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知事实情况后,徐阳和韩高恩脸色巨变,一刻也不敢继续呆在这里了,徐阳将这俩人打晕,绑起来之后,便一头扎进了深山老林之中。

    至于徐阳为什么没有,以彼之道还之彼,是因为徐阳的心肠实在是有些软,对方想要了自己的命,如果是反击的话,将他们干掉,那也只不过是自我防卫,并不需要负任何的法律责任,可最终他也没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他立刻跑那么快的原因,是因为他们告诉徐阳,这一切的操众者,就是负责此次管理古城的古玩联盟人员,古城内的事情,除了不知道络腮胡子,就是徐阳打扮的,其余的,他们基本上都知道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才能知道,排名前一百的人住哪里,更能知道,谁交易的古玩最多了。

    能第一时间,对这些人下手。

    起初徐阳不相信,能捡漏多的人,那些交易额众多的古玩商,哪个不是有身份地位的人?

    一个不如古玩联盟,可是如果一起反抗,事后找麻烦?

    即使不去找古玩联盟的麻烦,只是将此事公布出去,谁也不敢和古玩联盟再次合作,没人合作,也就没有了收益,古玩联盟,自然而然的彻底完蛋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会没有脑子,去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却说,做这件事情的是古玩联盟的,七长老主导的,他本身就和古玩联盟,产生了分歧,他的意思,就是做完这一票,就远走高飞,趁着机会,打捞一笔的同时,还将犯下得罪,全部推卸给古玩联盟。

    并且他的手下,刀疤胡和冷鳯,都是他豢养多年的杀手,实力极为强大!

    他们出手的事情,还从来都没有失败过!

    他们告诫徐阳,最好把他们放了,这样的话他们还能在刀疤胡和冷鳯那里,为他求求情,饶了徐阳的狗命。

    否则,留给徐阳的只有死路一条!

    他们的威胁,对于徐阳来说,只能起反作用,直接将这他们两个干晕了。

    话中虽然带着威严,但也让徐阳相信,他们所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古玩联盟做的这一切,还派来了两个专业杀手,那么古城是万万不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进入就等于羊入虎口,而且这俩人都能出现在古城的外面,徐阳也意识到,那位七长老,为了这次行动不知道派遣了多少人,那刀疤胡和冷鳯,应该只是领头的。

    他留在城外的那些手下,多半被他们的人控制住了,否则的话,他们无论如何,都会跑到城里,提前通知自己有危险的。

    没有了他们的帮助,韩高恩心中药效依旧还在,更是没有手机信号,通知其他的人,现在想活命,都得靠着他自己了。手机端../

    往城内,或者沿着城墙跑,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唯一的生路,就是进入这深山老林之中!

    就在二人刚刚进入深山老林不久后,韩高恩的手机*突然响了起来,徐阳突然停住了脚步,目露惊喜之色,难道跑到这里只有远离了屏蔽区,有信号了?

    “是温德发给我打过来的,他是我外公的亲传弟子。”韩高恩第一个反应,就是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接!”徐阳立刻阻止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他是一个可靠的人。”韩高恩不明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他和其他人向着城门跑去,到了那边肯定会遭到这伙人的伏击,你我都是排位赛排名靠前的人,都是他们的重点目标。

    他跑到那里之后,再给你打电话,我觉得此人大有问题,很有可能他目前,已经被控制了,现在给你打电话,就是想找出来我们到底在哪里。”徐阳解释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确实有这个可能,不过我接听之后,听听他怎么说,不就行了吗?”说着,韩高恩就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不要接听!那些人专门挑有钱的下手,可见他们对这次行动,进行了周密的计划,他们能能屏蔽这边所有的手机信号,为了追击我们两条大鱼,再搞一个追踪器实在是太简单了!”徐阳连忙去阻止。

    可是说时迟,那时快,徐阳说话的速度,远比不过韩高恩的手速,他话还没有说完,韩高恩就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,是小姐吗?我是温德发啊,您现在在哪里呢?我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,你快点过来吧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很快手机里响起来了,温德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呢?”韩高恩脸色一喜忙是问道,显然她十分相信温德发。

    “给我挂掉!”徐阳脸色一怒,直接将韩高恩的手机抢夺了过来,直接按了关机键。

    “徐阳,你做什么?温德发已经找到了安全地方,我们回去不就行了吗?”韩高恩越发的不解了。

    徐阳很是无语,韩高恩是非常的正义,可是心眼实在是太少了,竟然如此的轻易相信别人,想让她短时间内,相信那人已经叛变了,非常的困难。

    为了让她相信,徐阳咬了咬牙,从他背包里,拿出来了假胡子,贴在了脸上:“看清楚我是谁了吗?””

