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的!”

    接听到秦池的电话,林清雅一阵激动。

    自从她成为优美集团的,业务总监后,就只是在熟悉公司而已,重要的工作,却没有给她做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更是安排她在,滨海庄园内的一处房间等待着,秦池说会让她认识一些大人物。

    可是她等到了半夜十二点,秦池都没有叫她过去。

    后来实在忍不住,下楼去问了问,才知道晚宴和慈善拍卖会,早就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只有不被重视的人,才会有这种待遇。

    猛烈的失落感,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胸口像是沉落大海一般,对于一直要强,又想快速证明自己能力,做好事业的她来说,真的很难过。

    一夜几乎都没怎么睡好。

    她甚至都开始怀疑,秦池签约她,到底是不是因为看重她的能力,还是令所有图啊?

    然而,今天早上的这一则电话,让她打消了疑虑。

    之前不让她做参与重要的事情,应该是因为她对于公司还不够熟,昨天没有喊她应该是秦池疏忽了,毕竟像是秦池这种大人物,应酬很多,大概是喝醉了。

    这样安慰着自己,林清雅心里好多了,俏脸之上,再次浮现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妈,我去上班了,早饭就不吃了。”林清雅快速穿上了衣服,她想快一点,让秦池看到她的努力。

    “乖女儿,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啊?”陈慧芳很是期待的问。

    “秦总说,今天要交给我一个重要的工作,我的春天估计马上就来了。”林清雅言语之中也是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,乖女儿,你一定可以的!”陈慧芳给林清雅做了个加油的手势,直到林清雅离开后,陈慧芳才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早就看穿,秦池把戏的她,自然知道所谓的重要的工作是什么,那当然是对付徐阳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,徐阳那被对付,陈慧芳就高兴的不行,连早饭都多啃了几个馒头。

    九点整,林清雅就出现在了,秦池的办公室门口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秦池一抬头,看到林清雅来了,心里立刻就涌起了一股强烈的玉望。

    昨天他吃了大亏,就更想睡徐阳在乎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太想在徐阳的面前,狠狠的搞她们了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这样他才能有报复的感!

    收起自己的念,秦池便热情的站了起来,主动上前说:“原来是林总监来了,快进快进!””

    随后,便邀请林清雅坐在了沙发上,还亲自给她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被总裁这样礼遇,林清雅心里高兴坏了,越是这样,越是说明,秦池看重她啊!

    “多谢秦总,多谢秦总。”林清雅忙是激动的诚谢。

    秦池扫了一眼,林清雅那鼓荡有型的*后,便笑眯眯的说:“这次呢,我把你叫过来,是要你去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此任务几乎关乎着我们优美集团未来的发展!””

    “多谢秦总的看重!”

    林清雅激动坏了,忙是站起来,给秦池鞠了一躬,士为知己者死,秦池那么看重自己,林清雅暗暗发誓,一定要为秦池做好工作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需要谢我,我也是看重你的能力嘛。”秦池笑了笑说。

    “那秦总,要给我安排什么事情呢?”林清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你只需要配合我把他们搞垮一个人就行了。”秦池回道。

    “搞垮谁?”林清雅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你很熟悉的,我相信你可以轻松完成。”秦池脸上露出来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很熟悉?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你的前夫徐阳!我要你配合我把他的公司,彻底搞垮!”秦池笑眯眯的说着,仿佛是在讲一个无足轻重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“什么!徐阳!”

    林清雅整个人都呆住了,愣了很久,她才拼命摇着头说:“不,不,绝对不行,我不能帮你们去搞垮他,我之前已经答应了沈年,不能再和他有任何的接触,否则沈年会绕不了我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沈年算个几把,有我在,沈年不敢动你的,你放心!”秦池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,即使你不怕沈年,也搞垮不了徐阳,你不知道吗?沈年其实只不过是徐阳小弟!黄德铭的死,和他有着莫大的关系,我劝秦总,还是不要和徐阳为敌!”林清雅再次拼命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看你也被徐阳那废物,蒙在鼓里吧,告诉你徐阳只不过是沈年,故意制造出来的所谓大人物罢了,目的就是为了忽悠江城其他的势力,让别人都以为他有一个大人物做靠山,黄德铭的死,和徐阳有个屁关系,那是沈年和黄德铭的二把手杨娅姿联合起来做的!”秦池不屑的说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他去找到了他的背后靠山,把昨晚的事情,说了一遍,他本以为他的靠山,会忌惮杨娅姿,会拿他问罪,可是他给的信号却是,杨娅姿根本算不得什么!

    想尽一切办法,要把苏氏集团搞垮!

    出了任何事情,他来担着!

    有着靠山的许诺,秦池就没有了任何顾忌,整个人也都重充满了自信!

    所以他才一大早,就给林清雅打了电话,准备启动林清雅这颗棋子!

    “不,不,不,事情和你的想的,真的不一样,徐阳绝对不是废物!”林清雅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徐阳不是废物,那我请问林清雅女士,那你和你妈,为什么逼着他离婚?”秦池嘲讽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林清雅说不出来话了,她根本没有脸,给任何人讲,到底是什么!

    她只能咬着牙说:“秦总,这件事情我不能和你一起做,我现在就辞职!”

    林清雅自从得知,徐阳对她所做的那些,她心里已经觉得很对不起徐阳了,让她去搞垮徐阳,她一点也不想!

    她宁愿不在这里工作,也不愿意去!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不做就不做?那你把赔偿金拿来,我这就让你离开!”秦池脸色一沉,拿着计算器算了起来:“你的年薪是税后800万,税前的话,高收入扣税很严重的,至少是1500万,按照当初我们制定的合同规则来说,任期一年,一旦辞职,要赔偿公司十倍年薪,做的事情必须有利于本公司的利益,否则也要赔偿公司十倍年薪,为了一己私心,去做有害于公司利益的,也要赔偿十倍!你现在不愿意做,就是违背公司的利益,你必须得赔偿十倍的年薪,1500万的乘以十的话,那就是1.5亿,再加上你现在要辞职,还得再赔付我1.5亿,也就是说,你得陪我3亿!!!”手机端../

    “你,你算计我!!!”

    林清雅站了起来,大怒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算计你,那又怎么样?你以为你算哪根葱啊?你如果不是徐阳曾经爱过的人,老子会花那么高的年薪,请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?”秦池讥讽的看着林清雅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......”

    林清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腿一软,一*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秦池,邀请她,是看重了她的能力!

    事实呢?

    竟然早就把她当做,对付徐阳的工具了!

    这严重打击了她的自信,她的自尊!

    “别给老子,你你你我我我的,老子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,如果明天早上你给我的回复是不愿意,那你就等着家破人亡,负债度日吧!”

    说完,秦池抬手“啪”的一声,就扇了林清雅一个巴掌!

    “你怎么打人!”

    林清雅疼的立刻就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刚才在我面前,你还敢说徐阳牛b?老子打死你!”

    林清雅一开始不愿意,是他早就预料到的,并不会激怒他,但是林清雅一上来,就说徐阳是大人物不能惹,他就极为恼火!

    必须要给林清雅一个教训,让她知道知道,谁才是牛人物!

    秦池脸上多了份疯狂,拽着林清雅的头发,猛地一拉,林清雅就从沙发上跌落,趴在了地上!

    紧接着,秦池就像是野兽一般,冲着林清雅狠狠的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无论林清雅这么哀嚎,哭泣!

    他都没有停止的意思,反而越是听林清雅的哀嚎声,他反而越是兴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