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是,她就敲响了徐阳住所的门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......”

    可是她敲了十几分钟,都没有任何的回应,难道是睡了?

    “徐阳,徐阳,徐阳!”

    韩高恩,再次喊了起来,可是无论她怎么喊,徐阳,里面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也许他是睡了吧!

    可是楼上的灯,明明还亮着.....

    他是不想见自己,也不想开门吧!

    韩高恩不知道为什么,心头虽然涌现出来一股强烈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她苦笑了一声,自言自语的说:“主要要把第一次给你,你却连门都不开,既然你不愿意要,那我也不给了....”

    韩高恩极为失望的离开了,殊不知徐阳并不是,没听到,更不是不想开,而是他因为想增强自己使用裂魂的时间,训练后,陷入了昏厥,哪有能力再去关灯啊!

    此刻还躺在沙发上,呼呼大睡......

    如果徐阳知道他因为,睡觉,而失去了韩高恩主动献身的场面,不知道他到底后悔,还是不后悔....

    美美的睡醒了之后,徐阳简单的吃了份,早餐便来到了古城中央的鼓楼下。

    相比昨天的人山人海,今天算是围观看热闹的人群,也只不过寥寥数百人,只是能进入前一百名,来参赛的人,各个都是傲然之色,觉得自己能进入前一百,一个个都觉得自己,牛b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昨天的诸葛青儿,依旧是喜欢到处乱走动,享着,别人看到她时,敬畏的眼神。

    伍德,陈华明,欧阳涛和韩高恩也来了。

    伍德和陈华明,欧阳涛,都是一副激动兴奋的样子,他们和昨天一样,都觉得自己赢定了。

    徐阳发现,只有韩高恩和昨天不一样,她过去看徐阳,就像是眼神犀利,正义的警察,看到罪犯一般,即使徐阳盯着她的胸看,她也会大声的怼过去,让他把眼神挪开。

    而今天,不知道为什么,当徐阳的看向她时,她的眼神确实有些躲闪。

    她不应该觉得,自己今天赢定了,可以抓自己了吗?

    怎么会是这副样子?

    难道她也会怕自己会输?

    而实际上,韩高恩不敢看徐阳,哪里是怕自己输,从昨天她就已经认定自己会输了,她是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早上见到徐阳时,她的心跳就莫名的加速了,根本不敢直视徐阳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她觉得自己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怎么来了一次古城,自己会变成这样了呢?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减轻这种想法,她就故意,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开始观察起来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徐阳也没有在这个疑问上,多去想,因为昨天的令狐灭杀,也出现了,他笑眯眯的走到了徐阳的跟前,热情的打招呼:“早上好啊!”

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徐阳笑了笑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见此,纷纷侧面,堂堂的令狐灭杀,竟然和一个陌生的脸孔讲话?

    在场的人,多数都是古玩圈内的人,基本上都是互相认识,即使是欧阳涛,韩高恩之流,都有认识的。

    除了伍德他们,其余的人,可没有一个人认识徐阳的,最多只是昨天想起来,哦,他就是昨天最后念的那个名字的人啊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在古玩界里,几乎名气就是代表着实力。

    徐阳默默无闻,他们自然而然的认为,徐阳是没有实力的那种,否则的话,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?

    现在令狐灭杀,竟然能主动和徐阳说话,实在是让他们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,惊讶之情,很快就消失了,也许他们是在捡漏的时候认识时,这个徐阳喜欢跪舔,拍上了令狐灭杀的马屁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令他们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傲然的诸葛青儿,绕了一圈后,便来到了徐阳和令狐灭杀跟前。

    他们本以为,这是火星撞地球,诸葛青儿要向令狐灭杀宣战了。

    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诸葛青儿的目标,根本不是令狐灭杀,她径直的来到了徐阳的面前,眼神傲然的盯着徐阳说:“今天,我会让你明白,你昨天敢直视我的眼神,是多么大不敬!”

    徐阳无语,这得自负到什么境地,才能说出来,敢直视她的眼神,就是大不敬啊!

    别说她一个个诸葛家族的大小姐,就是米国总统,也不敢说这种话啊?

