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嘻嘻,徐董真好,今天晚上谁敢对图纸有歪念想,我要打扁他们!”艾舒终归年龄还是小,狂傲的性格,天才的智慧,依旧是压制不住,她像是孩子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对,打扁他们。”林清雅做了个加油的姿势。

    对此,徐阳故意奉承了两句后,看着墙上的挂钟,已经到了下班的点,三人便一起离开了去吃了晚饭。

    虽然对明天的招标信息十足,但是徐阳也看的出来苏雨真的紧张,为了缓解她的紧张情绪,徐阳带着她们两个人,在外面几乎玩到了凌晨一点,才把林清雅和艾舒,送回了家。

    等看着她们两人进了房间,徐阳一吹口哨,沈年便带着数十人,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把房子周围团团围住,禁止任何非苏家的人进入。”徐阳命令道!

    这件事对于苏雨真极为重要,对于他来说,也是极为重要!

    一旦完成,苏氏集团的发展,将是一片光明,他那可怜的35分的家族评分,自然会上升。

    所以!

    他不容许,任何人将图纸偷走!

    为了明天,给苏雨真最好的座驾,徐阳便将他那辆劳斯莱斯和司机,都留在了苏雨真家的外面,明天能第一时间,接走苏雨真。

    随着沈年的人,将周围团团围住,徐阳坐上了沈年的专属座驾,江88888牌照的宾利慕尚才选择了离开。

    徐阳的到来,让沈年的*叶美,异常的紧张和激动。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她知道眼前的男人,是沈年的恩人,是寄予沈年一切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才是真正的大佬。

    地位远远高于江城任何人。

    徐阳的一举一动,都牵动着她的心,太想趁着这个机会,能和徐阳建立关系了。

    沈年自然看的出来,叶美心中的悸动,他并不觉得意外,任何女人在知道徐阳的身份,都会控制不住的。

    叶美虽然是他的女人,但是如果徐阳能看上眼的话,他会毫不犹豫的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只可惜,徐阳坐在车内,根本就没有看叶美一眼。

    诚然,叶美确实很美,是江城有名的交际花。

    但是徐阳心中只有苏雨真,再怎么美,怎么*,他都不会动心,倒不如透过车窗看外面的风景。

    只是他看着看着,却是发现了非同寻常的情况,一辆本田奥德赛,一直在他们车后面,游走着。

    徐阳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怎么了?”沈年察觉到了徐阳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后面。”徐阳指了指后面的车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人敢跟踪我们!”混迹江湖多年的沈年,往后看了几眼,就确定了后面的车是跟踪他们的,随即他便担心的问:“少爷,他们不会是,您家族的敌人派过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,目前我家族势力处于上升期,国内的一些敌人,都不敢与其争锋,选择了蛰伏,不会派人来跟踪我的,这样做只能惹怒我们家族,得不偿失的,另外后面的车辆,你不觉得跟踪技巧太差了吗?和我家族的敌人,各个都是富可敌国,即使请人过来跟踪,也会请一些真正的高手,可不会后面一车的蠢蛋!”徐阳摇了摇头说:“他们应该是优美集团派过来的人,想打设计图纸的注意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优美集团,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,要不要我现在就去他们解决掉?”沈年不屑冷笑起来,别说现在有徐阳在,就是以他现在莫让商会白银会员的身份,他想怎么对付优美集团,就这么对付优美集团!

    “先带着他们转转,看看到底有多少车辆跟踪,再动手。”徐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沈年立刻便命令司机,朝着没人的地方开去,随即命令他的小弟,跟上来一部分,随时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安排好了一切后,沈年脑袋上写满了问号,踌躇了很久,他才忍不住问了出来:“少爷,我不明白,您为什么对优美集团那么慈祥?那伙人可不止一次的和您作对了,您只要一句话,他们优美集团,就会彻底完蛋,为什么容忍让这些跳梁小丑,骚扰您呢?”

