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想不想活命?”徐阳居高临下的看着那雇佣兵。

    “想,想,想。”雇佣兵们,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拼命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接下来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。”徐阳在他身边耳语道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徐阳便放任此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徐阳完全可以轻松的干掉他,但是想让一个灭亡,必先使其膨胀。

    另外徐阳也不想一直,在这边等着宇文道和独孤信对自己动手了?

    他们早就想把自己,置之死地,为什么自己不能主动攻击?

    徐阳这段时间,之所以没有主动攻击,就是因为宇文道和独孤信,这两个家伙,一直和那七长老一般,十分擅长躲藏和龟缩。

    自己想主动攻击,都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他放任那佣兵离开,实际上就是让他给宇文道和独孤信去报信,说他徐阳被他们给杀死了。

    一旦他们得知这个消息后,自然不会出去乱说,毕竟这也是杀人的大事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徐阳可以肯定,得知自己死了之后,他们一开始会大概率,依旧会是小心翼翼,看看有什么风吹草动没有,如果没有,他们自然而然的就会,跳出来的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一旦跳出来,那将是自己动手之时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后,宇文道和独孤信,接到了一通电话后,两个人兴奋的差点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徐阳,终于*掉了。”独孤信拍手叫好的说。

    “可信吗?”宇文道还有一丝怀疑:“那个佣兵,并没有提供照片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说了吗?徐阳被他们打落在了海中,来不及拍照片,他的同伴也死了两个。”独孤信摆了摆手,一副完全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不见到徐阳的尸体,我是不会相信的。”宇文道十分谨慎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做?”独孤信眉头一皱,觉得多此一举:“你难不成还想去要求那个佣兵,给我们提供证据?你活腻歪了吗?他们能干掉徐阳,也能干掉你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聪明把,你又不是特别聪明,说你蠢把,你又是古玩联盟二当家。我什么时候说过,让那个佣兵,再给我们提供证据?我的办法很简单,派人去打听打听,看看徐阳令狐灭杀,以及和他相关的势力反应不就行了吗?”宇文道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已经在心里策划了,一旦等徐阳这件事情,彻底平息后,他就要把独孤信,取而代之,这种蠢货,还要骑在他脖子上拉屎,他可不愿意。

    独孤信听了,面色有些难看,心里火气,也是一浪高过一浪,他对于宇文道的忍耐,也快到了极限,如果当初听从天尊的命令,要了宇文道小命的话,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波澜。

    更不需要面对,徐阳这个敌人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知道,宇文道此人,对于古玩联盟的副作用,比那七长老,还要大。

    等这件事情,彻底平息之后,天尊也快回归了,他必须将宇文道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两个人表面上都是笑眯眯,心里却是各怀鬼胎的,对着徐阳进行了调查。

    徐阳也早有准备,只是他并没有告诉任何认他“死了”,他只是通过雨阳居,发布了一个消息,那就是他得了重病,需要休养三个月以上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后,宇文道和独孤信,反而放心了。

    如果雨阳居的人,大张旗鼓的告诉所有人,徐阳死了,他们反而会起疑心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徐阳和三千多个大人物,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能联合在一起,最大的原因,就是因为徐阳的存在。

    徐阳都不在了,那么他们的同盟会瞬间垮台。

    现在对外宣称,徐阳得了重病,更加符合那些人小心维护自己利益的心理。

    三个月的时间,不短不长,但足可以将古玩联盟,彻底吞并,届时即使发现徐阳不在了,木已成舟,想改变,那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宇文道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要不要还要防护防护,徐阳背后势力的报复?”独孤信小心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防护个屁,谁能知道那些雇佣兵和我们有关系的?没什么好怕的。”宇文道冷笑道:“我们接下来,完全可以正当光明的去雨阳居发难,要求徐阳出来,一旦徐阳不出来,时间一长,谁都能知道,徐阳可能出意外了,届时人心惶惶,人人自危,他们雨阳居也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独孤信猛地一拍脑袋,他觉得自己真是再某些方面不如宇文道啊。

    对啊,除了那梦面黑衣人之外,谁又能知道,徐阳的死和他们有关?

    他们完全可以正当光明一些。

    两人商量好了之后,便带着多达上百人,赶赴了位于江城的,雨阳居总部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学着徐阳过去的套路,现学现卖,为了扩大影响力,也带着一大批的记者,目的就是按照他们的意思去报道,从而让所有人,都清楚,徐阳根本不是病了,他是死了。

    徐阳宣布自己得病之后,并没有告诉任何人*,所有的人还都认为他真的得病了。

    雨阳居也拜托,令狐灭杀照顾了。

    艾舒刚刚答应了他,晚上给他一个一起吃烛光晚餐的机会,心情正是大好之时,却是看到宇文道和独孤信,带着上百人,堵在了雨阳居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宇文道和独孤信吗?带着这么多人做什么?难道想加入我们雨阳居?””令狐灭杀知道来者不善,好心情瞬间就没有了,带着人立刻就应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后生,你可真是口粗狂言,今天我们来这里,是想收购你们雨阳居的,让徐阳那小子出来吧。”独孤信冷笑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们,还想收购雨阳居?也不撒泡尿,照照你们的狗样子。”令狐灭杀丝毫不气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说话,别那么硬气,今天我们来这里,只是想见见徐阳的,让他出来吧。”宇文道笑眯眯的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傻子吗?”令狐灭杀变得不耐烦起来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