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次醒来时,徐阳只感觉头疼欲裂,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般。

    闻着一股股淡淡的女人香味,他强撑着睁开了眼睛,只瞧着金美儿坐在床边,一脸的担忧,看到徐阳醒来,她欣喜若狂:“徐公子,你醒了,白少,他没事啦。”

    徐阳再一看,白鸣已经来了,他看到徐阳没事,也大大松了口气,而那金扬威以及他那一众手下,都被打得鼻青脸肿,全部都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段时间,徐阳才感觉体力恢复,从床上走了下来,他摸了摸裤脚处,发现那把裂魂,已经*入了刀鞘之内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晕倒?难道和这裂魂有关系?”徐阳心中暗暗的想道。更新最快../ ../

    他很想当场去证实一下,可想了想,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家,还算了,等回去再试试吧。

    先处理处理,金美儿家中的事情,再说吧。

    于是,徐阳便居高临下的看向了,金扬威。

    此刻的,金扬威后悔的连肠子都青了,更是觉得自己世界观颠覆了。

    这是从哪里来的野小子啊,竟然能把真正的白鸣给请过来,按理来说,能认识的白鸣的人,那在江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他怎么不认识啊?

    可是等徐阳醒来之后,见到白鸣对他的恭敬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瞬间就明白了,他不认识徐阳,不是因为徐阳是小人物,而是因为徐阳的地位,高高在上,他的圈子,根本就不是他的可以进入的,那就更别想见过,认识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倒霉到了极点,这种大人物跑哪里不行,非得今天跑到金美儿的房间里,还被他给撞见啊!

    就不能在其他地方,和金美儿在一起吗?

    “这位爷,饶了我好吗,我错了,我有眼不识泰山,对不起,对不起,我给您磕头赔罪,磕头赔罪!”金扬威立刻,拼命的给徐阳磕头,祈求徐阳原谅他。

    “放弃所有的财产,滚出徐家,再也不许招惹她们母女!”徐阳不想和他废话,直接毋庸置疑的语气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愿意,我愿意”

    金扬威哪里还有不愿意份啊,在他眼中白鸣,可以随随便便要了他的小命,更别说连白鸣都要尊敬的徐阳了,杀他实在是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能捡回一条命,算是他上辈子积德了。

    “白鸣,找个人和他一起去清算徐家的家产,属于他的不需要要,不属于他,或者是被他花掉的,一分一毫都要找补回来!”徐阳再次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白鸣不敢怠慢,立刻就命令身前的手下,带着金扬威去清算家产了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两声。

    金扬威刚刚离开后,金美儿和华紫鸢母女两个,就跪在了徐阳的面前,不停的说着,对徐阳说着感激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你们起来吧,我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。”徐阳淡定的摆了摆手,对于他来说,确实是举手之劳,只是一个电话,就能解决,他帮她们。

    两个人此刻,也都像是在做梦一般,之前还因为金扬威的存在,两个人心里压力极大,在家里可以说是苟且偷生,为了有个稳定保障的生活,保护自己的女儿,华紫鸢不惜出卖身体和伦理道德,陪着金扬威睡觉,表面上看着雍容华贵,实际上却是过的,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。

    徐阳可以说是拯救了她们两个人的人生,徐阳在她们的眼中,就像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大概半个小时后,白鸣的手下回来了,清算完了所有的家产,不算是这套房产之外,在江城其他地方,还拥有8处总价值高达2380万的房产,还有一处,偌大的葡萄酒庄园。

    其余的财产,并没有想象中的多,这些年来,金扬威霸占了所有的公司的经营权,他本身无能,又肆意挥霍,名下所有的公司,都是负债累累,靠着贷款过日子。

    如果将贷款全部还上,原本拥有数亿身家的徐家,剩余的资金,也只不过是三百多万而已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数字,华紫鸢和金美儿,并没有丝毫的意外,金扬威做的什么事情,她们都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能让他这个恶魔离开她们,她们就已经心满意足了,根本不奢望能留给她们太多的钱。

    之前她们和徐阳的合作意向,也都已经说明了,下面要做的,就是组建一个团队,来捧金美儿了。

    徐阳也把最阻碍她们的事情,解决了,他也就不想呆在这里了,迫不及待的想回去试试,那把刀,到底是不是引起他刚才突然昏厥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等着通知吧,我找到专业的团队后,会联系你们的。”徐阳说着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您能等一下吗?”华紫鸢和金美儿忽然叫住了徐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徐阳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对我们的做的一切,我们无以为报,这些房产都送给您吧。”华紫鸢极为真诚,拿出来了那8处房产证,以及那处葡萄酒庄园的房产证和土地开发证。

    徐阳微微一愣,这些东西,可是价值不菲,房子都值2000多万了,那葡萄酒庄园,即使再怎么不值钱,也值个几百万,就这么给他了?手机端../

    “请您收下吧。”金美儿也恳求道。

    徐阳脸上露出来了疑惑的表情,虽然她们被金扬威压迫,但是也难以掩盖,她们为了赚钱,甘愿牺牲美色,陪他睡觉的事实。

    也难以掩盖掉为了能和他搭上话,还故意抢先,把那件事情解决掉的事实。

    无论哪一条,都说明她们两个人心机颇深,都让徐阳将她们,定义为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

    真是没有想到,她们会如此的大方,即使为了讨好他,完全可以将现金送给徐阳表示感谢就行了,何必将价值更高的房产和庄园,都献给徐阳呢?

    难不成,这两个人不是那么的在意金钱?

    自己看走了?

    她们两个似乎看出来了,徐阳心中到底在疑惑什么,金美儿略微思虑,便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说:“徐公子,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,我想变红当明星,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,让自己强大起来,好脱离金扬威,并不是那种人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金美儿脸色变得羞红起来,似乎想到了,她在徐阳面前,脱得一干二净,主动要陪徐阳睡觉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美儿说的没错,徐公子,我们真不是那种人,现在金扬威被赶走了,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多钱了。”华紫鸢也跟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徐阳眉头一挑,仔细看了看二人的表情,似乎没有在说假话。

    也许她们真的不是,自己想象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如果她们真的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是两个女人,为了想讨好徐阳给他这些,他会毫不犹豫的收下,为人办事解决困难,收钱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?

    更何况,还帮助她们改变了一生,要点钱很正常。

    但现在事实是,她们两个似乎不是女人,他也就不想要了,拖着下巴想了想徐阳才开口说:“那些房产,如果你们真想送给我,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,房产先留着,去成立一个以金美儿为名的基金会,做慈善去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吧,对于你这种公众人物,非常的有用处,能提高你积极正面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金美儿和华紫鸢再次一愣,她们怎么都没有想到,徐阳会这么不在意几千万的资产,说不要就不要了?

    等她们再次抬头时,却是发现徐阳已经离去,金美儿拼命的跑到外面,却只是看到,徐阳坐的车子,刚刚消失了在了拐角处。

    而她的脑海里,则是不断的回想起来,今天和徐阳发生的一切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