    “为了家族评分而已,我可以随意的使用家族力量来摆平这些事情,可是过多的使用,或者是随意的使用,只能降低家族对我的评分,只有像是黄德铭那样,或者是出现更为强大的敌人时,我才能使用家族给我的力量,如果优美集团这种宵小,我还要去像是解决黄德铭那般解决的话,只能降低我的家族评分。”

    徐阳也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,当场就把家族评分的事情,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沈年听完之后,也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,同时也第一次感觉到,大家族就是大家族,果真与众不同!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再让族中人员,享受无比尊崇生活的同时,还能限制他们使用家族力量,更能利用这种限制,培养家族的年轻人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边说着,车子已经进入了一处没人的公园之中,而后面的那辆本田奥德赛,以及是跟踪着,徐阳再也没有犹豫,立刻就让沈年的人动了手。

    沈年让司机停下来,三人走到了公园的一处亭子之中,欣赏着公园中心的荷花塘,没多久,沈年的人就压着七八个人,来到了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些人脸上,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,显然已经被沈年的人狠狠教育过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们是不是优美集团派过来,偷图纸的?”徐阳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啊,我们只是被命令跟踪你们,并没有说偷图纸啊!”几人都是一阵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“不老实是吧?给我打!”

    沈年极为憎恨这些敢对付徐阳的人,心里根本压不住火,立刻就带着人,亲手开始暴打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顿暴打之后,几人都被打得哭爹喊娘的,却依旧没有人,承认是优美集团派过来偷图纸的。

    为了让他们开口,沈年一直用各种办法,审讯了他们到了,早上六点!

    得到的答案,依旧是没有改变!

    “我,这些人怎么那么衷心,被打成这样,还不把优美集团卖了?”沈年扭了扭脖子,十分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!”

    徐阳眉头皱了起来,从这些人出现,他心里就觉得有些奇怪,现在审讯暴打了几个小时,都不愿意说是优美派过来偷图纸的。

    他可不相信,这些人会那么的衷心!

    他之所以一直问他们是不是优美集团派过来的,主要目的,就是想要留下证据。

    他们派着人来偷图纸,一旦报警石锤的话,优美集团的声誉,自然大打折扣,市场份额会进一步下降。

    这对于苏氏集团来说,绝对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不同了,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,立刻就给杨娅姿打了电话,让她过来一趟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刚刚六点,杨娅姿接到电话,也不敢怠慢,忙是敢来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们到底是不是来派过来偷图纸的?”杨娅姿来到这边,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优美集团,只是派我们来跟踪的,没有说偷图纸的事啊?”那些人回答依旧是如此。

    能透过人的话语判断,是真是假的杨娅姿,观察了一番,得出了答案:“他们没有说谎,他们确实只是来跟踪的,甚至都不知道图纸是什么!”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不知道,是因为吴佩玲和兴晟,老老实实的按照林清雅的安排进行的,再没有得到秦池的通知之前,他们并没有告诉雇佣的人,关于偷图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好!难道是声东击西?”

    徐阳心底一沉,瞬间就察觉到了,优美这次的目的了!

    “沈年,问问你的手下,苏雨真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沈年也察觉到事情的不正常,立刻就联系了他的人,得到了回复,让沈年松了口气“少爷,我的人一直都在外面守着的,除了苏家的人,没有一个人进去,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也没有任何出来!看来优美集团的人,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们偷图纸的事情,并不是声东击西。”

    徐阳眼神一咪,沈年说的在理,可是他心里依旧觉得不对劲,为了让自己安心,他带着沈年,立刻就赶到了苏雨真的家门口。

    快速看了看今天晚上的外部监控,确实没有一个人进去,也没有人出来,徐阳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想着今天对于苏雨真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一天,体力非常重要,就没有去吵醒她,想让她再多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眼瞧着快八点了,一整个苏家,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!

    没有人起床,也没有人出来!

    苏雨真一家人都是工作狂,徐阳非常的清楚,他们一般都是早早的起来了,怎么到了八点还没有动静?

    不祥的预感,涌上了心头,徐阳,坐不住了,立刻命令众人:“都跟我进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