    “怎么,怎么,怎么是你!”韩高恩彻底惊呆了。

    她即使觉得徐阳,有些地方似乎和她心爱的络腮胡子的男人非常的相似,可却完全没有把两个人联系在一起,在她眼中,络腮胡子男人虽然长相不算多么好,但却是她心中完美的男人,而徐阳呢?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几乎都是她最为讨厌的。

    她做梦都想不到,徐阳竟然会是她心爱的络腮胡子男人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说明,她一直爱着的人,是徐阳?

    最爱的人,人生第一次真正动心的男人,竟然是自己讨厌的人。

    这放在谁身上,谁能接受?

    美好的幻想几乎全面的破灭,这种结果,对她的心理冲击实在是太强了,即使徐阳带上胡子之后和她见到的络腮胡子的男人,一模一样,她也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她拼命的摇着头说:“不,不,你不是他,你不是他!”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又能是谁?你不觉得络腮胡子男人出现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了吗?她难道不记得络腮胡子的男人,所有古玩卖了多少钱了吗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像是十亿左右。”韩高恩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没错了,排位赛上我不正好也是捡漏十亿了吗?如果我不是他,我上哪里去捡漏十亿?别说十亿了,就是卖3亿4亿,都能在古城之内引起轰动,我如果捡漏了十亿还没有轰动,你觉得现实吗?”徐阳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....我......”韩高恩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,她已经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徐阳此刻告诉她*,可不是打击她的,而是想告诉她,自己就是络腮胡子的男人,你不是说爱我吗?

    那就得信他,跟他走,不要信温德发。

    见她还是懵的,徐阳双手抱住她的双肩,稳住了她的身形,眼神紧紧盯着她:“为了我们的安全,我们必须快点离开这里,不能相信温德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韩高恩听了,一会儿摇头,一会点头。

    徐阳见此突然后悔了,现在每停留一分,危险就要增加一分,他也不想在废话,既然不信?

    那老子就来强的了。

    徐阳一把将韩高恩抱起,扛在了自己的肩上,就开始往深山处跑。

    一边跑,徐阳一边拿起自己的手机,想要打电话给自己的人,求救,可是万万没想到,此刻再次没了信号,显然对方为了能联系到韩高恩,特地将信号屏蔽给撤了!

    现在又一次将信号屏蔽,也告诉徐阳一个消息,那就是他的猜测没有错,他们确实有定位的东西,否则的话,绝对不会再没有把韩高恩骗过去得同时,又再一次屏蔽信号的。

    由于徐阳家族为了提升,本族的人各个方面的能力,从小徐阳受过多少次的野外生存训练,对于野外非常的了解,加上充沛的体能,即使扛着韩高恩,也是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他此刻的目的地,就是想找到一处水流,将手机扔下去,这样他们随着定位追过去后,至少能为他们增加不少的逃跑时间。

    在森林里找到水源,对于徐阳并不是难处,站在高处,同一面山坡,如果树木想对茂密的地方,有水源的几率就想对较大。

    徐阳将韩高恩放下后,就爬到了一棵树上,登高而望,也许是他运气好,很快便找到了一条河流,再次扛起韩高恩,跑到河流后,拿出来裂魂,直接砍刀了一棵树,将起挖空,做了个极小的船只,便将手机放在其中,随流而下。

    由于裂魂极为坚硬,砍伐树木,挖空,也只不过是用了短短两分钟而已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徐阳再次扛着韩高恩,往山林的深处跑。

    只要跑到有信号的地方,他们才能得救,否则一旦被他们追上了,他们两个人的小命,可就不保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刀疤胡,冷鳯和温德发,也带着一批人,进入了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的跟踪器的信号,是根据卫星导航,所以即使在屏蔽信号的地方,也能使用,他们跟着信号,快速的追击着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