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阳短时间内,也想不通到底是为什么!

    但是有一点,他可以肯定,裂魂比他想象中的要厉害的多,不愧是兵皇级别人物的佩刀,这也大大增加了,他活下去的希望!

    这更加激发了他的求生欲!

    看着那些*的人,徐阳再次追了过去!

    裂魂似乎感受到了热血的*,整个刀,竟然变成了血红之色,杀意大增!

    甚至那股杀意,形成了巨大无形的威压,让他们变得呼吸都困难,恐惧之感,愈发的严重起来,靠的越近,他们就越发的害怕,甚至身体都会因为恐惧,而变得僵硬!

    “鬼,鬼啊!”

    那股强烈的威压,让那些为了钱,甘愿冒险的人,是真的怕了,心虚的他们,多数人都认为,刚才徐阳将他们的灵魂收割了!

    只要被徐阳碰到,他们就得死翘翘!

    于是,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,九十多个人,被徐阳一个人追着砍,就连刀疤胡和冷鳯,都害怕了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而刚才闭上眼睛的韩高恩,此刻也尝试的睁开了眼睛,她正好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瞬间被震惊的,懵b了!

    这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再一看,倒在地上的6具尸体,她似乎明白了,她刚才又小看徐阳了,徐阳比她想象的要强的太多太多了。首发.. @@@..

    “刀疤胡,我们该怎么办,难道要被他一直追着这样跑吗?”冷鳯边跑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跑还能怎么样?我感觉越靠近他,那股杀意就越是旺盛,依照你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在靠近他时,可能心理上就会失去反抗的想法,还不得被他随便宰割!”刀疤胡脸色凝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回去,不也是死路一条吗?”冷鳯不甘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徐阳只是普通人的话,七长老确实会杀了我们,而是徐阳呢?这人能是普通人吗?即使一切都是靠着那把刀,那能拥有这把刀的徐阳,能是普通人吗?

    我甚至觉得,他是故意把我们吸引到这里,然后想让我们变成他的刀下亡魂,用来喂养他那把刀!”刀疤胡说着,凶神恶煞的脸上,恐惧之色越发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也许真是如此,幸亏我们跑了,否则硬拼,我们就完蛋了。”冷鳯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,正在追杀他们的徐阳,心里猛然颤动,随后她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,使出来了吃奶得劲,拼命的逃跑起来。

    徐阳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杀戮的人,见他们全跑了,也就没有继续追。

    而且,用裂魂战斗,似乎和直接握着它,散发杀意不一样,对他身体的消耗,远比之前大的多得多,仅仅这一会儿,他就感觉身体极为疲劳,如果在追下去的话,说不准他就会支撑不住,眼神一黑,昏厥过去,到时候被他们发现,他和韩高恩,可就得交代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所以,徐阳立刻将刀收起,停在了原地,刚才带给他们的恐惧感,已经足够的多,他们也没有勇气再冲过来。

    瞧着徐阳没有追过来,冷鳯和刀疤胡,都是露出来了劫后余生的表情,他们感觉自己,就像是捡回来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“刀疤胡,那把刀到底是什么,怎么如此的恐怖?”即使到了现在,冷鳯依旧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看来这个世界上,我们不知道的事情,实在是太多了。”刀疤胡摇了摇头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回去,该怎么给七长老说?”冷鳯担忧的问。

    “只要把那把刀的情况,讲给他听就行了,依照七长老的贪婪性格来说,他肯定会打那把刀的注意,说不准咱们回去,不仅无过,还会有功呢!”刀疤胡也终于露出来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哈哈,似乎是如此!”冷鳯点了点头,随后二人,看了看手表,已经快到八点了,他们不敢多留,叫来直升机,立刻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徐阳瞧着他们离开后,身体一松,顿时感觉疲惫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等他开始向着,韩高恩走过去时,身体越发的沉重起来,每走一步,就感觉拖着上百斤的东西一般。

    韩高恩看着一步步,向着自己走来的徐阳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看到了,英雄归来。

    刚才徐阳为了,救她,不顾一切的场景,她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要说之前,她已经爱上了徐阳,而此刻,她更是觉得自己爱的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同时,她心里也是极为愧疚,如果不是她任性,跑出去,又怎么会让徐阳陪着她一起陷入危险的境地,如果不是徐阳那么强大,他们两个人都得交代在这里。

    泪水,不经意间,便从眼眶滑落,其中夹扎着感动,夹杂着后悔,夹扎着对真正英雄的崇拜。

    可是等她眼泪婆娑时,她却发现,刚才还强大无比的徐阳,竟然直接倒在了地上!

    “徐阳!!!”

    徐阳只听着,韩高恩喊了自己一声,他两眼一黑,便昏厥过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醒来时,看到的是白色的床单,白色的被子,白色墙面,徐阳看到这里,还以为自己是不是死了。

    等他看到,何欣儿,苏雨真,艾舒,沈年,都是满脸惊喜的,出现在自己眼前时,他大大的松了口气,看来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就是医院了。

    苏雨真更是喜极而泣,上前抱住了徐阳。

    徐阳能感受到,苏雨真是多么的担心自己,心里多少有些愧疚,一番温情之后,徐阳便问道:“我昏迷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哥,你都昏迷三天了,可把我们吓死了。”何欣儿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久吗?”

    徐阳很是惊讶,不过,想象也应该挺久的,否则的话,他应该是在深山老林中醒来,而不是在江城的医院之中。他猛地一拍头脑袋,才想起来,和他一起的韩高恩?

    他并没有在病房里看到,立刻关切的问:“韩高恩呢,她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位韩警官吗?这三天,她可是一刻都没有离开这里,只是这会儿,人去哪里了?怎么不见了?”何欣儿奇怪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是十分的奇怪,怎么徐阳一醒,她人就没有了呢?

    徐阳也是眉头一皱,不知道韩高恩,为什么会这样,不过她没事,徐阳也就放下心来了,紧接着,徐阳就问了,他晕厥后的事情,以及宣明古城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一番讲诉后,徐阳也知道的清楚了。

    果真不如他所料,他留在城外的手下,被冷鳯和刀疤胡的人,全部用迷香迷晕了,等他么醒来后,已经是古城解禁之后,随后他们立刻通知了沈年和何欣儿,立刻进行了搜索。

    等他们找到徐阳时,已经是在古城之内了。

    徐阳记得当初昏厥的地方,是距离古城至少10公里的深山之中,他们见到自己时,怎么是在古城?

    只有一个解释,那就是韩高恩,一个人将他从深山之中,背道了古城。

    她身材娇小,本身的力气并不大,能做到这一点,一定吃了很多的苦头,徐阳对此,也是十分的感动,觉得自己当初拼了命的去救她,是非常值得的。

    随着警察的介入,也都查明了*,这一切都是以七长老,殷启为首的犯罪团伙所筹划的,此次被抢夺古玩现金流,足足高达65亿!

    被他们杀死的人数,高达了46人!

    打伤者,更是不计其数!

    他认识的人中,伍德陈华明,甚至是送到医院的欧阳涛,也都被他们残忍的杀死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涉及的金额,还是死伤人数,都是江海省最大的刑事案件了。

    警察立刻就开始追击审查,可是他们这帮人,撤退的极快,没有留给任何痕迹,供给警方探查,他们所得的钱财,都流入到瑞士银行,根本无法查起。

    他们就像是人间消失了一般,怎么找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这边刚刚说完,徐阳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,定睛一瞧,正是令狐灭杀!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