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,怎么可能!!胡说什么!不可能,不可能!”

    秦池一下子就跳了起来!

    上一次他挑选的元代青花瓷,被徐阳捡了漏,赚了8000万,这一款如果再被徐阳捡漏,赚一大笔的话,他的小心脏会承受不住的!

    他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出现!

    “确实是唐三彩,啧啧啧,竟然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,器中器?”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“这釉质,这造型,太稀有了,价格肯定会卖的极高!”

    只是秦池再怎么不相信,再怎么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,他的声音也被淹没在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鉴定师,都一致的认为,被徐阳砸出来的唐三彩为真品!

    此番认定,在附近引起来了轰动效应,各个鉴定师开始打电话叫人,各个都想趁着热乎劲,把这款唐三彩花重金拿下,否则过了这个村,可就没了这个店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不断的有人涌入拍卖大厅!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真的啊?”苏雨真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实际上,我也只是赌一赌而已,没想到赌对了。”

    徐阳之所以知道,器中器的存在,是因为他当年在家族时,曾经有人给他父亲送过这么一个东西,表面上是赝品,内部却是真品!

    这样做的目的,是因为当年侵略者,侵犯我华国,为了保护文物不受损害,要么进行伪造,以假乱真,骗过侵略者,要么就将真品,藏进赝品之中。

    为了将来能更好的辨认,制作者,会在赝品上面,留下记号,以免未来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徐阳看了几眼后,就发现这款赝品之上,有和当初家中的那款一样的记号。

    他就决定试一试!

    如果失算了,那也就是亏了1001万,可是相比之前赚得8000万,并不算是亏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赌对了,获利至少是成本的十倍!

    他完全可以去赌一把!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赌对了。

    至于当他砸出来真品后,他自己也有些懵b,他没有想到,自己的运气会那么好,或者说,没有想到,秦池的运气会那么好。

    秦池随随便便一挑,就捡漏到了,元代青花瓷,和唐三彩!

    这捡漏的成功率,可谓是恐怖如斯,比一些所谓大师,得强出一个银河系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秦池不识货,满脑子的想要坑他,结果还便宜了他!

    这应征了那句话,害人之心不可有!

    这边说着,来到拍卖场的买主,也越拉越多,开始喊价起来。

    “2000万!”

    “3000万!”

    “6000万!”

    “老子出一个亿,谁都别给老子抢!”

    “一亿一千万!”

    价格轻轻松松,被喊到了一亿多的天价,可见唐三彩的价值之高。

    此刻,拍卖场的人,都懵b了,这不是秦池自己,花了几十块钱买的赝品,怎么被徐阳砸了几下,摇身一变,就成为了真品了?

    器中器,到底是什么玩意?

    疑惑懵b的同时,拍卖场的人,后悔的都快*了,如果他们早一点发现这个秘密,能赚一亿多的,就是他们啊!

    “秦总,这是你故意的吧?你真想给他表达诚意啊?”主持人走下来,极为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我......”

    秦池一口气,差点没过来,他现在的心情,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之前的八千万,现在的一亿多,加一起都快两个亿了

    本想坑徐阳一把,结果呢,把自己给坑了,还白白送给了徐阳两个亿!

    如果这些钱,都落在他的兜里,他的一生都将彻底改变,再也不用给人打工,再也不用在商界里和别人勾心斗争,再也不用看他老板的脸色。

    两个亿,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此生无忧了!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,都让自己白白送给了徐阳,送给了这么一个,让自己极为瞧不起的蠢货,棒槌!

    更让他受不了的是,徐阳似乎对古玩,真的很懂行,不然的话,他怎么能知道,这是器中器,怎么知道用锤子把赝品砸开,里面有真品呢?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徐阳不是蠢货,棒槌,早就看穿了他玩的把戏,他秦池才是棒槌!!

    向来自负的他,从来都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明明是他想坑人,结果,他却将这一切,都怪罪到了徐阳的身上!

    甚至觉得,自己被徐阳给给耍了!

    他必须要让徐阳,付出代价!!!

    想再赚一个多亿没门!!!

    秦池冷哼了一声,就一步跳到了台上。

    “徐阳,这玩意是我的,你没有资格拿去卖!”秦池冷冷的说道:“现在把东西交给我,否则对你不气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拍了拍手,十几个人,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,将徐阳和苏雨真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看样子,是想明抢了。

    大众庭广的明抢,台下的人,看着那叫一个眼热啊,不仅没有想去阻止的意思,反而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也去抢一抢?

    一旦抢走了,那可以直接赚一亿多啊!

    一时间,人心浮动,多人都跃跃欲试,把徐阳当成了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都想抢自己的东西,徐阳没有丝毫的慌乱,甚至都没有太过放在心上,他没有搭理秦池,而是搂住了身边的苏雨真:“不要怕,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十分有力量,有些环慌乱的苏雨真,瞬间心里就踏实了起来,紧紧的靠在了徐阳的怀抱之中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徐阳到底有没有办法应对,但是危险时刻,自己心爱的男人,能把自己保护在怀中,即使再怎么危险,她心里都会有满满的幸福之感。

    再怎么危险,她也不怕了。

    面对台下蠢蠢欲动的人,秦池嘴角露出来一抹不屑,冲着他们吼了起来:“台上的宝贝,本身就是我秦池的,在座的谁如果敢上来抢的话,那就是和我秦池作对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莫要因为这点利益,就冲昏了头脑,你们应该都知道,我背后的人是谁!想想因此得罪他的后果,会是什么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台下瞬间安静了起来!

    似乎他们都十分的惧怕,秦池身后的人,即使面对一亿多的惑,他们也都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秦池不屑的冷哼了一声,便看向了徐阳:“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可真能装,这里是我的地盘,还给你的女人说有你在,不要怕!

    简直是呵呵了,告诉你,今天你无论如何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!

    老子也不为难你,之前的青花瓷和现在的唐三彩,都是我买的。

    你只要把之前卖的钱和现在的唐三彩老老实实的交出来,我就放你们离开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不仅一顿暴打免不了,东西到最后还会被我抢过来!

    是自己配合,还是让我使用暴力手段,自己选吧,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!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就你凭你,就可以抢我的东西了?”徐阳轻笑了起来,眼神里再次出现了藐视。

    “呸,你这个*丝,还真能装,你们现在满打满算就两个人,我们身后可是有几十个人!”吴佩玲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,我这里就两个人了?”徐阳嘴角上扬,露出一抹弧度:“都出来了吧!”

    “谁都出来吧?你装什么装?哪有人出来?”秦池和吴佩玲异口同声的不屑的问道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两个话音未落,突然之间!

    拍卖会的大门前,就出现了三十几个,带着墨镜,行动整齐划一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拍卖场内,也有几十个人,脱掉了外衣,穿着黑色西装,走到了台前!

    一前一后,加一起超过了70人!

    人数远超,秦池的人。

    领头的正是,前几天刚刚主动,向徐阳投诚的冷艳美女,杨娅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