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给他松绑后,他依旧是没有从惊恐中走了出来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而梦萝对此,却是告诫徐阳:“佣兵界知道我的人不少,再没有强大起来,不能再让任何佣兵界的人,知道你我之间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徐阳明*萝所说的,而且今天他也见识到了,雇佣兵的强大,根本不是他目前可以应对的,不说梦萝突然出现救了他,就是没有令狐灭杀,他估计也早就死翘翘了,根本坚持不到梦萝来到。

    “梦萝,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?”徐阳十分的疑惑,家中的女保镖们,是知道他来盛京了,可是他临时更换了住所,还没有来得及,通知她们,而且江城距离这边上千公里,她也来不了那么快啊?

    梦萝对此,却是没有任何的正面回答,她只是说了句:“今晚的训练取消吧,报警吧!另外以后尽量少招惹这类的麻烦,我现在的任务,只是提升你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随即,梦萝身影一闪,便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留下来了一脸懵b的徐阳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盛京的便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对于眼前的场景,他们极为震撼,徐阳一行人,并没有藏着掖着,将这里的情况实话实说,起初都不相信,可是看到了监控之后,他们也不得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由于徐阳的反抗,只能算是自卫,也没有拘留他们,做好笔录之后,便将徐阳等人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之前住的宾馆,自然不能再回去了,徐阳选择了一家保安情况一流的五星酒店,到了凌晨两点多,才又住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令狐兄,钱伟豪为什么要杀我?”徐阳坐在沙发上,久久不能入睡。

    “按照道理来讲,钱伟豪没有杀你的理由,他们的家族利益和你完全没有冲突,甚至在这个时刻,他如果为了家族利益着想,应该是巴结你才对。他作为雇佣兵,应该是受到他人雇佣的,我的猜想应该是李冰雨要杀你。”令狐灭杀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徐阳吃惊的问。

    “咱们之前,在希尔顿酒店,可不近是碰到了钱伟豪,还遇到了李冰雨,钱伟豪是来杀你的,所以他紧跟着你,可是李冰雨呢?她如果不想杀你的话,她干吗还跟着你,偌大的盛京,因为凑巧住在一家酒店的事情,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。”令狐灭杀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点了点头,觉得令狐灭杀,说的有些道理,但很快,就被他否定了!

    如果是李冰雨的话,来杀他时她怎么没有出现?

    而且,她也没有任何理由来杀自己,不符合逻辑。

    “徐兄,那你觉得会是谁?”令狐灭杀看出来徐阳并不认同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古玩联盟,准确的说,应该是二长老独孤棱和三长老宇文道!”徐阳想了想,便做出来了判断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会是诸葛家做的?”令狐灭杀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都知道,我明天要和他比赛,如果我出了事,第一个就会怀疑他们的,古玩界最讲究的就是声誉,如果这个时候来杀我,那不就是说明诸葛隆自知不敌,派人来杀了吗?到时候不仅会找他,就是*也不会放过他们的,诸葛隆是个聪明,不会这么做的,而古玩联盟想杀我,不是一次两次,这次如果把我杀了,不仅解决了我,还能让人不怀疑他们,可谓是一举两得,他们没有理由不去做,而且能请过来雇佣兵,说明也是事前就谋划好了,一个下午的时间,我想诸葛隆也无法将雇佣兵给请过来吧?”徐阳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对,应该是他们,那你想怎么处理?”令狐灭杀点了点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,先把明天的比赛赢了再说,之后就按照之前商定的策略,稳步进行。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哪有必要这样啊?刚才那一位,只要她出马,什么二长老,三长老,都得死翘翘。”令狐灭杀建议道:“完全可以,让她去暗杀那些敌对你的高层。”

    听此,徐阳心里有些无奈,他倒是想这样,可是梦萝,都说了她只是负责提高徐阳训练的,即使在没人的时候,她对自己十分的恭敬,徐阳也不会认为,她会愿意帮自己去杀人。

    她应该更想让徐阳,自己将那些事情解决掉,而不是让她去解决。

    另外,即使杀了二长老和三长老,那又如何?

    在他们之上,还有一个天尊存在,杀了他们只能削弱古玩联盟而已,甚至都不一定能削弱,古玩联盟人数千万,只要他们死了,立刻就有人能顶替他们的位置。

    想要报仇的话,那只有将整个古玩联盟推翻,才行。

    徐阳将心中的话,告诉了令狐灭杀后,他略微有些失望,不过,他随即又是一脸期待的说:“徐兄啊,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件事情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,传说中寒皇的私生子?”令狐灭杀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徐阳满头的黑线:“令狐兄,你是怎么能联想到我是寒皇的私生子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很容易能联想到啊,首先你手里有寒皇过去的专属佩刀,现在寒皇的七大手下之一的梦萝,都来帮你,这难道不能说明,你是寒皇的私生子吗?”令狐灭杀解释道。

    其实第一次,在宣明古城看到徐阳手中的裂魂时,他就认为徐阳是寒皇的私生子,否则怎么可能拥有寒皇的佩刀,这也是当时,他为什么主动去靠近徐阳的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连梦萝都出现了,他心里就更加确定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是你所想象的那般。”徐阳无语的摇头说:“裂魂是我父亲在黑市上买的,而梦萝.....她也是我父亲请来,提升我个人实力的,你不觉得我这段时间的实力,提升了吗?”

    徐阳并非是不相信令狐灭杀,而是刀奴嘱咐过,他是寒皇继承人的事情,不能让外人知道,他也只能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啊?你父亲买的。”

    相比徐阳是寒皇的私生子,徐阳这句话,让令狐灭杀彻底陷入了震惊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