    徐阳真心不喜欢装,尤其是不喜欢,别人给自己装!

    也许这诸葛青儿,有些实力,但是徐阳也并非没有实力,怎么能任由她给自己装?

    “今天我也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做无知,什么叫做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!”徐阳的态度也变得傲然起来,眼神里看向,这诸葛大小姐时,就像是看到了垃圾一般。

    感受到徐阳的眼神,看自己像是看垃圾一般,诸葛青儿先是一愣,因为从来都没有人,敢这么看她!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,就是滔天的怒火:“你敢用这种眼神看我!!!”

    “我用这种眼神看你怎么了?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徐阳眼神依旧不变,语气之中还多了一份玩味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!!!”

    诸葛青儿气的全身发抖,她想发作,却是发现,她不能把徐阳怎么样!

    别人不敢对她怎么样,那是忌惮她家的声势,觉得她是未来之星,不敢招惹她。

    现在她家族的人,根本不再这里,她根本就不能把眼前的徐阳,怎么样!

    周围的人见此,再次侧目,这人是疯子吗?

    竟然敢招惹诸葛家的大小姐,看来是不想在古玩界里混了!

    其他人侧目,而伍德,陈华明,欧阳涛却是笑翻了天,他们觉得徐阳这下完蛋了,和他们之间的赌约,即使他赢了,他也完了,对方可是诸葛家族的大小姐!

    诸葛家族,不仅是古玩第一家族,钱财无数,势力更是庞大,徐阳竟然敢去招惹她,如果被诸葛家族怪罪下来,他有十条命,也不够他死的!

    躲在后面的韩高恩,此刻,却突然为徐阳捏了一把汗,甚至有想去阻止这一切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不,不能去,那是他自找没趣,自己往枪口上撞,他活该!”

    韩高恩嘴上这样小声嘟囔着,心里却是依旧控制不住的担心徐阳,他变成太监的话,命还在,可是惹了诸葛家族的大小姐,他的命,能不能保住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什么啊,话都说不利索......”徐阳一脸的嫌弃:“想和我交谈,先把话说利落,舌头撸直了再来!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,哼,你等着,我会用事实,让你明白,你会为现在的话,感到后悔的!”诸葛青儿,见徐阳根本不怕她,讲得道理,她也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一时间也不知道,该怎么让徐阳害怕,她也只能想着用事实,狠狠打脸徐阳了。更新最快..()/ ../

    说完,她冷哼了一声,便扭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徐兄,你可真厉害啊,把这个丫头,都给*了。”

    令狐灭杀裹着奶嘴,奶声奶气的说道,肥胖的脸上表情十分精彩:“你放心今天我绝对不会让她赢得,绝对会证明,你那句话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的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多谢令狐兄了。”徐阳大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才发生的事情,只能算是个下插曲,时间很快就到了,比赛的时间,喇叭里召集所有的参赛选手,进入鼓楼之中,进行比赛。

    100名选手,刚刚入内,伍德,陈华明,便带人堵住了,进出鼓楼的出口,他们的目的,就是等徐阳输了之后,第一时间,能把他给控制住!

    鼓楼之中的面积,比想象中的更大,进入其中,便来到了一处,极大的花厅。

    那花厅极大,除了放满了,多个花卉之外,还同时容乃他们数百人。

    刚刚看清楚轮廓,便一个带着墨镜,穿着晚清柜台掌柜的老年男子,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:“在你们的跟前,正好也有一百盆花瓶,每个都有标号,你们就按照你们之前,公布自己名字时的序号,去找对应号码的花瓶,将他们的年代,估价,都写出来,谁写的最接近,最为正确,就可以进入下一关!”

    众人微微有些讶然,之前大多数人,都曾经想过各种比赛方式,没成想,是到来这里,来鉴定花盆起来。

    这对于众人来说,实际上并没有多少难度,真假基本上都能几眼就能看出来,可是至于定价的精准性,还是要靠着,个人的经验了。

    众人很快便行动了起来,各自找寻各自对应的花瓶。

    徐阳的非常好找,他是100号,跑到最后一个花盆,那自然就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