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葛青儿,听此,脸色一变,痛快的回忆,瞬间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徐阳当初是捡漏了十亿。

    而且,成本价格,仅仅是百万而已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徐阳当时捡漏的倍数,是1000倍,远超他这所谓的超强200倍。

    她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她怕说了之后,她的爷爷会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青儿,怎么了?你怎么不说?”诸葛隆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诸葛青儿结结巴巴,半天都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说啊,怎么了?快说。”诸葛隆怒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青儿小姐不说,那我就说了。”令狐灭杀站了起来,他微微一笑,冲着诸葛隆说:“徐阳兄,在宣明古城总共捡漏十亿,成本也只不过是百万而已,捡漏的倍数其实也没有多少,只是比你多区区5倍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这怎么可能!”诸葛隆完全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就是,蒙谁呢?一百万捡漏十亿???”诸葛腾峰也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非得你们相信,自己去查查记录就知道了,而且这些对于徐阳兄来说,根本也算不得什么,接下来的胜利,才算是重要的。”令狐灭杀打了个哈哈说道。

    “令狐灭杀,你是不是在做梦?徐阳会赢?”诸葛腾峰再次跳了出来,十分不满的说,在他眼中,诸葛隆都捡漏了200倍了,还会输?

    再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令狐灭杀根本懒得搭理诸葛腾峰,冷笑了一声:“结果会告诉你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小辈,大言不惭。”诸葛隆也是冷哼了一声,随即看向了徐阳

    此刻的他,信心满满,其实在比赛之前,他也曾经有过,一丝丝的觉得,万一输了呢的想法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可是等他发现他一天的时间,捡漏了2.6亿,捡漏了200倍,他心中那一点点的想法,完全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,他这辈子的最佳成绩了,他还从未有过在保证总额2亿以上,还能捡漏200被的壮举。

    他觉得天时地利人和,自己赢定了!

    而徐阳,马上就要成为他们诸葛家族的人了,他也知道,徐阳成为他们的人必须得让他心甘情愿才行,所以他尽量让自己保持笑容,一副贤明英主的样子说:“徐阳,既然大家都这么期待你的成绩,你就”把你的东西也拿出来卖吧,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,你和我的差距到底还有多么的大,不过你放心,当你成为诸葛家族的人后,我会毫不犹豫的倾囊相授的。”

    “诸葛隆,你大概搞错了,是我会让你知道,你我之间的差距,而不是我和你之间的差距,你可懂?”徐阳冷笑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敢这么说,是他捡漏完时,他就已经估算了价格,得到的结果,让徐阳觉得,诸葛隆也不过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觉得这是一场大赌,现在看来,完全就是扯淡,他太高估,整个古玩界人的整体实力了。

    诸葛隆笑容一滞,他觉得对于徐阳这种人,不应该只能靠着笑脸,还得恩威并施,这样才能好好的管控徐阳,于是他冷冷的说:“”

    “呵呵,徐阳,我是把你当做我诸葛家族未来的一份子,才给你好好说话的,说大话你也得有个限度,你可看清楚,我是捡漏了两百倍,一百三十万的宝物,卖了2.6亿,你可要懂得这是什么概念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两百倍的捡漏,2.6亿,算个了什么?接下来我会让你明白,什么才叫做捡漏,什么才叫做实力。”徐阳嘴角露出一抹弧度,便将他的宝贝,给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第一件,是一个雕刻着花卉的粉红色的碗,便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眼光。

    “此碗,名为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。”徐阳介绍道:“此碗,为清朝康熙年前所炼制,底盖粉红色“康熙御制”楷款,加双方框,施艺创新,史无前例。18年曾经有一款和此相仿的珐琅彩花卉盌,在香城的拍卖会,拍卖过,成交价格为2.38亿港元,而此碗无论是大小,还是做工,都比那一款碗,要更加的优秀起来,我也不多卖,2.7亿,我就可以现场成交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此,纷纷露出震惊之色,却没有一个敢叫价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玩意,实在是太稀少了,是真是假,谁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诸葛隆见此,更是露出来了嘲讽之色:“这百分百是赝品,大家千万别买。”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在场的人就更加的不敢买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觉得徐阳牛,但是徐阳再没有赢诸葛隆之前,他们还是愿意相信诸葛隆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诸葛隆,你说是赝品?那你上来仔细看看,给大家解释解释,这款碗赝品到底赝到哪里了?”徐阳早就知道他会这么做,到也不惊讶,而是主动邀请说:“其余的人,也可以上来,如果大家能说出来合理的破绽,这款碗我分文不取,免费送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都沸腾了,你看看我看看你,都跃跃玉试,想要尝试一番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,还特别希望,此款是真品,然后他们能说出来破绽的话,那他们可就能赚上个几个亿啊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个愿意的,其余的人也都前仆后继,诸葛青儿,也紧跟其后,她也想一探究竟,到底是真是假的,如果是真的话,那也就意味着比赛结束了。

    徐阳一件的价格就超过了,诸葛隆的十件价格,那还用的着,再比吗?

