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错,徐阳除了是莫苒商会的钻石会员,也是铁血盟的钻石会员!

    两者的内部架构,几乎差不多,都是会员制,而最高的则都是钻石会员!

    窦扬威他们所说的,需要一个月提前预约,铁血盟的人,确实是真的,但仅限于低端的会员,像是徐阳这种高端会员,只要一个电话,他们就会按照会员要求的时间到达,一分钟都不会拖沓!

    这就是顶级会员,享有的特殊待遇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我很满意。”徐阳称赞道。

    闵雷作为铁血盟的执事,无论出现在全球的任何地方,都会受到别人的极大尊重,被他拍马屁,但是现在被徐阳称赞了一番后,他觉得受宠若惊,因为他知道眼前的人,身份到底是多么的尊崇,能被他称赞,那是他三生有幸!

    窦扬威,窦武能,钏库查,瘦弱青年,曹欣然,以及缅甸的一帮比赛的选手,看到这里,纷纷都愣住了!

    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竟然真的会有人来了!

    时间正好在半个小时之内。

    竟然还称呼徐阳,为钻石会员,还如此的恭敬?

    “窦扬威,铁血盟的人来了,你快点给我矿产开采权吧。”徐阳叫醒了,愣住了窦扬威等人。

    “不,不,可能!”窦扬威完全不相信!

    他曾经做过了解,铁血盟虽然一些人不是会员,也可以邀请他们,但是随着双方之间的交易,多了,便会给他们不同等级的会员。

    最高等级则是钻石会员!

    这必须得是拥有极大的势力和做成多次交易后,才能授予的!

    现在来的人,竟然称徐阳为最高等级的钻石会员?

    他才多大啊!

    怎么可能多次交易?再者说了,他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大的势力?

    有那么大的势力,还跑到这里,参加什么比赛啊?

    完全是在吹牛啊!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蝼蚁?敢怀疑我的身份?”不等徐阳说话,闵雷便冷冷的看向了窦扬威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父亲是蝼蚁?你算什么东西!!”窦武能也跳了出来,在他们眼中,徐阳是*的,这个人肯定也不是铁血盟的,他们没有什么好怕的!

    闵雷看了看他们两个,没有说话,而是对着他们两个拍了一张照片,随即他便自言自语说:“怪不得那么嚣张,原来是窦扬威和窦武能父子俩,我猜猜你们豪横的底气,因为就是窦扬威是特级鉴定师吧?那么对不起,你现在的称号,被剥夺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说剥夺,就剥夺,你算什么东西!”窦扬威感觉听到了,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,就算他是铁血盟的人,他有什么权利和能耐,剥夺他的特级鉴定师的称号?

    他的称号,可是经过多次考级,是由他们缅甸部门和缅甸赌石协会联合,颁发的!

    难道铁血盟的人,还有能耐,让他们听他们的话?

    赌石协会,他可是名誉会长,就是连真正管事的会长,面对他时,都会恭恭敬敬的,怎么可能会为了他,而得罪自己?

    闵雷没有和他争辩的意思,站在他这个位置上的人,早就没了和别人呈口舌之快的行为,他要的只是结果,随即他便打通了一个手机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不到两分钟,窦扬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瞅,来电显示,竟然是缅甸赌石协会的会长。

    “扬威啊,你怎么招惹了铁血盟的人啊,刚才有个叫闵雷的铁血盟的人,给打了电话,要求撤销你的特级鉴定师的头衔,咱们可惹不起铁血盟,就暂时先把你的头衔撤销了,等这件事情风平浪静后,再给你恢复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喂喂,喂......”

    对方似乎在怕些什么,根本不敢和他多说,直接挂了。

    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盲音,窦扬威陷入了怀疑人生,这,怎么可能啊?

    不等他多想,他的手机里就再次受到了一条官方短信,他的特级鉴定师,果真是被剥夺了。

    窦扬威彻底愣住了,虽然剥夺称号对他并没有多少影响,毕竟他的影响力在那摆着呢,但是他现在被剥夺了,不正是说明,眼前的闵雷就是铁血盟的人啊!

    这些还都不算说明,重要的是,闵雷是铁血盟的人,那么就说明,徐阳根本就没有吹牛b!

    他说的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他确确实实,就是铁血盟的钻石会员!

    可是他还那么年轻,怎么可能是的呢?

    他如果拥有那么大的势力,他又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比赛?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他给自己找了个合理的解释,那就是铁血盟的会员,并不像是他了解的那般,可能有很多个办法,就能成为会员,并不需要非得是拥有极强的势力和多次合作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想到这里,窦扬威的心多少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窦武能等人见此,也都看了出来,到底是怎么回事,纷纷脸色巨变。

    窦扬威忙是上前,给闵雷道歉。

    然而,闵雷却是根本连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,藐视的看了他一眼后,便恭恭敬敬来到了徐阳的身边,用着他生平最为恭敬的语气询问道:“尊敬的钻石会员,不知您让我来这里,是想让我做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情,就和他们两个打了个赌,希望你们铁血盟来当中间人,如果他们事后不愿意履行承诺时,由你们来帮我向他们讨要过来。”徐阳说着,便指向了窦扬威和钏库查:“具体赌约嘛.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闵雷点了点头,他便来到了窦扬威的面前:“根据徐阳少爷所说,你和他之间也有赌约?我已经在半个小时之内来了,所以现在你立刻马上交出来一份翡翠矿产的开采权,否则的话,三天之内,铁血盟的人,将兵临你家门前!”

    “啊!这......”

    窦扬威后悔到了极点,刚才抽的哪门子的风啊,和徐阳打什么赌?

    他穷其一生,也只不过是拥有三个矿产开发权,如果给了徐阳,那岂不是他这一辈子的三分之一,都给徐阳了?

    就因为,他为了逞一时之快,和徐阳打了赌!

    然而事实上,并非是逞一时口舌之快,才让他陷入了此番境地,归根结底,还是他无知,太无知!

    用他自己的那套理论,就衡量徐阳!

    认为徐阳所说的一切,和他认知都不同,这才小看了徐阳,做出来了,让他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的决定。

    只是说什么都晚了!

    他不愿意交出来的话,就等着铁血盟踏破他的家门吧!

    窦扬威咬了咬牙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:“好,今天比赛以后,我会双手奉上!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你现在就给徐阳先生,否则的话,三天后铁血盟必将让你付出代价!”闵雷毫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