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徐老板,之前就已经通知过所有人,他身体得了病,需要休养一段时间,你们还要见他是何居心?”令狐灭杀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令狐灭杀也有些疑惑,徐阳的身体那么的强悍,怎么说病就是病了呢?

    可以断定,得病的事情是假的,不过,以他对徐阳的了解,徐阳这么做,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,作为同一个战壕的人,他只需要听从徐阳的命令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可不是有什么居心,只是听闻有人看见,徐阳被几个外国人杀死,扔到海里喂鲨鱼了,我们听到这件事情以后,觉得真是*英才啊,跑到这里来求证求证,看看是否是谣言,如果谣言的话,我们古玩联盟,绝对不会姑息造谣之人。”独孤信大义凌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围观的人群,纷纷露出来了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徐阳得病的消息出来之后,多数人也是觉得有些猫腻,怎么突然就得病了呢?

    现在独孤信这么一说,一些疑惑的人,就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问询而来的,合作伙伴,他们和徐阳绑在一起,就是为了赚钱的,如果徐阳真的如独孤信所有,被人杀死了。

    那么他们和徐阳所开设的店铺,那就基本上是要完蛋了,他们眼馋着徐阳给的承诺,也就更见不到影子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心中一紧,怀疑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。

    纷纷站了出来要求:“既然徐大师,他好好的,那就让他站出来吧?即使得了重病,他年纪轻轻,总是出来走动走动吧?”

    令狐灭杀见此,才意识到,此事似乎,没有他想象中的简单。

    古玩联盟的人,他不在乎,现在大势所趋,任由他们怎么说,都不会影响他们快要完蛋的趋势,但是那些合作伙伴们,如果起了疑心的话,完全可以从他们内部就瓦解了。

    他双眼一眯,随即说道:“那你们都等着,我去联系联系徐阳。”

    他回到雨阳居自己的办公室内后,正想打电话时,却是发现徐阳的电话,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按下接听键后,徐阳的声音便传了过来:“让人拒绝他们的要求,就说我重病不能下床,想要见我,只能视情况而定。”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做,难道你真的得病了吗?现在一些合作的人,也都起了疑心,影响我们内部团结,搞不好的话,古玩联盟会借此大做文章,不利于我们啊。”令狐灭杀十分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来,你听我慢慢说....”

    紧接着,徐阳便将他的计划,完全告知了令狐灭杀。

    他听到这里,也就没有什么疑惑了,挂了电话,就吩咐人去告知所有人,徐阳目前病情严重,不能见人,想要见面,只能视情况而定。

    此消息一出,雨阳居的门前,瞬间就炸了锅。

    但凡是和徐阳合作的人,纷纷认同了独孤信所说的事实,这让他们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。手机端../

    独孤信和宇文道,此刻也百分百确定,徐阳肯定是死定了,否则的话,在这个关键时刻,为什么他们还不让徐阳出来,以证清白呢?

    两个人对视笑了笑,立刻就命令记者们,开始拍照,他们要把事情搞大,要让这件消息,很快传播到,所有和徐阳合作的人耳朵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相信,用不了多久,徐阳和他们建立的雨阳居,就会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徐阳身死的事情,他们觉得已经石锤,心里更为迫切的,想快点把雨阳居搞定,索性他们也都没有回去,住在了江城的酒店中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他们,防护自己安全的事情,让自己的保镖,将酒店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住在最高层的他们,看着江城的夜景,独孤信和宇文道,意义风发,老脸之上,满是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年龄已经不小了,独孤信已经七十多岁,而宇文道也年近六十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只在他们年轻时才有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的心情十分的好,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代。

    倒了两倍红酒,两人一饮而尽后,独孤信便指了指楼下的夜景说:“江城虽然是个小地方,但也确实不错,过几天将雨阳居彻底搞定后,我要把江城的雨阳居,改成我的店铺?老三你没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您可是咱们古玩联盟的二当家,地位尊崇,我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。不过,你这样做了,我也得有我的条件。”宇文道皮笑肉不笑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有什么条件?尽管说,如果能答应,我肯定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胜利在望,独孤信心里也正式开始谋划,该怎么把宇文道给解决了,现在只要能不让他起疑心,他什么都会答应宇文道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也没什么,我只听说徐阳这小子,从来都不出轨,一直非常爱他的女朋友,可想而知他女朋友非常的漂亮,事后你无论如何都得帮我,把她给弄成我的女人。”宇文道色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事?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独孤信虽然对美女,也很动心,见到那些美女,也是心痒的不行,很想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然而,他已经七十多岁了,那方面早就不行了,再怎么动心,也是无用,索性他也就不在想这件事情了,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静静的欣赏着这夜色吧。”宇文道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两个人说的这些,对于搬到雨阳居后,所得的利益,几乎可以说是九牛一毛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却只字不提,目的很明确,在彻底搬到雨阳居之前,两个人都想尽量,避免去做,有可能撕破脸的举动。

    两个人看了一会后,觉得有些饿了,便发,通知了在外面守卫的保镖,让他们带一些吃的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等了两三分钟,对方都没有丝毫的回应。

    过去他们的保镖,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两人眉头一皱,正想打电话时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他们房间的门,就被人一脚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让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人,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,怎么是你!”

    两个人像是活见鬼了一般,甚至可以说,他们两个就觉得自己见了鬼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徐阳!

    “我来到这里,你们是不是觉得惊讶?”徐阳露出来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