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白鸣,谢谢你。”坐在白鸣的车上,徐阳很是真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徐少爷,为您做事,那是我的荣幸,请您不要说谢谢两个字。”白鸣一副受宠若惊,诚惶诚恐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江城他是超级大人物,受到万人敬仰,可是在徐阳这种钻石会员的面前,他一个白银会员,实在是太过卑微了。

    见他这副样子,徐阳也是无奈,不过,他也明白,钻石会员,在白银会员面前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白鸣,帮了自己第二次忙了,徐阳自然不会亏待他。

    “白鸣,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,如果需要我帮助的话,只要不涉及我现在所做的事情,不违法,我都可以帮助你。”徐阳的话,说的很轻柔,但却透着无比的自信和霸气。

    他和白鸣之间,和他目前做的生意没有任何关系,他也不担心,利用自身的力量,帮他一把,会影响他的家族评分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不涉及他现在所做的事情,他都可以帮白鸣一把。

    白鸣听了,目露狂喜之色,踌躇了好一会儿,他才不好意思的说:“徐少爷,要说困难,我也确实有个困难,最近我再*开发了一块油田,原本还挺顺利的,只是最近被*当地的一些势力攻击了,油田陷入了瘫痪,我在当地并没有什么势力,无法解决,再这样下去,国内的订单,我根本无法供应,到时索赔的金额,将是一个天文数字。”

    徐阳听此,点了点头,便问道:“油田具体叫什么,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季曼伯朝拉,只有那里允许外国人购买开采油田,名字就是以为我的名字命名的。”白鸣忙是回道。。

    徐阳听此,点了点头,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,说起了极为流利的俄语。首发.. ..

    十分钟后,白鸣的手机*响了起来,他低头一瞧,是他在*油田那边派出的管理者,过去每次打电话过来,都是告诉他坏消息,本来不想接,可是又怕出现更大的问题,只能硬着头皮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板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油田刚刚接到通知,可以继续开工了,那个势力的老大,刚才亲自登门道歉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没有骗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了,他们还允许我们加班加点的开采,按照我的计算,能提前三天,交付国内的订单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”

    一番安排之后,白鸣便挂了电话,再次看向徐阳时,他眼神里,充满了敬畏!

    那是对于绝对强者的敬畏。

    起初他说出来这个困难时,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根本就没有想着徐阳,能帮他解决。

    毕竟天高皇帝远,莫苒商会毕竟是华国的商会,在*影响力,可以说是微乎其微,他不止一次希望莫苒商会能出名,给他解决的,可是得到的回复,都是无法解决!

    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,徐阳一个电话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徐阳可不仅仅是个莫苒商会钻石会员那么简单,他在外国同样拥有很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更加说明徐阳,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的厉害!

    他真的无法想象,徐阳到底是什么人,到底是什么来头,越是无法想象,他就对于徐阳,越是敬畏,心里更是觉得自己,运气实在太好了,竟然能和徐阳这种超级大人物认识!

    让他心里,也更加的愿意,为徐阳卖命,为徐阳做事了。

    白鸣敬畏震惊的眼神,徐阳都看在眼中,可是他却觉得,这件事情不是什么难事啊?

    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?

    他只不过是给家族一个在*做生意的人,打了个电话而已,至于他为什么精通俄语,是因为徐阳从小经受过多个训练,别说一个俄语了,地球上的主要语音,他都能说的十分的流畅。

    既然给白鸣解决了问题,徐阳也觉得心情轻松了一些,到达住处后,徐阳先是给苏雨真打了电话报了平安后,他就迫不及待的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从裤脚处,将那把裂魂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拖着下巴,想了想,徐阳咬了咬牙,就再次将裂魂,拔了出来!

    有杀意!

    但是很弱!

    可是等徐阳,想到一些让他痛恨的事情时,一瞬间,滔天的杀意,在房间内弥漫了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的温度,宛如冰窖一般。

    徐阳再次确定,此刀迸发出来的杀意,绝对和主人的意识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那自己晕倒的事情,和它到底有没有关系呢?

    如果没有的话,他也只能去医院看了看。

    正当他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他突然之间,再次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匮乏的感觉,紧接着眼前一黑,再次昏厥。

    等醒来后,已经到了黑夜,身体再次像是掏空了一般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徐阳才缓过神来,两次也不足以说明问题,很有可能是个巧合,紧接着徐阳又再次试了两次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早上,终于有了结论。

    此刀,会根据主人的意志,爆发出来强烈的杀意,而代价,就是主人体内的精力被吸收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精力,是因为徐阳虽然感觉身体被掏空,但还是感觉身体上有力气的,倒是自己的精神十分的疲惫。

    就像是约会五指妹时,人的精神都是高度兴奋的,明明只是手再动,可是一番运动下来,却是感觉头晕脑胀,比跑了几万米,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得出这个结论,徐阳觉得此刀,实在是太过邪性了,同时也是无法理解,它为什么会有这种能力?

    一把刀而已!

    用现代科学,真的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虽然无法解释,但是事实摆在眼前,再怎么无法理解,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只能说自身的眼界,还是太低,万事万物,发现自己以为不对的,千万不要去否认,也许是自身的认知还不够,并不是对方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同时徐阳也决定,不再轻易使用,这把裂魂刀,毕竟一用,自己就要晕倒,面对强敌时,自己晕倒了,还不是得对方,千刀万剐了啊。

    除非真的需要,这把裂魂刀帮助自己时,才能用这把刀。

    刀的事情,搞清楚了,徐阳就给杨琛打了电话:“你认识演艺圈的大人物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尊贵的钻石会员,但凡是有商业往来的地方,自然就会有莫苒商会的身影,很多国内的大导演,大制片,明星都以加入莫苒商会为荣,我作为莫苒商会的管理人员,自然认识很多演艺圈的人。”杨琛恭敬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:“难道,您想潜规则女明星吗?我最近倒是认识几个,想要进入商会的女明星,长相气质绝对是一等一的好,啧啧啧......”手机端../

    徐阳听了一阵无语,原来他在杨琛的心里,就是这副形象吗?

    说到演艺圈,就认为他想潜规则女明星?

    事实上,杨琛这么问,也很正常,一些女明星确实是德艺双馨,但是大多数基本上火了之后,都逃不过被富商包养,成为大人物玩物的规律。

    徐阳地位如此高的人,想潜规则女明星,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想潜规则女明星,我是想捧一位我们当地的女明星.....”徐阳话还没有说完,杨琛就继续说;“原来,您已经潜了呀。”’

    “我没潜,我只是想捧她,和她合作赚钱而已,我是想让你给我找一些靠谱的团队,来捧她。”徐阳更为无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