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沙的脸色很难看,如果徐阳真懂的话,那么他们之前所做的那些猫腻,可就白做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大人,您们多虑了,刚才我们的人一直都在紧跟着徐阳,此人根本不懂什么探明矿产,他每到一处矿产,就匆匆进入看了几眼,就出来了,和一些地质专家们的行为,完全不同。”禀告之人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真?有没有人拍下来视频?”流沙做事情,极为小心,他只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,道听途说的他可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徐阳一出酒店,全程都被我们的人*着,他每到一处矿产停留都不会超过半分钟!这是现场直播,您看。”说着,禀告的人,就拿出来手机,和他的人开起了视频。

    流沙和吴昂山仔细一瞧,瞬间狂喜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徐阳,在鸿达的带领之下,进入矿洞后,不到半分钟果真就出来了,虽然不知道他在里面,做了什么动作,但就是进入半分钟就离开,实在是太不专业了。

    一个矿产的翡翠多不多,必须得透过各种专业的仪器去测试,进行化学分析!

    分析的时间,短则三月,长则数年!

    哪里是他这种,进入看半分钟,就走人的?

    明显是个什么都不懂,却又跑出来装样子的?

    倒是流沙有些疑问:“吴昂山大人,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掉以轻心,窦扬威输给徐阳,就是刚开始看不起徐阳,可到了最后,他可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!”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用你来提醒,不过,你也得明白赌石和探明矿产完全不是一回事,你见过哪个矿产是被人专家看几眼,赌石可以根据原石的纹路来判断,可是矿产深埋地下,不去多方位的探明,是不可能知道矿产好坏的!

    你可别告诉我,徐阳他有透视眼,可以透视地下几百米,甚至几千米看到翡翠!”吴昂山极为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混迹多年,自然知道,不能随便看扁一个人,可是任何事情,都得有个极限,徐阳半分钟就能看出来一个矿产好坏,是绝对不可能的!

    “也许是我多虑了吧。”流沙仔细想了想,也觉得吴昂山说的很对,徐阳赌石方面是很强,水平可以说是登峰造极,但也不能因为他在赌石上面厉害,就认为他再任何方面,都很强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多虑,是你真的想多了,不过,为了小心起见,我们还是继续看现场直播吧!”吴昂山说道。

    随即二人,便跟着镜头,看着徐阳一次又一次的进入不同的矿洞之中,进行所谓的探明矿产,一直到了下午四点多,徐阳才将112处全部看完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发现徐阳,步调一致,每个都是看着半分钟就出来,并没有玩什么猫腻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们两个人放下心来,徐阳和鸿达的谈话,他们的人也偷听了一些,知道徐阳会参加晚上的拍卖会。

    为了对付徐阳,他们两个又再次动用自己的手段,向市场抛下了一颗重磅炸弹!

    晚上八点!

    果敢翡翠交流中心,迎来了最近几个月的最热闹的时刻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在下午他们都听到了一则重磅炸弹!更新最快..()/ ../

    晚上要进行拍卖的矿产,有五处矿产,被专家评为了特级矿产。

    这五处矿产,每一处预估的年利润,都会在2亿美元以上!

    这则消息,惊爆了整个缅甸翡翠界,大量拥有翡翠矿产开采权的人,大量的想涨涨见识,看热闹的人,纷纷赶来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翡翠交流中心的二楼一处隐秘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吴昂山流沙,盯着眼前的男人,默不作声!

    直到吴昂山将它手中的雪茄,抽光,他才开口说话:“考虑的怎么样?我们可以保证,此事绝对不会泄露出去,你需要做的也非常简单,就是怂恿徐阳去购买,那些高价的特级矿产。这对于你来说并不难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吴昂山先生,流沙先生,我从小的教育并不支持我做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画面拉近,熟悉华国翡翠界的人,会一眼看出来,此人就是今天一直跟在徐阳身边,拍着马屁的鸿达,此刻的他,满脸的正义,一副绝对不会配合他们的样子。

    吴昂山和流沙,对此,倒是一点都没有担心,双方打交道,不是一年两年了,吴昂山轻笑了一声说:“我们都非常了解彼此了,就不要再装了,你说出来你的条件,如果不超过我们的底线,我们也是可以答应你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既然如此,我也就不和你们转圈子了,想让我帮你们忽悠徐阳也很简单,给我两个矿产开采权,我帮助你们,今天晚上让徐阳去购买那些垃圾矿产,让他损失重金之外,还能让他手中的翡翠矿产开采权的证书变成废纸!”鸿达微微一笑,露出来了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“鸿达,你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,两个矿产开采权?你知道得价值多少钱吗?你可别忘了你是华国人,如果被缅甸翡翠界的人知道,我和流沙的名声,将会毁于一旦!”吴昂山脸色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你们更应该知道,如果徐阳将他九个开采权都变成了上好的矿产,会是什么后果,你们别以为你们造假玩玩猫腻,就能骗徐阳了,我感觉此人并没有那么傻,没有我的帮助,你们不会成功的!”鸿达的脸色,也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说这句话时,觉得自己真是虚伪到了极点,今天跟着徐阳跑了一天,他发现徐阳也许在赌石上的造诣,当世无人出其右!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一天以来去探明矿产,他除了拿着手电筒似的东西,进入矿洞触碰了矿洞的岩壁,就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些也就算了,可是他发现徐阳用这种方式,探查完后,竟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样如果都能让他胸有成竹,可见徐阳实在是无知,又自负,甚至可以说,脑子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随便那样做做,就是探明完成了?

    明显是个傻子!

    他相信只要晚上,他随便忽悠忽悠,就能不费吹灰之力,让徐阳买下那些根本不值钱的所谓特级矿产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