窦武能和窦扬威见此,想爬起来逃跑,却是被闵雷的人,一脚揣在了地上,不出十秒钟!

    只听着,两声惨叫!

    窦武能和窦扬威的身体,就分别被曹欣然所持的刀,分别刺穿了!

    鲜血溅了一地后,他们两个人应声倒下!

    堂堂的缅甸赌石界的第一人,便死在了曹欣然的刀下!

    在场的人见此,纷纷露出来了恐惧的神色,纷纷闭上了眼睛,即使有些人愤怒,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阻止,反抗!

    钏库查更是觉得后背发凉,一阵后怕!

    心跳加速,大口大口的喘气,他才感觉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万幸到了极点,幸亏自己之前,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,否则的话,他还真会跟着,窦扬威和窦武能,去和徐阳增加赌约!

    那样的话,他的下场,也会和窦氏父子一个样子!

    他之前也和徐阳打赌了,他哪里还敢托,立刻就主动从他随身携带的包中,拿出来了一份翡翠开采权的证书,主动递给了徐阳,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徐阳自然也是听得懂,此人虽然之前一再挑衅他,但是徐阳能在他身上得到一份翡翠矿产开采权,也算是扯平了。

    所以,徐阳也没有为难他,收下他的翡翠矿产开采权的证书,便放任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窦扬威剩余的那些,矿产开采权,闵雷会帮着他去窦家去要的,徐阳倒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徐阳目光所及之处,所有人都会低下头,他们明白,闵雷的铁血盟固然可怕,可是他是听从徐阳的!

    徐阳才是真真正正的超级大人物!

    “恭喜徐阳大师,贺喜徐阳大师!”就在这时,几个肥胖的中年男人,从场地休息室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徐阳认得他们,他们正是这次比赛,华国一方派过来的监督的人。

    也算是这次比赛的,举办者的管理之一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在自己被嘲讽时,一个个就像是没看到一般,各个像是缩头乌龟似的。

    现在见自己赢了,却又跑了出来!

    徐阳对他们并不感冒,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后,便问他们:“你们之前承诺的奖励,什么时候给我?”

    今天一战的事情,必然会传遍缅甸和华国的赌石界!

    徐阳的名声,也会响彻整个赌石界!

    他将会成为,毫无争议的赌石界第一人!

    而且,徐阳夺得第一名,华国将再接下来三年,在翡翠界里,拥有话语权!

    即使徐阳对他们态度冰冷,他们依旧是舔着笑容,态度无比恭敬的说:“徐阳大师,您不要着急,奖励已经在国外了,您给我一个地址,我会让人马上给您运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把那块翡翠,运到辰天大师那里吧。”徐阳很自然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徐大师,我们会立刻照办。”他们忙是恭敬的回道,面对徐阳这个赌石界的真真正正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有了巴结的心思,纷纷邀请徐阳去吃饭,然而徐阳却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,比赛已经结束了,他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,他先是给闵雷说了声谢谢,他连看他们一眼的意思,都没有,打了个哈哈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即使是如此,他们依旧是不敢露出来任何不悦的神色,在他们心中认为,徐阳目前就是赌石界的第一人,他有资格这样对待他们!

    曹欣然见徐阳走了,她想追上去,说什么,却是感觉自己,似乎没有资格,便又停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回到住所之后,徐阳没有立刻休息,现在正值缅甸的翡翠节,他想趁着这个时间,在这里好好赚上一笔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!

    窦扬威和窦武能,死讯传遍了,整个缅甸的赌石界和翡翠界!

    所有的人,都被震动了!

    他们谁都无法想象,一个他们完全不知道的徐阳,竟然以完胜的姿态胜了窦扬威和钏库查!

    震动的同时,他们也陷入了慌张之中,接下来的三年,华国将掌控最大的话语权,他们缅甸的利润,将会被华国人大量的带走!

    他们后悔了!

    后悔举办了这场,他们以为必胜的比赛!

    他们更加的后悔,没有去仔细了解徐阳,否则的话,他们绝对想方设法,取消掉这次比赛!

    徐阳的名字,就像是噩梦一般,笼罩在他们的心中。

    而徐阳的名字,很快就成为了,缅甸翡翠节上,所有人谈论的对象。

    缅甸人对于徐阳,恨之入骨,而在缅甸做生意的华国人,却是一个个振奋不已!

    徐阳的出现,简直就是他们的救世主!

