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出现,徐阳便给杨琛打了电话:“给我找几个训练有素,即战能力强的女保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尊敬的钻石会员,这个要求并不困难,只是需要两天的时间,我才能完成调配。”杨琛回道。

    “两天,也行吧!”

    徐阳虽然有些不满意,但是两天的时间也不算是短,他只要这几天一直陪在苏雨真身板就行了。

    接到辉碧源通知的秦池,此刻怒火上升,冲着电话里大骂了起来:“什么?沈年是莫苒商会的白银会员,你再开什么玩笑?你们赢知道,我们身后的人是谁?你们如果还想在江城混的话,就按照下午投标的结果进行,否则的话,我会让你们体会到,得罪一个真正的莫苒商会会员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秦总,对方真的是莫苒商会的白银会员,我们辉碧源可真的惹不起啊。”电话里充满了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绝对搞错了,你知道莫苒商会的白银会员意味着什么吗?意味着他会是江城的顶级大佬,区区一个沈年,怎么可能是的!”秦池根本不相信,他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,但是也知道,进入莫苒商会会多么的困难,之前沈年,还不是什么莫苒商会的会员,此刻却突然成为莫苒商会的白银会员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!

    “那也许是我搞错了,可能不是白银会员,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沈年就是莫苒商会的会员。”电话里犹豫了起来,他也在怀疑,到底是不是自己记错了,对方不是白银会员,而是普通的会员。

    “呵呵,即使他是会员,那又如何,你知道我背后的人是谁吗?他也是莫苒商会的会员,并且还是青铜会员,我再次也可以清楚的告诉你,整个江城,也只不过有五个白银会员,除了那三位尽人皆知的大人物外,其余另外就是白鸣少,另外一位!则是居住在龙虎山的,龙爷!而他,就是我身后那位的把兄弟!你自己掂量掂量,你招惹我们优美集团的后果!你是江城本地人,应该知道龙虎山的龙爷是怎么对付敌人的了。”秦池再次威胁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把电话那头的,辉碧源经理,都快给吓尿了,他做梦都想不到,一个普普通通的招标,怎么会招惹这么多大人物出来?

    电话那头,暂时失声了一段时间,他才回复了秦池:“秦总,你们两边都是大人物,我都得罪不起,我只能做到再给贵公司,一天的时间,如果你们能拿出来比苏氏集团好的图纸的话,这标的自然还是属于你们优美集团的....如果不如的话,也饶恕在下按照规章办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不把我们龙爷放在眼里..喂喂喂,敢挂我电话!”

    秦池暴跳如雷,直接就把手机给砸了,刚才他还以为自己赢了徐阳,赢了沈年,没成想高兴了,还没几个小时,就被苏氏集团给解决了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这些,他也算是能承受,可是刚才他已经给他身后的靠山,说了喜讯了,以他的性格,如果知道,事情有了翻转,他也没有好果子吃!

    至于一天之内,设计出来比苏氏集团好的图纸,那根本不可能,甚至可以说是白日做梦,他唯一的希望,寄托于林清雅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只有她,能帮助自己!

    他立刻用公司的座机,就给林清雅打了电话,将刚才发生的事情,叙述了一遍,之后便态度极好的问:“林总监,不,清雅能再去把图纸偷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林清雅的回复非常的简短,毫无商量的理由,立马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,敢挂我电话!!!”秦池更为恼怒!

    可是呢?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除了恼怒,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,只能接受,这鸡飞蛋打的结果!

    “真是废物中的废物!”

    得到消息的林清雅,也是十分的恼火,她设计好了这一切,结果呢?

    昨天的努力,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幸亏她昨天,在保险箱里看到了,苏雨真的秘密,否则的话,这种结果,她根本接受不了!

    原本她还在里,兴致盎然的寻找和徐阳长得相似的人,现在却完全没有了兴趣!

    她意识到,想要搞垮苏雨真,靠着秦池这个废物,根本不行!

    她必须要把优美的权利,掌控在她的手里!

    继续让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,废物蠢货,掌控着,她根本就没有希望!

