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,无论他再怎么吼,这些钱都追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越想秦池就越是恼火,越是后悔,想杀死刘铭那所谓大师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把刘铭那老东西,给老子找到!找不到他,你们都给老子滚出优美集团!”秦池命令道,他清楚的记得,当时是他亲手挑选了那款元代青花瓷器,是刘铭非得说是假的!

    想起来秦池就恨得咬牙切齿,但相比摊位跑路,以及被刘铭坑死了,徐阳只用了五百万,就赚了8000万,更是让他恼火异常!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这8000万,本来可是属于他的!!!

    “兴晟,接下来拍卖会的事情,你再给老子好好的检查,不能有一丝的纰漏,我必须要把刚才的损失全部拿回来!”秦池问道。

    “总裁,拍卖会的事情.....”兴晟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拍卖会怎么了?”秦池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总裁,我觉得咱们拍卖会的计划,还是不要实施了,以徐阳刚才的表现来看,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棒槌啊,只是装着明白装糊涂,并且他能一眼看出来那元代青花瓷器是真品,可以看出来,他对古玩字画,非常的懂行,咱们在拍卖会上的计划,真的无法行得通了。”兴晟硬着头皮回道。

    “放你的屁!徐阳那么年轻,这么可能对古玩那么懂行?你当我是傻子吗?我看他就是个贪便宜的棒槌,运气好而已!”秦池直接甩给了兴晟一个大嘴巴:“老子无语了,你怎么老是觉得他有本事?再给老子说这种话,你就给老子滚出优美集团!”

    他正在恼火中,最受不了的就是,自己的人说自己的敌人,厉害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兴晟挨了一巴掌,也不敢再多说一句了,只能捂着脸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秦池冷哼了一声:“还站着做什么,再给给老子准备准备拍卖会的事,这次老子如果不能把损失得回来,你也给老子滚出优美集团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猛踹了兴晟一脚后,便又回到了归墟店铺的外面。

    此刻的徐阳,签好了合同,正准备从店中走出,伍德却是快步上前,叫住了徐阳:“徐小友,且慢!”

    “伍大师,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徐阳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的员工告诉我,徐小友这元代青花瓷是从地摊上花了五百万买回来的,如果是我的话,绝对不会这么干,由此可见,徐小友不仅胆识过人,还技艺高超,听着你的口音也有些盛京的味道,向来也是盛京之人吧,请问你师承盛京的哪位大师?”伍德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问这个....”徐阳还以为他们又觉得是赝品,来找自己麻烦呢。

    只是他问的问题,让徐阳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,因为他也算是看出来了,只要不是带着有色眼镜的人,都会觉得他技艺高超,在古玩上很有造诣,必然是师从大家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他却从未拜过什么大家!

    如果实话实说,对方估计会觉得徐阳,有意欺骗他们,甚至会惹怒对方。

    伍德此人没有架子,为人还很公正,徐阳并不想与他交恶,徐阳想了想,也只能故作神秘的说:“家师为人低调,从我学成那天起,就告诫我,不能往外说他的名字,师命难违,我也无法告诉伍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他!!!”

    徐阳话音未落,伍德双眉一挑,似乎想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随即,他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,刚才和徐阳谈话,还以为长辈自居的伍德,笑容里竟然多了份恭敬:“小徐先生,一个月后,在隔壁的海城,将会古玩交流会,我诚心的邀请您能和我一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的话,我会去的。”徐阳心里虽然很好奇,伍德想到的人到底是谁,但却忍住没有去问,当然了,他也没有想去否认,因为这样的话,他也就不用再去虚构哪个人来搪塞他了。

    “小徐先生,难道您对海城古玩交流会,不了解吗?。”伍德看的出来,徐阳对此似乎不怎么在意,立刻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不知道这件事。”徐阳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看来您年纪轻轻,在古玩上就有如此的造诣,不仅自身天赋高超,还因为您不问世事,把心思都放在了古玩研究上,至于您竟然都不知道,海城古玩交流会都不知道,伍德真是佩服,佩服!”伍德摇头忍不住的赞叹起来。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徐阳有些傻眼,这伍德自我联想能力,可不是一般的强,听着他这么一说,徐阳也对那海城古玩交流会有了兴趣:“难道海城古玩交流会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嗯,不仅不一样,而且很不一样!海城现在虽然已经没落,经济水平远不如发达的江城,但在我华国历史上,也算是一座非常有名的古城,而且因为古代是海港城市,对外交流的比较多,不仅有着我国的古玩,国外的古玩,也非常的多,起初因为他们古玩多,所以很多人都会跑到那边去交易古玩,久而久之,形成了一定的规模,到了现在每五年举办一次的海城古玩交流会,全国的古玩商人,以及想要出手的卖家,都会涌向海城,规模之大,在全国范围内,都可以排进前三,由于宝贝众多,捡漏之时,时有发生,对于咱们这种精通古玩之人,绝对是一个赚钱的极好机会!”伍德满脸向往的解释说。

    “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说,到时候我就跟着伍大师,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过去,徐阳可能不会费劲去捡漏,有些大师,经验技艺都无比的超群,但一生之中却鲜有捡漏,主要原因是捡漏不仅是靠着经验技术,最重要的还是运气。

    今天他运气爆棚,捡漏赚了八千万,如果运气不好,他跑断腿,也不可能再次捡漏。

    但如此规模的古玩交流会,古玩众多,捡漏的几率,比其他地方多的多。

    只要能快速辨别真假,加上一些运气,捡漏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。

    如果能捡漏再赚上一大笔,家族的评分,应该也会上升,非常值得自己去试一试的。

    “好好,小徐先生,那太感谢您了,我给你保证这次古玩交流会,保证您不虚此行的。”伍德大喜不已,拍着自己的胸膛保证道。

    徐阳表示相信的点了点后,二人便交换了联系方式,徐阳这才走出了归墟店铺。

    “伍大师,咱们此行邀请的人,最差的都是二级鉴定师,我观察此人对于古玩界并不是很了解,绝不是考级的鉴定师,徐阳此人太过年轻了,我觉得并不靠谱....”归墟的老板,陈华明眉头紧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陈老板,考级这玩意能有多大用处?最重要的还是实践能力,就凭借他能捡漏到元代青花瓷,足以说明他的能力不比二级鉴定师差,并且你知道他的*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伍德似乎不敢声张,看了看周围的人,小声耳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,是他,那就没问题了,绝对没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伍德所说的人名,陈华明吓了一跳后,眼神里也充满了恭敬之色,对于徐阳也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,徐董啊,一买一卖,就赚到了8000万,可喜可贺啊!”徐阳前脚刚出去,秦池就满脸笑容恭喜起来。

    徐阳多少有些佩服秦池,他自己想要造假骗人,结果人没骗他,却发现自己准备的赝品价值8500万!

    遇到这事,还能过来和徐阳满脸笑容的说话,不得不说,他是够能忍的。

    不过,徐阳也知道,他现在还笑眯眯的和他说话,没有撕破脸皮,唯一的目的,可不是给徐阳说他多么能忍,而是想接下来继续坑徐阳。

    或者是想,找回他的损失。

    这也让徐阳心里多了些期待感,秦池到底怎么对付自己,怎么坑自己?到底怎么才能弥补他的损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