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阳已经重新考虑,要不要和李冰雨见面了。

    思虑了片刻,徐阳还是决定去赴宴,不管怎么样,他都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之下,成为他们李家的乘龙快婿。

    他徐阳,从来都不喜欢,别人牵着鼻子走,更不想被人强制性的,成为他们所谓的乘龙快婿。

    即使是李元化,那又如何?

    不过,这件事,到底是什么情况,他也不清楚,还是先见了李冰雨本人再说吧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十点。

    一道窈窕的倩影,出现在了徐阳的厅之中。

    李冰雨依旧是带着面纱,看不清楚她的容貌,只是一袭白衣,即使看不到真容,也仿佛是见到了天空中的仙子一般,整个人都散发着仙气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仅仅凭借着这个气质,就已经属于最为顶级的美女了。

    她面对徐阳,一颦一动之间,让人觉得淡定优雅。

    徐阳也算是沉得住气,先是好好招待了一番后,便主动问李冰雨:“李小姐,不知你单独和我见面,是想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”

    相比之前的淡定优雅,听到徐阳的问题后,虽然看不清楚她的表情,但是双腿往后收了收,她的形态明显不再优雅淡定了,似乎她想说的,让她难以启齿,也更加的不敢和徐阳说她的目的。

    踌躇了半天,她也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徐阳见此,也不再打算,露着笑脸了,而是脸色一沉,猛拍了一下桌子说:“你想告诉我的,是不是关于李元化,找乘龙快婿的事情啊?”

    “你,你,怎么知道。”李冰雨很是震惊,她完全想不到,徐阳会知道只有他们家族才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听此,徐阳的脸色更为难看,她的反应已经,告诉了徐阳,她来这里的目的,就是想告诉徐阳,帮她打听到李元化,会被李元化强行,当做上门女婿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以见得,她确实给他下了个套,把他给带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,彻彻底底,就是个心机婊。

    徐阳毫不气的,一步上前,就掐住了她的脖子,将她按在了沙发之上,狂吼了起来:“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!”

    李冰雨只感觉,自己的脖子,像是被铁块按住了一般,无论她怎么挣扎,都不起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她来之前,就已经想好了,她知道徐阳会十分的愤怒,但是徐阳狂吼之后,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强大的气势,让早就准备好,经受过特殊训练的她,竟从心底感觉到强烈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不等她想的多,徐阳便*了裂魂,架在了她的脖子之上。

    恐怖的杀气,冲天而已。

    由于徐阳实力的提升,裂魂爆发出来的杀气,比从前更胜,整个大厅,像是变成了万年冰窖一般。

    她无法想象,一个人,是怎么爆发出来,那么强大的气势和杀气。

    徐阳还是人吗?

    原本她还为她的计谋,感觉到自己得意,此刻,她后悔了,她发现她招惹的人,根本就不是她能招惹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,立刻,马上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!”徐阳眼神变得猩红起来,像是地狱的修罗,在审问一般。

    李冰雨纵然是心理素质超群,可是在这一刻,她彻底承受不住了,全身发抖着说:“我,我是想成为你的女人,借助你的势力,把我们家族的地位提升上去,我这样做是卑鄙。

    可我也是无能为力,我们家族看似是古玩界四大家族之一,很强大,实际上出了很大的问题,

    如果我不快点找个靠山来帮我的话,我们这一脉,很快就要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骗鬼呢?你们家族可是有李元化这等级别的大人物,出了问题那又如何?只要他回来,谁还能帮你们家族怎么样?”徐阳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李冰雨无力的摇了摇头说:“我们家族遭遇的矛盾,是内部矛盾,现在家族已经被*成了两派,我们敌对的派系势力强大,我们这一脉,很快就会被赶出家族!

    我原本是想投身于你,只要我露出我的相貌,即使不付出任何身体上的东西,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我的,可是根据我的调查,你过去无论是你的前妻,还是对你现在的女朋友,你都是忠心耿耿,出来都没有和其他女人,发生一些什么,那时我明白,我即使主动投身于你,你也不一定会接纳,正好我得知,你认识寒皇的七大手下之一的梦萝,所以我才让你去帮我打听李元化的事情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冰雨没有勇气再继续说了,现在的她,看着徐阳阴沉的脸,越发的恐惧起来,她生怕多说一句,让徐阳不高兴的,他手中的那邪意的刀,就会割断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算计....!”徐阳脸色更为阴沉,裂魂随后一挥,便触碰到了,沙发旁边的绿萝。

    另李冰雨无法想象的事情,再次发生了,原本还生气盎然的绿萝,瞬间就枯萎了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像是被那把刀,抽走了灵魂一般。

    李冰雨瞪大了眼睛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徐阳轻哼了声,面露杀意的说:“下面我所说的话,你都给我照做,否则的话,只要我手中的刀,轻轻划破你身上任何一点皮肤,你的下场就会和这一盆绿萝一个下场。””

    李冰雨神情慌张的点了点头,显然刚才的一幕,把她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第一,你让我去打听李元化的事情,你就当从来都没有发生过,更不能给任何提起,第二今天你来我这里的事情所发生的事情,你都要守口如瓶!”徐阳冷冷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答应你,我只能答应你第二条,不会答应你第一条。”

    另徐阳没有想到的是,李冰雨头摇的给拨浪鼓似的,即使是表情已经是极为恐惧,生怕徐阳一下子会要了她的小命。

    可是似乎,即使是死,她也要坚持!

    “那你就给老子去死吧!”徐阳脸色一沉,手中的裂魂,便刺向了李冰雨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