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?他回来了!”

    华紫鸢和金美儿,吓了一跳,一直都没有穿上衣服的金美儿,也忙是穿上了衣服,两个人的表情,都是非常的慌张,甚至从眼神里,可以看到浓浓的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华紫鸢经过短暂的慌张后,便冲着女仆,确认的问道:“阿丽,你确定是他回来了?他不是过一个星期才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他回来了。”阿丽猛地一阵点头:“车刚才已经停下来,现在正往可厅走呢!””

    “妈,这该怎么办?如果被叔叔发现,我们请徐公子过来,他不会饶了我们的。”金美儿着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您能不能跟着美儿去她的房间躲一躲?金扬威一直都禁止我和外人见面,如果被他看到,我和美儿就惨了。”华紫鸢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阳点了点,无论怎么样,眼前的母女两个,也算是自己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了,配合他们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至于她们家庭的矛盾,和徐阳无关,他也不想去参合进去,毕竟他和那金扬威之间,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没有必要去对付他。

    听着外面的脚步声,越来越大,金美儿更为慌张,立刻就拉着徐阳的手,往她的房间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女明星的手,就是与众不同,像是牛奶般,滑嫩无比。

    跑到二楼的卧室内后,金美儿慌忙的就把门给关上了,紧接着她大口大口的喘气起来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大名鼎鼎,在外面风光的女明星,在家里竟然会是这种境遇?

    房间里也没有,想象中的豪华,面积也不是很大,只是普普通通女生的闺房而已,散发着淡淡的专属于女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从这也能看出来,她的家庭地位,确实不怎么高,自己的闺房,还不如外面厅里的厕所好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您请坐。”金美儿小心翼翼的,搬过来一张椅子,紧接着做了个嘘的手势。

    刚刚坐下,外面就听到了,华紫鸢和金扬威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扬威,你怎么回来了,不是说出国玩几天吗?”

    “原本是想去呢,可是再去的路上,我小弟给我看了一个电影,上面就是叔叔和侄女做了那种事情,那叫一个爽啊,所以呢,我这次回来,是想和我的美儿侄女,好好在上交流交流感情,她人呢?”手机端../

    “扬威,你怎么能这样,美儿是你的侄女,你可不能打她的注意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侄女那又怎么了?你还是我嫂子呢?你不一样陪我睡了吗?她当演员,想火,还不就得去陪导演睡?肥水不流外人田,我和她做那种事情,可不就是亲上加亲嘛!”

    “真,真不行,美儿和我一样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母女两个,都是货,没有什么不一样,告诉我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她,她不在家,今晚有个节目,邀请她去录制了,扬威,我求求你,你真的不能这样对待她,我陪你好不好,只要你放过美儿,我愿意陪你做任何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,你一个老女人,老子早就腻歪了,告诉你,老子今天必须要得到美儿,不然的话,老子把你们两个都赶出金家,滚的远远的,你可以装成我哥,我随便找个人也能装成我哥,老子如果不是念及旧情,早就把你们赶出去了,识相的,就告诉你女儿,让她晚上回家,好好陪我!”

    “真不行啊,扬威,求求你了,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啪!啪.....”

    只听见外面响起了,扇耳光的声音,金扬威看来是动手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传来了,金扬威大骂,大吼,以及华紫鸢哭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屋内的金美儿,听到这里已经是泪流满面,她握紧了拳头,想要冲出去,去救她的妈妈,却没有提起勇气,只能蹲在地上,捂着嘴哭泣着。

    忽然间,打骂声忽然停止,只剩下了华紫鸢哭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敢骗我,美儿现在就在家,家里还来了一个野男人!”

    “美儿没有在家,更没有任何野男人,是他在胡说,扬威你不要信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可是我的心腹,就是负责监视你们的,我不信他,难道信你啊?老东西你竟然敢违背我的命令,带男人进来?是不是你们母女俩个激寞了,想玩三人行啊?真是个骨头!

    既然我的好侄女在家,那我就要和她好好交流,上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给老子滚一边去,另外你们几个也带着人上路,我要把那个野男人,打的连他爹妈都不认识!”

    这边命令着,就响起了,走台阶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金美儿面色变得更为恐惧,浑身都发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她对于这个叔叔,充满了恐惧,完全不想和他发生任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我马上就要遭受他的摧残不足惜,我不能连累您,如果被我叔叔看到了,他真的会动手的,您能去下面,躲一躲吗?”金美儿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金美儿的门,就被猛地踹开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伙人,就冲了进来,带头的人,个头矮小,头发谢顶,挺着肚腩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他应该就是金美儿的叔叔,金扬威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侄女,你果真在这里啊,刚才的话,你都听见了吗?既然听到了,今天就好好陪陪叔叔吧,你不是一直都想红吗?陪了叔叔,叔叔就想办法让你红!”金扬威搓了搓手,一脸的笑,随后,他便看向了徐阳:“哪里来的野小子,你们给我上,把他给我打残!”

    “徐公子,快跑,从窗户跳下去!”金美儿拼命了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想跑没门,都给我上!”金扬威冷笑着!“你放心,我不会跑的。”

    徐阳根本就没有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跑你想做什么?”金扬威不屑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做什么,当然是打你!”

    徐阳脸色一狠,一个跳跃,就到达了金扬威的面前,右腿对准了金扬威的库裆,猛地一脚就踹了上去!

    “啊!!!!”

    只听着一声杀猪般的叫声,金扬威就捂着库当,痛苦的倒地。

    现在人去其名,真的变成痿了。

    踢完这些,徐阳没有停下来,直接抽出来一把刀,架在了金扬威的脖子上:“谁敢过来,老子就弄死他!”

    明晃晃的刀,十分锋利,一股股的杀意,从其中涌现出来。

    此刀名为裂魂,是前段时间,徐阳的父亲,寄送给他的,用来防身。

    根据他父亲的说法,此刀是,佣兵界的其中一位兵皇的佩刀,材质极为特殊,锋利无比,削铁如泥,甚至连热兵器,都无法打穿此刀。

    后来由于这位兵皇突然失踪,佩刀几经辗转,被他父亲高价买下。

    由于过去,那位兵皇,征战无数次,此刀也沾满了,无数人的献血。

    此刀一旦出鞘,就会发出阵阵的杀意,令敌人胆寒。

    事实也是如此,此刀一出鞘,整间屋子,似乎气温都降了下去,浓烈的杀意,让在场的人表情都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胆子小一些的人,全身都跟着发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金扬威的手下,没有一个人敢动的了。

    自从这把刀,寄送过来,徐阳还没有*一次,听着他父亲所说的,他还有些不相信,可是事实证明,此刀所释放出来的杀意,比想象中的要强烈的多。

    即使徐阳心中,也是感觉到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金扬威,即使裤裆没有那么疼了,也被吓得全身哆嗦。

    “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!”金扬威立刻开始求饶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比想象的,要怂的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徐阳本身是不想掺和,她们家的事情,虽然和金美儿达成了协议,可谁知她说的是真是假?

    在金扬威出现后,徐阳就认识到,她们所说的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是合作伙伴,徐阳也不会吝啬,帮她解决掉这件事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一点,徐阳虽然不是什么大好人,但也是心怀正义之人,他还真看不得金扬威做的这种有悖伦理的事情。

    金扬威和他之间,更不是什么商业对手,既然他想打残自己,那么徐阳也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用自己的实力,来强压这个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