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东西,我也是同样的话,告诉你!”徐阳也是毫不气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虽然排位赛参赛人数,少了曹欣然后,只有29位,但是比赛的难度,也再次升级。

    上午的比赛原石,大多数都是一些廉价品质不好的原因,这也是为什么,徐阳挑选了两个小时,才选出来了,价值400万的翡翠原石。

    另外这里是翡翠的原产地,成交价格也远远低于,在华国的价格,也是原因之人。

    下午的比赛,翡翠原石的品质,变得杂乱无章,既有品质好的,也有品质极差的,稍不留神,可能就会选错。

    就连窦扬威和钏库查,都是一脸的认真,仔细的挑选,生怕会出现任何错误。

    反而徐阳,一脸的轻松,对于拥有裂魂的他来说,什么杂乱无章,有好有坏,都没有任何的区别,他只需要拿着裂魂,挨个的试试就能的出来最终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比赛时间,依旧是两个小时!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,窦扬威和钏库查,都选好了,他们各自满意的原石,环顾四周,寻找到徐阳的身影后,他们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发现,徐阳也挑选好了,只是他挑选的原石,怎么看,都像是普通的原石!

    不可能有机会,切出来上好的翡翠!

    那一刻,他们也更加的确定,徐阳没有曹欣然的帮助,他啥也不是!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赢定了!

    窦扬威和钏库查,本身想去徐阳那边,好好讽刺他一番,可又担心,他们去讽刺的话,徐阳会发现他挑选的原石一文不值!

    他们想赢的完美漂亮,只有最好的和最差的相比,才能算是完美!

    因此他们挑选完了之后,就选择到了一边休息,等徐阳将他挑选的原石,提交上去后,窦扬威和钏库查,才凑了过来,他们俨然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徐阳,你挑完了?想好怎么做我的奴隶了吗?”窦扬威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觉得呢?”徐阳脸色一冷,一拳直接打在了窦扬威的脑门之上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只听着窦扬威大叫一声,身子往后退了几步后,便一*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徐阳,你敢打我,你活腻歪了!!!”窦扬威脸色大怒!

    窦武能见此,立刻就招呼他的人过来,一时间包括他在内的六个人,围住了徐阳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老子打的就是你!”徐阳扭了扭脖子,面带不善的说:“不服的话,你们可以尝试的还手!”

    之前徐阳因为要比赛,一直压抑着自己,可是现在比赛结束了,他也没有什么好压抑自己的了,他们虽然要杀的曹欣然,但是如果他们知道,曹欣然根本没啥本事了,他必然会对徐阳动手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想杀自己的人,徐阳完全用不着,和他们气!

    惹了老子不爽了,就得让他尝尝挨揍的滋味!

    “好小子,还嚣张是吧,武能,你们给我上,教训教训徐阳,让他知道作为一个奴隶,该怎么伺候自己的主人!!”窦扬威更为大怒。

    窦武能听此,便招呼他的人,围了上去,大有要把徐阳,狂揍一顿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钏库查也是如此,跟着围上来,也想趁着这个机会,狠狠修理徐阳一顿。

    徐阳这次,并没有选择让女保镖出马,加上钏库查也就七个人,他还是能应对来的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率先发动了攻击!

    见徐阳敢一个人跑过来,窦武能脸上露出来了一抹,讥讽的笑容,立刻就招呼他的人冲了过去,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双方还没有交手,赛事的组委会的人,就上前,将双方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比赛场地,不许斗殴,一切恩怨,你们赛后,自行解决!”

    窦扬威刚才被徐阳打了一拳,到现在还感觉天旋地转,他极为不服,可是他一想自己,可是德高望重的大师,在这里打,实在让他没有面子,于是他就装着一副大度的模样说:“呵呵,我窦某人,可不会和这种杂碎一般见识,你们都散了吧!”

    窦武能几人,并不愿意,可也不得不听,窦扬威的话。

    只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徐阳根本就没有听从,所谓组委会的命令,完全没有罢休的意思,一步上前,便冲到了窦扬威的面前,一拳再次将他击倒!

    不等他反应过来,徐阳便来到了窦武能和钏库查的跟前,一对组合拳就狠狠的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窦武能早就被酒色,掏空了身体,根本不经打,被徐阳打了三拳也倒在了地上,而钏库查平时都是仗势欺人,矮小的身体,无法和徐阳抗衡,只打了五六拳,也被徐阳*在地!

    其余的小弟们,纷纷过来救驾,却是被庆嵩虎爷的人,给挡住了!

    窦扬威父子俩和钏库查,同流合污,不仅设计陷害自己!

    还想杀自己,语言上各种挑衅,让徐阳不爽到了极点!

    他们算什么东西!

    阿猫阿狗,都来挑衅他徐阳!

    他必须要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,才能解气!

    徐阳冷笑了一声,便将窦扬威三人,狠狠的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感受着徐阳像是雨点般的拳头,窦扬威和窦武能即使是两个人也是毫无还手之力,他们两个只能威胁:“给我停,你再敢动手,我要让你死在缅甸!”

    徐阳此人,也许怕糖衣炮弹,但绝对不怕任何人的威胁,他越是威胁,徐阳的拳头,就越是重!

    直到组委会的人,突破庆嵩和虎爷的阻拦,徐阳才被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即使是如此,他们三个人,也都徐阳打的满脸是血,哀嚎不已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三个被徐阳揍了,他们觉得太爽了,可是兴奋劲一过,他们两个就后悔了,这里可是缅甸,是他们的地盘,徐阳打他们也就算了,他们两个为什么,还脑子一热主动帮忙啊?

    万一,事后他们报复的话,他们两个谁都别想安安稳稳的从缅甸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吓得浑身打哆嗦,他们原本是想着,比完赛跟着徐阳去赌石,毕竟来缅甸除了比赛,那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,跟着徐阳逛逛缅甸的翡翠节,这也能大捞,特捞一笔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情况,他们都快吓傻了,哪里还敢留啊,他们也不敢等着比赛结果颁布了,反正比赛已经结束,结果已经定死了。更新最快..()/ ../

    留在这里也没有是用处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