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美儿的问题,让徐阳眉头一挑?

    他之前想着,帮着他处理胡伟,让江城日报道歉的人,不是白鸣,就是雷豹,甚至是莫苒商会在江城的负责人杨琛!

    而且他应该很快,就知道能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可是事后,他才发现,他们几个人是想去去解决呢,可是还没有出手,那件事情就被解决了。

    徐阳十分的意外,完全猜不出来,到底是谁帮的他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他也曾经让沈年去打听打听,结果却是,泥牛入海,调查不到具体是谁。

    这就让徐阳很是感兴趣了,是谁做了好事,还不留名,也不来找他,难不成是现代活雷锋吗?

    金美儿突然这么一问,徐阳意识到,此事应该和她有关,否则两人本来就不认识,怎么可能突然问这种问题?

    并且称呼为他,徐公子,而不像是秦池,薛啸天那般以为他是个废物。

    那她即使不知道徐阳的真实身份,也肯定知道徐阳是个大人物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没有调查清楚,我猜金小姐来到这里,是想告诉我帮我的人是谁吧?”徐阳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果真很聪明,如果您想知道的话,那就请跟我来吧,他在等着您。”金美儿嘴角微微扬起,神态之中,透着恭敬,一点所谓的明星架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,我就跟你去一趟。”徐阳没有过多的思考了,便点头同意了,让金美儿这种明星,跑腿,也足以说明,对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,他越发的好奇,对方到底是谁了。

    然而,即使是如此,徐阳也不确定对方到底是敌是友,就没有让苏雨真跟着,而是命令,请过来的女保镖,护送苏雨真回家。

    杨琛这次帮徐阳,找了四个女保镖,虽然人数不多,但是她们是莫苒商会的精挑细选的,都是特种兵出身,在世界各地执行过多次的任务,实力超群,完全可以保障苏雨真的安全。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一点,是她们都极为忠诚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价格也是极其的高,四个人月薪加一起高达160万。

    但能保障苏雨真的安全,徐阳即使再多花十倍,百倍的价格,他也不会毫不犹豫的刷卡掏钱。

    送走苏雨真后,徐阳便笑了笑说:“金小姐,带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徐公子,就一个人吗?不怕有危险?”金美儿似笑非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听此,徐阳微微一笑,轻轻的拍了拍手,一群黑衣人,便从四面八方的,奔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金小姐,我有了他们,我觉得我应该不用怕什么危险了吧?”

    金美儿目露震惊之色,她似乎没有想到,徐阳身边随时随地,都会有人保护,愣了片刻之后,不知为何,她竟然目露欣喜之色!

    似乎看到有那么多人,暗中保护徐阳,很让她高兴似的。

    忙是说:“当然不用啦,徐公子,果真是势力强大,整个江城也无人可比匹敌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.....”

    她的话,更让徐阳明白,她和那位暗中帮助他的人,应该对他有些了解,否则的话,是不可能说出来这种话的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再去多问,等会儿见到之后,一切都会清楚了。

    金美儿开着一辆,红色的保时捷718,虽然价格不到一百万,但是依旧拉风,绕过城区后,往郊外开了将近半个小时,二人便来到了一处,半山豪宅!

    徐阳刚刚下了车,便看到一个衣着考究,雍容华贵,气质上佳,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的女人。

    年龄大概在四十五岁左右,但由于保养的极好,看着也就是三十多岁。

    相貌和金美儿,也有些相似,二人不是母女,就是姐妹了。

    再看她身后,一群保镖和仆人,便能知道,此人在江城的地位,一定十分的高。

    她应该就是在背后,帮助徐阳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您好,欢迎您的大驾光临。”那女人恭敬的冲着徐阳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多谢邀请,十分感谢你对我的帮助,不知你尊姓大名?”徐阳笑了笑问道。

    即使她不帮,白鸣,雷豹他们也轻轻松松的解决这件事情,没有人会愿意去帮一个陌生人的,他这么做,应该也有着他的目的,可是无论怎么样,他都是帮了。

    徐阳的态度自然好了一些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“徐公子说的哪里话,能帮助您是我三生有幸,我叫金功登。”金功登的语气十分的谦卑。

    “金功登.....”

