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是不是搞错了,秦池的死,和徐阳有什么关系?请你们放开他!。”苏雨真和艾舒,瞬间就急了,立刻选择了阻止。

    “请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,否则的话,你们的行为将成为,妨碍公务罪!”蔡立国旁边的一位女干警,语气冰冷的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.....”

    苏雨真一步上前,就挡在了徐阳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是个突*况,就连徐阳都没有意料到,只是这件事本身就和他无关,也没什么好怕的,徐阳给了苏雨真一个放心的眼神:““雨真,我不会有事的,我相信是不会冤枉好人的,到局子里说清楚我就能回来了,在公司里签好合同,等着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”嗯嗯!”

    苏雨真乖巧的点了点头,让开了路线,只是往常徐阳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,带着她去再危险的地方,她都会觉得安心,可是现在她却一点也安心不了。

    “雨真姐,我们先把合同签了吧,徐董肯定没事的。”艾舒也是担心,但是她更想遵从徐阳的嘱咐,把合同签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苏董,艾舒啊.....贵公司出了这档子的事,我看合同还是暂时不签了,等徐董回来后,咱们再签。”

    只是苏雨真还没有说话,辉碧源一方的人,便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咱们之前不都是说好了吗?”艾舒脸色一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合同没签署之前,任何口头的都不算的,另外我也没说不和你们签啊,只是说等徐董回来再签,毕竟如果和一个因为商业斗争而去杀人的公司合作,那会大大影响我们辉碧源的声誉,还请你们见谅,就此别过,等徐董回来,我们再谈!”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说着,辉碧源的一方,便主动离开了,无论艾舒怎么喊,他们都是没有回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雨真姐,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艾舒急的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,就先放一放吧。”苏雨真心里越发的慌乱,相比签约合同,她更加的在意的是徐阳的安危,她立马就给沈年打了电话,向他求救。

    沈年对此,也是勃然大怒,但是他也没本事,从警察那里把人抢过来,也只能等待着警察审讯完毕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徐阳就坐在了,警察局的审讯室的椅子之上。

    “快点交代你的犯罪事实!”

    之前语气冰冷的女警察,变得正义凌然,她猛地一拍桌子,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警官,我又没有犯罪,你这样直接让我交代犯罪事实,是不是有些太过着急了?你不应该先问问我,昨天晚上在哪里,和谁在一起?秦池和我有什么关系吗?难道您都不知道流程吗?”

    徐阳瞧着眼前的,正义凌然的女警察,觉得十分有趣,她的年龄不大,也就20出头,长相还不错,立体的五官,黑直的短发,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形象,说是警花一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只是她个头不高,从押送徐阳到现在,她都是努力,做出来一副,很有气势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是她这身高,和气势,实在是不搭边.....

    旁边的蔡立国,顿时有些头大,短发女干警,名字叫韩高恩,是刚刚分配到他们支队的实习生,哪哪都好,唯一的缺点,就是太想着破案,一有点小动静,就会小题大做。

    大部分时间,还会正义过头。

    他本想不想带着她的,可是由于最近江城海港那里,有些不安宁,派去的警力太多,实在缺人少,他也只能把她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立功心切,审讯流程还没有开始,她就主动的审讯起来,听到被徐阳质问流程,他一再摇头。手机端../

    “我,我,我怎么不知道的,我只是想省去那些流程罢了!”韩高恩轻哼了一声,可是被犯人质问,她明显的是慌了,只能用愤怒来掩饰,她起身再次猛地一拍桌子:“快交代你的犯罪事实!”

    “韩高恩,还是我来吧!”蔡立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一把将她拉了下来,按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蔡队,我.....”韩高恩面色一急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蔡立国不想再给她任何机会,直接对徐阳审讯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阳也十分的配合,他问什么,徐阳就照实回答,反正自己又没有杀人,再怎么样也和他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一番审讯过后,经验丰富的蔡立国,得出一个徐阳,不可能是罪犯的结论,既然如此,他也没有没有必要,再让徐阳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徐阳,谢谢你的配合,这次就麻烦你了,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蔡队,怎么能让他这么快回去,按照线人举报,他近期和秦池之前发生过多次矛盾,他的嫌疑很大。”韩高恩忙是阻止道:“放他出去,再次伤害人民,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蔡立国又是一阵头大,摆了摆手,示意徐阳快点走。

    徐阳也是无语,既然让走了,他也不会多留,只是刚刚出了门,韩高恩就追了出来:“徐阳,你最好老老实实的,如果你敢伤害民众,国家的法律,会制裁你的!”

    徐阳更为无语了,这是哪跟哪?他怎么就伤害民众了?自己长得就这么像是坏人吗?

    这女警察,也忒正义过头了吧?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现在应是下午六点多了,他在这里呆了一天,苏雨真一定担心坏了,他也懒得去搭理韩高恩,快步就向外走,可谁知道韩高恩,在后面来了句:“哼,心虚了吧?”

    徐阳真是无语到了极点......

    出了警局后,沈年,雷豹,杨娅姿纷纷出现在了外面,迎接自己。

    甚至是白鸣,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,也出现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四个人其中三个是莫让商会的会员,还有一个西城教父,阵容可谓是豪华。

    四个人大人物,见到徐阳都显得极为恭敬。

    韩高恩看到这,震惊的小嘴都合不上了,紧接着就像是发现了宝藏一般,拿起手机一阵猛拍,随后就跑进了审讯室中。

    蔡立国见到照片后,更为震惊,也许韩高恩只知道雷豹这种,游走于边缘地带的人物,在场的人,他可都知道,杨娅姿,黄德铭的二把手,现在成为了莫苒商会的黑铁会员,虽然现在她的势力将生意全部变成正规后,不少人脱离了她,依旧是实力强劲,江城少有的女强人。

    沈年!

    一年之内,从一个无所事事的小混混,成为了拥有数亿身家的大富豪。

    白鸣!

    江城市,为数不多的莫苒商会白银会员,在江城地位极高,拥有的产业,几乎遍布江城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雷豹,就更不用说了,是他们江城警察的老熟人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能来接徐阳,就已经让人吃惊了,可是他们竟然还对徐阳如此的恭敬,大有抢着跑过来,拍徐阳马屁的意味。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出来,这得多么高的地位,才能有这待遇?

    “蔡队,我就说吧,他可不是好人,和雷豹那种坏蛋在一起,肯定不是好人!秦池的死,绝对和他有关系。”韩高恩气哼哼的说道。

    蔡立国,又是一阵摇头:“如果真是徐阳做的话,即使徐阳不说话,外面四个人也会想办法,把秦池尸体处理的干干净净,让谁也找不到他的,怎么可能会抛尸野外?而且根据现场探查,那里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。

    完全不符合逻辑的!”

    “那他也肯定不是好人,蔡队,我绝对会给你找到他犯罪的证据的!”韩高恩正义凛然的说道:“我绝对不会抓错一个好人,更不会漏抓一个坏人的!”

    徐阳完全想不到,他被一个正义过头的,女警花给盯上了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