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答应我三个条件,可以饶你的狗命!”徐阳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说,您说,我都答应,我都答应。”金扬威一副什么都答应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着急,一会儿再给你说!”

    徐阳轻笑了一声,现在这种情况,他答应就见鬼了,心里必然是想着,先过了这一关,骗徐阳放开他,随后再把徐阳狠狠的教训一顿,甚至有条件的话,他会毫不犹豫的将徐阳干掉!

    徐阳当然知道,这样说,根本不起作用,所以他没有立刻说出来,三个条件,而是拿起手机,播出来了一个号码:“杨琛,你让白鸣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白鸣?”

    听到白鸣的名字,金扬威先是一惊,随即脸上就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讥讽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在用着他哥的名声,在江城四处活动,自然也知道白鸣的大名。

    那可是江城最为顶级的大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即使徐阳现在,随时可以要了他的小命,他也是瞧不上徐阳的,还是那句话,他们富人有富人的圈子,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圈子,他可从来都没有见过什么徐阳!

    不知道是从哪里跑出来的,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野小子。

    叫过来的所谓叫白鸣的,应该是哪个不知名街道上的小混混罢了。

    真是无知无畏,完全不知道,那些小混混,和他这种的大佬比起来,连个屁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他金扬威自认为,也是能屈能伸之人,就先忍着,等他那所谓叫白鸣的大人物来了,他假装愿意,随后将他们一网拿下。

    让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野小子,知道知道惹了,他们这种大佬的后果!

    一旁的金美儿,看着眼前的场景,吓得花容失色,即使是看到徐阳将金扬威*在地,可以随时要了他的狗命,长久受到金扬威的威欺压的金美儿,依旧是慌张害怕恐惧,尤其是想到,金扬威这个叔叔,竟然想要强行和她做那种事情,她心底就更加的害怕起来,为了找寻安全感,她只能看向徐阳。

    然而,这么一看,她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起初她见到徐阳时,觉得他只是命好,生在了超级家族之中而已,并没有什么真本事,长相也只能算是一般朝上,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去,却是觉得徐阳充满了魅力,一脚将金扬威*在地,抽出刀的姿势,她觉得帅极了。

    整间屋子,都弥漫着浓烈的杀气后,不知道是因为裂魂原因的她,心里更为震动。

    这得是什么人,才能散发出来,如此强大的杀气。

    现在的女人基本上都喜欢,小鲜肉,长得娘气的男人,她以前也喜欢,觉得那样的才是帅气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?

    她忽然感觉到,徐阳这种霸气侧漏的男人,才能叫帅,其余的又怎么能叫帅?

    并且,还有一股强烈的安全感,在她内心中滋生,不知不觉中,她就靠近了徐阳。

    身子紧紧贴到了徐阳的身上。

    感受到柔软的身子,触碰到自己,徐阳下意识的低头一瞧,才发现金美儿此刻,像是受惊的小女孩一般,紧紧的靠在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金美儿的身体就是个宝藏,身材好,皮肤好就算了,就连皮肤的触感,都是极为的好,甚至可以说是柔软无骨,却又有十分的有弹性。

    说是女人中的极品,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也让徐阳脑海里,忽然浮现了,刚才金美儿光溜溜的在自己眼前的样。

    而被徐阳按在地上,架着脖子的金扬威,一直感受到那强烈的杀意,心里越发的慌张,然而过了一会儿,他却发现那股杀意,减弱了。

    心情瞬间轻松了许多,他仔细看了看,发现徐阳和金美儿,紧紧的靠在一起,似乎走神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可以在自己手下面前,丢人丢尽了,他必须把面子给夺回来了,他咬了咬牙,立刻就要去伸手去夺徐阳手中的刀。

    徐阳反应还算是快,下意识的就快速将手收了回去,可是他这么一收手,金扬威找了个机会,身体一滚,竟然脱离了他的控制,连滚带爬的,跑到了他的手下那里。

    “给我上,狠狠的打!”金扬威立刻命令起来,刚才收的屈辱,他要十倍,二十倍的还回来。

    徐阳心中暗叫不好,但很快也反应了过来,再次举起那把裂魂:“谁敢上,老子就结果了谁!””

    刚刚失去了杀意的裂魂,此刻又是迸发出来了强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甚至比刚才还要强烈!

    吓得金扬威的手下,没有一个敢上前的,就连金扬威也是吓得脸色变得惨白,他见势不妙,也不想在继续对峙,那股杀意让他心里的恐惧越来越强烈,说不准一会儿,都得吓得尿裤子,为了保障自己在手下跟前的面子,他强行冷笑了一声说:“把门给我关起来,要把他困死,饿死!看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说着,金扬威就逃也似的带着人,跑到了房间外面,猛地一把将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到了外面开始叫嚣起来:“小子,你完了,敢踢我的子孙?老子一会儿非得废了你不可!不仅你遭殃,老子让你全家男人,都得遭殃,都得被废子孙!”

    “来人,去外面窗户守着,他敢跳下去,就一股脑冲上去,打残这小子!”

    听着外面的叫嚣声,徐阳丝毫没有担心的意思,不说白鸣了,暗中保护他的那些人,见势不妙,也会主动过来的,金扬威嚣张不了多久的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那把裂魂,徐阳真想抽自己一巴掌,那是什么时候了,竟然还分心了,幸亏金扬威没有练过,换做其余的人,说不准直接把刀夺走,瞬间就要了他的小命了。

    暗骂自己的同时,他也明白了,此刀的杀意,是跟着主人的意识来的。

    主人的杀意越强,它的杀意也就越强,主人一旦放松了警惕,它的杀意就会大大减弱。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就感觉像是通灵了一般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徐阳暗呼神奇,到底什么材质制作的,才能有这种效果?

    这边想着,徐阳就突然感觉到,一阵强烈困乏的感觉,身体一软,竟然直接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徐公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着金美儿的呼喊声音,越来越小,徐阳眼前一黑,竟然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