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余围观的人群们,也都是一个个露出兴奋的神色,都非常期待着,徐阳和杨李瑞被教训!

    “是谁,敢打我的请来的外国艺人,不想在江城混了吗?”

    过了不到一分钟,走廊之上,便响起来了,一声愤怒的男人声音。

    此人,年龄虽然不小了,但是却穿着风衣,带着圆形的礼帽,嘴里叼着雪茄,跟前还有两个穿着职业套装的美女。

    他正是上次被孙茹凤请过去的邓来德,虽然已经被莫苒商会除名,但是装的工夫,并没有减弱。

    “是他,是他,是他们两个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,全部异口同声的指向了徐阳和杨李瑞!

    大有千夫所指的架势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只是邓来德抬头一瞧,看到坐在那娘炮假洋鬼子的徐阳时,顿时愣住了,嘴里的雪茄,瞬间就掉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随后,一股强烈的恐惧感涌上了全身。

    “邓来德,你还愣着什么,快点把这个乡巴佬,从我身上抬过去给我狠狠教训他们!””

    ”快点动手啊?你难道忘了我们是哪国人了吗?”

    面对自己的金主,两个人依旧是十分的嚣张,以为自己是米国人,真的就可以在华国肆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心里,也是着急,为什么不动手啊?

    他们还等着看好戏,看着两个乡巴佬,被修理呢!

    “徐,徐少爷,是,是您啊!”

    出乎所有人意料,邓来德不仅没有动手,反而膝盖一软,直接跪在了徐阳的面前。

    徐阳!

    虽然他只是和他有过短暂的接触,但却是他噩梦般的存在,他这辈子最为后悔的事情,就是陪着孙茹凤那老太婆,去对付徐阳了。

    当时他被狂扁一顿,也没什么,修养一段时间就恢复了,可是徐阳让莫苒商会当场把他除名后,他的生意几乎全黄了,一些敌人趁着他没有莫苒商会庇护,直接开始对付他,没几天的工夫就破产了,如果不是他之前,在老家那里置办了一些养老的房子,他这会儿将是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最近半个月,他好不容易,才凑齐了钱,开了一家娱乐公司,签约了两个在国内很受欢迎的两个外籍艺人,正想着靠着他们翻身呢!

    只要能给他赚钱,他们嚣张,他也就忍了,可万万没有想到,这两个蠢货,招惹的人,竟然是徐阳!!

    他可是高高在上的钻石会员,什么米国人,在他面前算个屁啊!

    他最怕的就是徐阳了,躲都来不及,却因为这两个货,再次成为了徐阳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“邓来德,你疯了,你怎么给这个乡巴佬跪下来了?”那假洋鬼子的女人,一万个不解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,没有震惊!

    他们不会觉得,邓来德是怕徐阳,他们想着邓来德,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,膝盖不好,这才跪下的!

    对,一定是这样!

    就在众人,心里都在拼命否认,找理由时,只见徐阳轻笑了一声:“邓来德,咱们真是冤家路窄啊,你手下的两个艺人,主动招惹我,你觉得这笔账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”

    邓来德吓得说不出来话,随后他咬了咬牙,率起了袖子,站了起来,恭敬的对徐阳说:“徐少爷,您起起身好吗?”

    徐阳没有说话,直接起来了。

    那娘炮假洋鬼子,还以为徐阳是被邓来德吓的起身了,正要继续嚣张装,邓来德一个大嘴巴子,直接扇了过去:“狗东西,你敢招惹徐少爷,老子打死你!”

    打了他一巴掌后,他直接上前,又是一脚,直接将那女的踹倒在地:“你也该死,以为自己是米国人,就了不起啊?告诉你们,就算是你们总统过来,见了我们徐少爷,也得卑躬屈膝的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对着他带来的人,怒骂起来:“都是猪吗?给老子动手,让这两个假洋鬼子,知道知道,惹了咱们华国人的下场!”

    保镖们有些懵b,之前他们可是亲眼看到,邓来德为了签下他们两个外籍艺人,卑躬屈膝的模样,像是得了软骨病似的,怎么这会儿,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,动手啊!”邓来德怒骂起来,心里却是在流血啊,为了签这两个假洋鬼子,可是没少花功夫,可是他更加不敢得罪徐阳啊!

    上次徐阳一句话,让他失去了莫苒商会的资格,现在如果还招惹他,失去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小命了。

    保镖们,也不敢不听命令,一个个都冲上去,教训那两个假洋鬼子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以为邓来德疯了,眼前的徐阳,不就是个骑电动车的乡巴佬吗?

    怎么还巴结起来他了?

    为了这种乡巴佬,竟然愿意得罪米国人?

    更让他们无法想象的还在后面,此时,不知道谁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范导来了,范导来了!”

    来这边围观的人,都是希望,能见到范珍珠一面,被她看上,虽然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堂堂的邓来德会巴结徐阳这种乡巴佬,但是她们更想见到范珍珠,希望能被她看到,于是纷纷目光就往前挤,希望能被范珍珠看重。

    “都让开,都让开,今天不试戏,散了吧,散了吧!”范珍珠的助手,冲着周围的人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范导,您就看看我们吧,我们非常适合演戏,真的!”

    “范导,求求您,求求您啦!”

    ”好吧,好吧,我今天来这里是约见一位大人物,时间也快到了,他也快来了,我希望你们能先自动散去,等我和那位大人物谈好之后,半个小时,你们再过来成吗?”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范珍珠似乎还挺可怜这群人的,便决定给他们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周围的人一阵欢呼,说着范导万岁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而同时,范珍珠往里面走,他们也就离开让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徐阳一直很好奇,范珍珠现实中,长什么样子,便抬头看去,蘑菇头,黑框眼镜,穿着也是普普通通的衣服,个头不高,身材倒是匀称,她有点像是少儿频道的,金龟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起开,不要挡着范导了。”周围的人十分嫌弃的指着徐阳,杨李瑞,甚至连邓来德他们也看不起了,让他们尽快走开。

    “徐,徐,徐少爷!”

    只是当范珍珠,看到徐阳后,她激动的声音都发抖了,在杨琛把徐阳介绍给范珍珠时,就已经给了她徐阳的照片。

    当时看到徐阳的照片时,她觉得这也太年轻了吧?

    堂堂的钻石会员,竟然是一个年轻人?

    她当时觉得,可能是提供了,那位钻石会员的年轻时的照片,现在年龄应该不小了,可是见到徐阳本人时,她发现,徐阳真是年轻的过分了。

    如此年轻,就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,都快把她的眼镜给惊掉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徐少爷?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,觉得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邓来德是疯了,喊徐阳喊徐少爷也就算了,堂堂大导演,是盛京的人,怎么可能跑到这里,喊一个骑着电动车的乡巴佬,喊徐少爷?

    “徐少爷,真的是您吗?对不起,对不起我来晚了,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,她就变得慌张起来,立刻跑到徐阳的面前,像是小人物见到了大人物一般,立马恭敬的道歉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,在周围的人,发现不是他们听错了,而是他们眼中的大导演范珍珠,确确实实喊徐阳,喊徐少爷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懵b了,原本声音嘈杂的走廊,陷入了寂静,只有外面舞池的歌手,不断的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人懵b的模样,徐阳冷笑了一声,便用着命令的语气对着范珍珠说道:“这些人崇洋*我,欺软怕硬,不适合做艺人,我华国的艺人要德艺双馨,这些人根本不配!取消你之前,答应给他们试戏的机会,并且告诉你的同行,这些人以后谁都不能录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