    徐阳嘴里默念了这个名字一遍,忽然露出奇怪的表情,这人不就是江城日报的背后的老板吗?

    怪不得,她的动作,比白鸣,雷豹都要快的多得多,在他们动手之前,就把事情解决了。

    之前徐阳还以为金功登是个男的,没成想,竟然是个女人???

    只是她为什么要帮自己?

    当时还以为,她和薛啸天是穿一条裤子,徐阳是怎么都没有想到,竟然是她帮的自己。

    话罢,金功登就热情的邀请徐阳进了,她的豪宅之中,一路之上,她都是晚徐阳半步,用来表示,她对徐阳的恭敬。

    进入厅之后,也请徐阳上座。

    徐阳自然也不会气,一*坐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金功登摆了摆手,仆人保镖,统统下去,偌大的厅里,只剩下了徐阳,金美儿和金功登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您尝尝这是我们庄园自己种的茶,用后山的泉水泡制,无比的清香。”

    金美儿在旁边,沏了几杯茶后,便像是女仆一般,半蹲在徐阳的跟前,纤细的双手举起茶杯,目露笑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之前徐阳没有注意,但现在仔细一听,他才发现金美儿的声音,是那么的好听。

    模样,也不得不说,金美儿,确实非常的漂亮,尤其是那股上佳的气质,远超普通的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何时,金美儿的衣领,往下了拉了很多,徐阳一低头,便看到了她胸前的波涛,露了大半。

    徐阳忙是收回眼神,他不想再和她们都圈子了,摆了摆手说:“茶,一会儿再喝,,说吧,你们的目的是什么?为什么帮我,你们又是怎么知道,我的身份?是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金功登和金美儿互看了一眼,似乎没有想到,徐阳会直入主题,这多多少少打乱了,他们之前的计划。

    金功登干笑了一声说:“既然徐公子都说了,我也不藏着掖着了,我首先说说我是怎么知道您的身份,不知您还记得,您从警局里出现后,白鸣,雷豹,沈年,杨娅姿都去接您吗?

    您也知道,我们报社想要活下去,就得到处找素材,很多记者都蹲守在各个分局的门口,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一些新闻,那四位去接您的时候,正好被拍我们这边的记者拍到了,他们对您恭恭敬敬的模样,真是震撼人心啊!

    我猜想您一定是一位大人物,大到整个江城所有人,都无法和您相提并论,第二天在我得知,胡伟那小子竟然联合起来,坑害您,我怕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就立刻逼着胡伟去自首,同时让报纸加更,为您所在的公司,洗清冤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,你帮我只是怕引火烧身?”徐阳轻笑了一声:“我觉得你应该有其他的目的吧?不然的话,你也不会等到现在,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徐公子,不愧是徐公子,真是什么都瞒不住您的火眼金睛,我确实有我自己的目的。”金功登也不打算,藏着掖着了。

    “那*隼戳税桑灰俑胰仆渥樱 毙煅艏负跏チ四托摹

    金功登一介女流之辈,能混到这个层面上,凭借着的,就是她察言观色的本事,自然一眼看出来,徐阳快没了耐心。

    她也明白,这种为了自己目的去救人,不会让徐阳有什么好感,毕竟她不动手,徐阳的人也会轻松解决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她也不敢再绕弯子了,立刻带着恳求的神色说:“徐公子,您也知道做电影明星,歌手,如果没有后台的话,即使实力再怎么强,也无法混下去。

    我在江城是有些地位,可出了江城,谁也不认识我,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希望您能做我女儿的后台,能捧一捧她!当然了,我绝对也不会让您白捧得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看了一眼金美儿。

    金美儿,心领神会,不等徐阳说话,金美儿抬起她那纤细的玉手,把她的拉链,再次往下一拉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的衣裙,便落在了地上,全身不再有了任何的遮挡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