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徐阳的巴掌,就毫无保留的,扇在了曹欣然的嘴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”

    曹欣然大叫了一声后,嘴角献血之流,除了感受整个人都*辣的疼,脑袋也是天旋地转,一*坐在了地上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她捂着脸,难以置信的看着徐阳,她过去嚣张惯了,做梦都想不到,徐阳竟然敢真的动手!

    徐阳蹲下来,眼神直直的看着曹欣然,拽起来了她的衣领,再次冷冷的说道:“这只是给你的教训,以后再敢胡搅蛮缠,老子可不是撕烂你的嘴那么简单了!告诉我,你能不能做到?”

    曹欣然心里害怕到了极点,她从未想象过,她会如此的怕一个人,徐阳的巴掌让她觉得太疼,太疼了!

    即使她心里一万个不想说,可是她的身体,是诚实的,立刻点头说:“我,我,我能,我以后再也不胡搅蛮缠了。””

    “能做到,那就最好不过了!”

    随后,徐阳冷哼了一声,便带着一脸懵b的庆嵩和虎爷离开了。

    徐阳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错,对付这种嚣张的田园女权讲道理,那是不可能讲得通,因为她们绝对不会讲道理,她们只是为自身利益着想,对付她们,就要用狠得,要让她们知道,她们的嚣张,会给她们带来代价的!

    她们不知道痛,就会一直嚣张蛮横下去!

    徐阳走后三分钟,曹欣然心里那股害怕的情绪,才消失了,她拿起手机相机,看着自己的脸,已经变得肿大,嘴角也裂开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的怒火,一浪高过一浪,但是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,自以为自己天不怕,地不怕,结果呢?

    她刚才竟然怕了徐阳了,而且是怕的要死的那种!

    那种情绪,让她根本无法接受!

    她大吼了起来:“徐,徐阳,我要杀了你,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可是她趴在地上,自己喊了十多分钟,却是发现自己,无论怎么喊,那都是无用功,她拿什么来杀死徐阳?

    该拿出来什么?

    她哪有这个能力来杀死徐阳!

    “请问,你就是华国派来参加比赛的人吧?”就在她觉得,毫无任何希望时,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,说着不太流利的汉语,彬彬有礼的问道。

    曹欣然虽然嚣张,但是眼前的男人,考究的西服,精致的五官,实在是太帅了,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男神形象。

    她是田园女权,可是对于她对于帅哥,她可就是另外一番表现了。

    她忙是整理了一下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笑着说:“你好,我是华国派来参加比赛的,我叫曹欣然。”

    “哇,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曹欣然呀,你的大名,我们缅甸翡翠界,可是都是如雷贯耳呀。”西装男人露出来了很是惊讶的表情,随即便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窦武能。”

    “窦先生,你好,我真的有那么出名吗?”曹欣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你可是华国少有的赌石方面的天才,又是雕刻界三大传奇之一辰天的五徒弟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啊!”窦武能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曹欣然一听这,心花怒放,自信瞬间就爆棚了,想着还是帅哥会说话,不像是徐阳那个渣男,直男,眼前的帅哥,比徐阳好一千倍,好一万倍!

    “不知,我能否有幸,邀请曹小姐吃个早饭?”窦武能像是绅士一般,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好,当然可以。”心花怒放的曹欣然,哪里有不愿意的道理,立刻就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随后,在窦武能的邀请下,他带着曹欣然来到了酒店的一处,包厢之中,点了许多精美的早点后,窦武能便突然问道:“曹小姐,刚才打你的人,是叫徐阳吧?我看着参赛名单里也有他,你们是伙伴,他为什么要打你?实在是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看到参赛名单,你是什么人?”曹欣然警惕了起来,她虽然脑,但是她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曹小姐不要紧张,我是负责这次举办翡翠节的人,华国和缅甸之间的比赛,是翡翠节的重中之重,华国和缅甸双方谁来参加,我作为负责人之一,当然都得审核看一遍了。”窦武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曹欣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瞧着她还没有放下戒心,窦武能便又继续说了起来:“徐阳实在是太过分,这种男人,就应该被千刀万剐,女生可是要被我们男人保护的,怎么能打女生呢,实在是太过分太过分了!””

    “对,徐阳,就应该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窦武能成功再次激怒曹欣然,对于他的戒心,瞬间都没有了,她想着窦武能,能站在她这边,为她说话,还不能说明,窦武能就是好人吗?

    只是她一腔怒火被激发后,却是发现一个问题,她还是没有能力,将徐阳千刀万剐,她摇了摇头说:“徐阳这个人,很有势力,我不能把他怎么样。””

    “呵呵,曹小姐,我有办法,把徐阳打入无底的深渊!”窦武能终于露出来了,他的狐狸尾巴了。

    已经没有戒心的曹欣然,脸上一喜,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一般,忙是问:“窦先生,你有什么办法,把徐阳打入无底的深渊呀?”

    “办法是有的,只是得需要你来配合,才能完成!”窦先生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来配合?我怎么配合啊?”曹欣然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的样子,告诉了窦武能,她被自己忽悠住了,他心里骂了一声蠢女人后,便露出绅士一般的微笑说:“曹小姐,你不要急,你听我慢慢说,想要对付徐阳的话,首先得从这次,中缅双方赌石比赛说起。”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