    他的名字,也深深的刻在了他们心中!

    晚上九点,徐阳已经在翡翠节上,转了好几个小时了,只是现实让他大失所望,他本以为这里是翡翠的产地,好料应该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呢?

    他愣是一块好料,都没有遇到,几乎都是各种小贩,人工制作的次品,冒充品质好的原石。

    向着周围的人,仔细打听了一番后,他才明白,好料基本上都是在被挖出来之后,不是被高手挑走,就是被商贩打包,销售到华国了。

    像是这种翡翠节上的原石,基本上都是别人挑剩下的,好料几乎没几块,倒是一些已经切开的成品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成品的价值,都比较透明,虽然带到国内,也能大赚一笔,可是相比赌石,利润还是天差地远!

    看来想在缅甸获得上好的籽料,只有两个办法,第一是去那些翡翠矿产的产地,第二就是利用手中的翡翠矿产开采权的证书,去参与拍卖,得到属于自己的矿产!

    两者相比,自然是拥有自己的矿产是最好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当即徐阳便决定回去,找人打听打听,翡翠矿产具体是怎么参与拍卖的。

    闵雷做事情果真是非常的迅速,徐阳刚刚到住所时,闵雷就已经在他的房间门口等待了,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,白发苍苍之人,他站在闵雷的跟前,对于别人都是十分的傲然,可是见到徐阳后,立刻就露出来了恭敬神色。

    他没有敢直接过来和徐阳讲话,而是等闵雷将窦武能剩余的两张,翡翠矿产开采权的证书给了徐阳,离开后,他才主动来到了徐阳的跟前,恭敬无比的说道:“徐阳大师您好,我是咱们华国翡翠协会的鸿达,负责缅甸的一切事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负责人?那你来找我是做什么?”徐阳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从徐阳来缅甸,代表他们比赛,徐阳都没到见到眼前的负责人,可想而知,在之前,他十分的傲然,根本没有把徐阳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现在见徐阳赢了以后,便主动献身,可想而知,赢和不应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么的大!

    “徐阳大师,我来找您呢,是想帮助您去参加翡翠矿产的拍卖,您虽然极为有能力,但是这件事情一般很少对外人开放,如果没有我的帮助,您也许会遇到一些困难。”鸿达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的话,明显是他之前,精心想好的不仅把问题说了出来,还顾及了徐阳的面子。

    虽然徐阳并不怎么喜欢他们翡翠协会的人,但是徐阳现在也确实需要他们的帮助。

    他也不气,笑道:“那实在是太好了,按照这本的规矩,我什么时候能参与拍卖?”

    “徐阳大师,说来真的很巧,明天就是拍卖的时间,如果您愿意的话,明天我再来这里,带着您一起去?”鸿达恭敬的回道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定了吧,我先去休息,明天你再来吧!”徐阳吩咐道。

    被徐阳吩咐,他没有丝毫的不爽,反而因为徐阳愿意搭理他,而沾沾自喜,忙是点头说好,随即,他便乖乖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见他离开后,徐阳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,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今天所发的事情,对于徐阳来说也是觉得有些疲惫,虽然他们没有给自己造成任何实际性的威胁,但是也算是拿着自己的小命,和别人去赌了。

    今天算是有裂魂相助,他能赢,可如果没有裂魂呢?

    他可能小命就完蛋了!

    他开始奉劝自己,以后千万不要把自己的小命给赌上了,万一出了问题,那就太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叮咚叮咚!”

    这边正想着呢,徐阳便听到外面响起来了,门铃的声音!

    “又是谁?”

    徐阳眉头一皱,难道是曹欣然吗?

    如果是她的话,徐阳可真不想搭理,此女人,性格有缺陷,又是心狠手辣,从她干掉窦扬威几人之中,就能看得出来,和她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。

    但是徐阳又怕是别人,所以他还是决定起床去看看是谁。

    他透过猫眼一瞧,却是发现,来人根本就不是曹欣然。

    而是一个打扮靓丽,五官精致,穿着很前卫的白人女性。

    年龄大概二十五岁左右,透过猫眼,也能看出来,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,十分的*。

    怎么来了个白人女性?

    她是谁?

    不等徐阳多想,他就看到,那白人女性,似乎猜到了徐阳正在里面,她突然脸色变得冰冷,随即她一脚踹在了房间的门上!

    她的力气极大,竟然一脚,将门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