    端着酒杯,沉吟了片刻,一条计策,就浮现在了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随着将红酒一饮而尽后,她便又给秦池的座机打了个电话:“我有一个办法,可以解决徐阳,你来新亭公园,我把方法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林小姐,不,清雅,你真是我的一员福将啊,在电话给我说就是了,为什么非得去说明新亭公园?”秦池迫不及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电话里说不清楚,我必须亲口给你讲清楚才行,你如果不想把事情解决的话,你就不要来。”林清雅语气变得冷冰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马上就去,马上就去!”秦池心里骂着娘,表面上还得顺从林清雅,毕竟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很好的解决,他的后台绝对不会轻饶他,他的总裁位置,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,也只能暂时,受林清雅这娘们的气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秦池立刻清除了,电话之中,所有的来电信息,并且告知他在电信局的同学,将痕迹,也都消除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干,是因为他们优美集团,做过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,为了防止有关部门查到他们,他就养成了这种习惯,虽然这样做,让人生疑,但是他们什么都查不到,也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他心急如焚,做完这些立刻开车,前往了林清雅所说的,新亭公园。

    说是新亭公园,倒不如说是一处还没有修建完成的荒山。

    附近一片漆黑,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,秦池无法理解,林清雅把他约到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脑子有问题吗?

    一阵阵阴风吹来,秦池浑身打着哆嗦,心里又是一阵咒骂,正当他骂的起劲时,眼前出现了一道倩影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把秦池吓了一跳,等看清楚是林清雅时,他终于忍不住了:“林清雅你搞什么鬼?跑到这荒山野地的做什么?在哪里不能见面!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这种地方,如果不愿意的话,你可以走!”林清雅声音依旧冰冷,她也不知道自己何时会喜欢在这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秦池心里暗骂不已,但却无可奈何,只能忍住心中的怒火,点了点说:“好好,那就在这里,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,快点说来听听,这里冷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离我那么近做什么?就不能靠我近一点?”林清雅的声音,忽然之间,变得幽怨起来。首发.. ..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秦池两眼放光起来,这声音怎么听着和那些为了上位,而引他的女人一个样啊?

    他的心思瞬间,就活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林清雅这女人,上次被自己打了之后,就喜欢上了,被他虐的感觉?

    表面上冷冰冰的,实际上她是心里特别渴望被他虐?

    今天晚上约他到这里,不仅是想告诉他解决的办法,还想和他在这荒山野岭里,共度春宵?

    秦池不由的咽了咽口水!

    他可是从见到林清雅的第一面,就开始打林清雅的注意了,做梦都想尝尝她的滋味!

    他哪里还有犹豫,立刻就走了过去,嘴角也露出来了笑:“你想做什么?是不是想和我那个啊?”

    ‘

    “你说呢?我大晚上把你叫到这里,我还能做什么呢?”’林清雅的表情突然变得羞涩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无异于让秦池更加的确定,林清雅到底想做什么!

    他变得更为兴奋起来,哈哈一笑说:“林清雅,我可真没有想到,你可真啊,不过,老子喜欢啊,你告诉老子,你是不是被我打的那一刻,你就爱上了我,喜欢被我虐的感觉了?”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林清雅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伸出手来,做了个勾的动作:“你既然什么都不知道了,那还不快点过来,人家都快急死了,你也知道我和徐阳离婚了,已经很久没有做过那种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阳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秦池恨得咬牙启齿,这更加激发了他的玉望,想着徐阳爱着的女人,竟然那么主动的想和他*,那么他就好好的虐她一番了。

    “清雅,我来了,老子来了!”秦池再也忍受不住了,即使此刻一阵阵阴风传来,痛的他打哆嗦,他也什么都不顾了,他只想狠狠的虐林清雅!

    而当他跑过来之后,林清雅的眼神里,再次出现了,之前对生命的淡漠,而精虫上脑的秦池,哪里还会观察到这些,没几步就跑到了林清雅的面前,接着就像是情的公狗一般,扑向了她!

    然而,等他感觉快要抱到林清雅时,秦池却是发出来了,杀猪一般的惨叫:“啊!!”

    他只感觉,胸膛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,低头一看,一把弹簧刀,不知何时,已经刺入了他的胸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