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呵,你放心好了,他一定会去的!”胖虎十分的自信:“七长老的人,其实也无所谓,他们只是求徐阳手中的那把刀,我们是求财,互不干涉,回去之后,我会立刻通知七长老。”’

    “好,那就要按照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淮铜原本还有些担忧,但是金钱的*实在是太大了,他放弃了心中那些担忧,随后两人带着他们的人跑进了树丛之中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竖日早上九点,徐阳在辰天和黄迪迪目送下,和曹欣然,庆嵩坐上去往缅甸的飞机之上。首发.. @@@..

    黄迪迪虽然很想和徐阳一起去,但是她依旧是古玩联盟的人,,时至今日,古玩联盟也没有真正官方撤销,徐阳之前所享受的权利,至始至终,都是在赌石场上,梁澄单方面的说辞。

    所以,她还要去给徐阳,准备开店铺,选址的筹备工作。

    至于辰天,他现在年龄也不小了,早就禁不起来回折腾了。

    坐上飞机的曹欣然,心里都快气炸了,因为在她上飞机之前,辰天再三吩咐她,一定要好好的辅助徐阳,这些话,再次狠狠将她心中的傲然,踩的稀碎,她才不愿意给徐阳打辅助呢。

    她已经算好了,到了缅甸后,她要单独行动,她不仅要在比赛上赢徐阳,让那些小瞧她的人,被狠狠的打脸,她还要在缅甸到处赌石,赚上一笔让徐阳望尘莫及的钱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她一直冷着脸,连给徐阳说话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说就不说,徐阳也懒得去和曹欣然主动交流,在飞机上,他全程都是在和庆嵩说话。

    徐阳对裂魂极为的自信,有它在,自己几乎是处于不败之地,可是这一次去,面对的对手,几乎就是华国和缅甸赌石界里最强的那批人了,说不准就会发生了,自己无法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徐阳还是向庆嵩,详细的问了问,比赛的具体时长,以及比赛的具体方式。

    然而,庆嵩是一问三不知,他对于比赛的时长和方式,都不为所知,他告诉徐阳,过去每次比赛都是封闭式的,不是参赛选手,很难以知道,比赛的时长和比赛的方式。

    而且过去几届比赛里,华国面对缅甸赌石界的人,胜少负多,绝大多数人比完赛,灰溜溜的回来后,根本没脸,向国内的人,提及比赛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他们能透露的,最多也只不过是胜负的数据,过往已经举办了四届,每一届的排名,都是极为惨淡,华国派过去的人,最高名次,也只不过是第流明,而他们缅甸方面,每次都是包揽前五,甚至前十里面,四次比赛,华国人也只进入过两次前十。

    可见,华国赌石界的水平和缅甸赌石界的水平差距到底多么的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华国是大金主,紧靠着比赛成绩,华国的话语权,会小的可怜。

    徐阳对于这种结果,也并不觉得奇怪,毕竟缅甸作为原产地,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,他们离得近,占据天时地利,研究的比华国的人多得多,会出现这种情况,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,不得不去接受的,残酷现实!

    除了比赛规则不清楚外,其余的庆嵩知道的还比较多,他给徐阳罗列了,他这次比赛的两大对手!

    第一位,名字为钏库查!

    他以四十二岁的年龄,成为了缅甸历史上,甚至可以说是全世界上历史最为年轻的人赌石特接鉴定师。

    天赋绝伦!

    远超世界上任何人!

    而第二位,则是缅甸公认的赌石界最强者,特级鉴定师,窦扬威,他是缅甸籍华裔,。

    徐阳听了,却是露出来了奇怪的表情,这俩人的名字似乎有些与众不同.....

    钏库查,不就是穿裤衩吗?

    窦扬威,不就是都阳痿吗?

    不过,徐阳也只是觉得少许奇怪,并不会因为名字而轻视他们,按照庆嵩所说的,他们两个人实力都极强,他们的眼神,就像是能穿过翡翠原石的外壁,看清楚里面的构造一般。

    凡是他们出手翡翠原石,每一次都能,大赚特赚。

    过去比赛,每一次,他们都以绝对的优势包揽前两名。

    前两届,华国愿意参赛的人,非常的多,可是见识到他们厉害,几乎是华国参赛者的噩梦,多数人都觉得,有他们两个在,华国是不可能有人赢得,所以参赛人数越来越少!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华国翡翠界的高层,会下如此大的成本,把那种等级的翡翠,都给拿出来了,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众人参加,可即使是如此,愿意参加比赛的人,依旧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他算了算人数,总共也只不过是区区16人而已,和缅甸那边高达368个的人数,相差实在太大太大了。

    可徐阳觉得,最重要的原因,并非是因为钏库查和窦扬威太过强悍,而是国内的人,如果不来比赛的话,都能在国内当大爷,受到万人敬仰,可是过来比赛,赢了还好,甚至可以青史留名,但如果输了呢?

    那几乎就是名声扫地了。

    本身争夺第一,甚至是前二,前五,都无望,奖励也拿不到多少钱,一前一后的一算计,根本不值得来参赛!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