,正要脱口说出来*,可是话到嘴边,却又被他给咽了回去,说出来*的话,那么他接下来还怎么让徐阳,尝尝他的手段了!

    “真品不真品,不是你这一个晚辈后生能决定的!现在我要和徐阳先生,签署协议,你们这些无挂紧要的人,全部出去!”

    说着,伍媚就让人直接,把秦池一干人,全部都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徐阳小友,钱我们付了,你也在协议上签字吧,以后此物再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伍媚满脸笑容的说道,虽然收的价格不低,但是对于他们来说,肯定能大赚特赚,毕竟现在这类的顶级瓷器能流落到市面上的越来越少了,升值空间,极为巨大。

    钱已经到手了,徐阳自然乐意签字,等一切交付完成后,苏雨真再也按捺不住了:“徐阳,我也看出来了,这是秦池给你做的局,想用赝品来骗你,不过,这赝品怎么突然变成真品了呀?”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“不是突然变成真品了,而是那个元代青花瓷就是真品!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?真品!难道你对古玩也非常的在行?也深入的研究过?”苏雨真瞪大了眼睛,徐阳有钱,对人好,做事情有魄力,如果还在古玩上有造诣的话,那徐阳得优秀到什么地步了啊?

    苏雨真不敢想象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是研究吧,只是家里古玩太多了,见得多了,自然也能分辨出来一些真假了,如果是你你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徐阳理所应当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”

    苏雨真竟有些无言以对,她虽然不懂古玩,但也知道古玩水深,想要有一双辨别真假的火眼金睛,那必须得是多年的磨练,才能练出来。

    徐阳的水平,至少比那傲然的刘铭强得多,毕竟刘铭和秦池是想用赝品骗徐阳的,结果他们没有看出来是真的,却被徐阳看出来。

    刘铭年龄这么大了,徐阳却年级轻轻,可想而知他们之间的天赋差距了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知识见得多了,就能分的真假了......”

    徐阳有些无奈,实际上徐阳确实是说的真话,生长在超级豪门之中,古玩字画从小就接触,虽然没有特地的去学习鉴定古玩,可是他见过的古玩,尤其是顶尖古玩,可比那位刘铭大师多得多多的多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特地的去辨别真假,可是真的见多了的话,见到假的自然也能瞬间看出来和真品的差异。

    秦池带着看的前面几个,徐阳一眼便看出来,和他在家里看的这些明显不同,而到了那款元代青花瓷瓶后,他却无法看出来和他们家的真品,有任何的区别。

    当即就愿意试试,如果是假的,亏了五百万,对于徐阳来说,算不得什么,可是如果是真的话,那赚得,可是几千万了。

    结果说明,徐阳的眼光是正确的,他赌对了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买一卖,就赚取了8000万!

    这些钱可比公司这段时间赚得钱,都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至于刘铭作为大师,为什么看不出来是真的,徐阳也能猜出个一二。

    基本上是因为他的经验,害了他,让他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这款东西,必然是秦池随意找了个小摊上买的,在刘铭这种大师的经验中,这类元代青花瓷,能出现的早就出现了,不是在各个富商手中,就是在各个博物馆之中,小摊上卖的,即使再怎么像是真的,那也是假的!

    本想以假乱真,骗徐阳,没成想却把真的当成假的了。

    而归墟的人,认定此款青花瓷是真的,是因为来这边卖时,他们见到徐阳的穿着打扮,第一眼就会把徐阳当成有钱人,更不知道这款元代青花瓷器,是从小摊上买的。

    没有了有色眼镜,他们自然是会公平的对待,真的就是真的,假的就是假的!

    而被轰出去的秦池,愤怒的同时,肠子都快悔青了。

    徐阳卖的元代青花瓷器,可是他在小摊上买的,如果当初多找几个人,而不是找那刘铭的话,说不准!

    他就能大赚八千多万了!

    结果却被徐阳给赚走了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不让他火大!后悔!

    而且这些钱,可比他的全部身家都高啊!

    他虽然是个总裁,有些优美的一些股份,可毕竟是个打工仔,年薪只不过是千万而已.....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他刚才说要借给徐阳钱什么的,还给了陈慧芳一百万,其实都不是他的钱,是因为他得到了,他背后的大老板的允许,让他花钱公司的钱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站在总裁位置上,仅仅两年,过去一直都是年薪几十万,他现在所有的资产,也只不过是一千多万!

    结果现在,八千多万,明明到自己手里了,却飞走了.....

    秦池要抓狂,想要杀死刘铭的心都有了,但是他还算是保持清醒,毕竟徐阳还给了刚才那摊位五百万。

    把钱要过来,他至少也算是赚了五百万啊!

    紧接着,他也顾不得等徐阳了,立刻带着人去找那摊位老板,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他刚刚到那里,才发现那摊位老板收了钱之后,卷铺盖早跑路了。

    “都给老子去死!!!”

    秦池大声吼着,发泄着他心中的怒火和悔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