    她跟着人群,仔细看了看,下一刻,她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诸葛青儿的表情,落在了诸葛隆的眼中,他犹豫再三,他也去仔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才不会认为是真品,毕竟真品的稀少程度,屈指可数,徐阳怎么可能那么好的运气,能在这里碰到?

    即使诸葛青儿愣住了,那又如何?

    她的水平那么次,只要造假的高明,她根本看不出来瑕疵的。

    他带着不屑的笑容,便走到了,那件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的跟前。

    他的到来,让那些蠢蠢玉动的人,纷纷都让开了路,众人还是认为诸葛隆更为权威,不过,他们也没有打算相信诸葛隆的话。

    第一反应的表情,一般人是改变不了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就决定看诸葛隆的眼神和表情的反应,一旦他露出来了惊讶,震惊,等等神色,他们就能确定此物,到底是真是假了。

    瞧着这么多人看着自己,诸葛隆不为所动,他拿起放大镜,带上手套,用着十分专业的手法,仔细鉴定起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脸上挂着不屑的神色,可是他越是看,越是心惊。

    他发现这一款,竟然是真品,他究竟一身的本领,都没有找到任何的破绽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认为,赝品一定有破绽,可是这一款,就是没有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不相信,他也得承认,眼前的东西,是真品。

    他心里比谁都清楚,如果让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真品,那么他就输定了。

    输的一干二净,徐阳将成为,最强鉴定师。

    而他们诸葛世家还得将自身的势力,分给令狐家族,让他们成为第一大家族。

    令狐家族和徐阳是穿着一条裤子的,时间一长,他们诸葛世家的势力,会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这和他之前,所幻想的,赢了比赛,成为古玩界历史最强家族的美梦,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他后悔和徐阳比赛的。

    徐阳的强大,是他始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他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更不想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他努力崩住自己的表情,露出来了一份极为不屑的眼神说:“此款为赝品,实话告诉你们,这款是我的一个老友亲手锻造的,足以,以假乱真。”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地位,如果是在平时说出来这句话,在场的人纷纷都会相信,哪里会有人不愿意相信?

    他心里得意的一笑,接下来应该是众人,纷纷不愿意买的场景。

    可是他大错特错了,刚才他虽然极力控制着自己表情,可是在鉴定出来真品的那一刹那的震惊,和知道是真品之后后悔的情绪,都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古玩商人,哪个一个人是傻子?会被他这么容易骗?

    “我出2.7亿买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2.75亿!”

    “我出3亿!”

    诸葛隆话音未落,众人便纷纷喊价起来,几秒钟价格就飙升到了三亿。

    远超诸葛隆十件的价格。

    诸葛隆听此,心中大急,忙是说着:“你们不要信,这是我一个老友所制造的,绝对是赝品,不要相信,你们谁买了,谁就会后悔的。”’

    “诸葛隆,你真以为我们是傻子吗?我出3.5亿,我们李家拿下了。”就在这时,一道清脆好听的声音,在人群的尾部,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粉*摇头看去,正是四大家族之中李家的年轻一辈子的第一人,李冰雨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依旧是带着头纱,谁也看不清楚容貌,可是她喊出来的价格,却是让众人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3.5亿。

    虽然此碗极为珍贵,但是3.5亿的价格,也是高了。

    就是连徐阳,都十分的吃惊,不过,谁给钱过不去?

    钱给的多了,徐阳自然会要了,他当即就点了点头,和李冰雨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而她则是,当场就给徐阳,开了一张3.5亿的巨额支票,验证真伪之后,便成功的交易了。

    交易成功,也就代表着,徐阳仅仅用一件宝物的,价格,就已经远胜了诸葛隆。

    即使不卖剩下来的,那么徐阳,也堂堂正正的打败了诸葛隆。

    成为华国古玩界的,至强者!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