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等宇文道和独孤信,想办法去联系七长老时,却是发现怎么都联系不上了。

    起初徐阳觉得,这俩货,是有意包庇。

    可是找来了能通过人的话语,能判定人说的话,是真是假的杨娅姿后,却是发现这俩货,所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那七长老八成是经过上次,刺杀徐阳失败,就彻底龟缩起来,和他们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徐阳心中多少有些恼火,不过,他的情绪很快就恢复了,那七长老必然还在惦记着,他手中的裂魂,早晚还会出现的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实力,他再派什么刀疤胡和冷鳯过来,他都会让他们有来无回的。

    七长老的事情,他也就暂时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他现在比较感兴趣的是那位天尊!

    “古玩联盟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你们那位天尊怎么还不出现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阳大师,您所有不知,天尊他老人家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闭关,不到期限,他是不会出现的,即使发生了天大的事情。”独孤信抢在宇文道前面回道。

    “闭关?他闭关做什么?”徐阳眉头一皱,他过去只在武侠小说里面,或者是修仙小说里听说过。

    难不成那天尊,能修仙?或者是*什么绝世武功?

    心中有了这个疑问,他再次想到,别人传说天尊,能长生这件事情,他也想知道个真伪。

    正好独孤信和宇文道,都是古玩联盟的仅次于天尊的存在,关于天尊的事情,他们应该知道了。

    于是,徐阳就说:“你们顺便,也给我讲讲你这个天尊,所谓的长生到底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说,我来说。”这次宇文道抢在了前头忙是说:“按照时间来算,距离天尊出关也就剩下一个星期了,至于他那个长生的事情,实际上我也不清楚,一切都是道听途说,因为天尊很神秘。

    我作为古玩联盟的,第三号人物,我都没有见过他的真实面容,他向来都是以面具和黑袍示人。

    “你作为第三号人物,你都不知道?那你呢?”徐阳看向了独孤信。

    “我,我和宇文道一样,也都是不清楚。”独孤信也是这般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回头看了杨娅姿一眼,她点了点头说:“他们两个没有说谎。”

    徐阳眉头皱的更厉害了:“既然连你们都不知道,那你们的天尊长生,到底是什么依据?是怎么让那么多人相信?”

    “徐阳大师,您问的可谓是一针见血啊。”宇文道一把将独孤信推在了身上,拍马解释道:“能让这么多人信,第一是他对外宣称,他活了几百岁了,第二嘛,就是因为国内很多年龄超过百岁的老人,都是他的信徒,甚至有人自称是他的徒弟,徒孙。

    您想想啊,徒孙,都一百多岁了,那这师爷得多大年龄啊?而且每次天尊和我们见面时,身边都会跟着大量的头发花白的老者,他们几乎个个都是鹤发童年,任何人看了,都会认为他们能长生。

    而我们在他的手下做事,也听他说过长生的事情,但是他从未教导我们如何长生,也没有任何事实证据,能证明,他有能力让人证明,所以直到现在我们在他手下做事,也只不过是因为金钱利益,我们始终对于那长生都保持怀疑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徐阳点了点头,大概的意思也明白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所谓的天尊,也只不过是妖言惑众之徒,利用了就是普通人心中渴望长生,以至于失去了分辨真假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这个天尊,还有没有其他的势力?”徐阳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,他有八百个手下,其余的就没有了。”独孤信和宇文道异口同声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徐阳点了点头,随即又问“:“你们告诉我,是你们雇佣的二级佣兵,还是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“这....””宇文道和独孤信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不说实话,你们一样给我去死!”徐阳再次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。”宇文道抢在了独孤信的前面说:“您想想,我们在国内算是一号人物,可是国外我们也不认识多少人,何德何能,能雇佣二级佣兵,是一个蒙面黑衣人,突然找到了我们,是他帮了我们,至于他到底是什么身份,我们也不知道!“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的是真的吗?”徐阳看向一旁的杨娅姿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杨娅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徐阳脸色一沉,那到底是谁?

    他现在树立的敌人不少,在明在暗的都不少,一时间,他也想象不到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索性,他也没有继续去想,毕竟无论怎么样,他都猜测,没有证据可以找到那人是谁,他能做的,就是做好准备,等待着那人再次出现,一旦出现,就能知道是谁了。

    随即,徐阳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说:“你们的回答,我很满意,那你们就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上路?上什么路,徐阳,你不是答应我们,只要我们配合,就饶了我们的性命吗?你怎么能出尔反尔?”独孤信和宇文道,立刻就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说话当然是不会出尔反尔,我也没说要杀你们啊?我只是让你们上路而已。”徐阳微微一笑:“据说太平洋上有一座荒岛,那里四季无人,有着充足的海鲜和纯天然无公害的野果,风景极好,我觉得你们两个人年岁都比较大了,去那里养老还是比较合适的,所以呢,我就做主,让我的人,带你们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独孤信和宇文道瞬间就慌了,让他们去那荒岛,虽然可以保住自己的小命,那在那荒无人烟的地方,他们会失去所有的荣华富贵,失去现在的一切,面临的将是,无穷的寂寥。

    去那里,简直比死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早就五体不勤,被酒色掏空了身体,到了那边,根本不可能活多久的。

    早晚会死在那里,成为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两个可还是都没有任何胆子,去选择死亡,他们只能苦苦哀求着,愿意把自己所有的家产,都拿出来。

    徐阳却不为所动,独孤信和宇文道,这两个人,三番五次的要杀自己。

    他没有一刀把他们结果了,那都是大发善心了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给再多的钱,徐阳也不会要的。

    “带他们去吧!”徐阳下达了最终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!”

    独孤信和宇文道拼命的大喊着,然而任由他们怎么大喊,都是无济于事,碰碰两拳,他们就被女保镖打晕。

    三天后,他们两个就来到了,被一望无际大海包围的,孤岛之中。

    徐阳这三天之内,他没有再去做任何的事情,他唯一做的就是陪伴着苏雨真。

    这些天发生的事情,太多了,他真的有些累了,唯有和苏雨真在一起时,他胸腔中那颗心,才能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至于那天尊,徐阳并不担心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

    徐阳在这里享受生活,而他的名号,越传越响。

    之前都认为徐阳是最强鉴定师,未来古玩界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古玩联盟的倒台,他所创建的雨阳居,取而代之,并且规模更胜,也让人们公认为,徐阳此刻就是古玩界,甚至可以说是古玩界和翡翠赌石界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任何人都无法撼动,他的地位。

    不仅在古玩界里,名声更胜,他的名字,也传到了他在江城本地的敌人之中。

    刚刚出狱的薛啸天以及和他结成联盟的阮氏财团的总裁阮克勇,也听到了这条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是准备,一旦薛啸天出狱,就集体向徐阳发难,可是现在却是发现,徐阳摇身一变,成为了古玩界,赌石翡翠界,当之无愧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还拥有着,超过古玩联盟存在的雨阳居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他们这种人,可以对付的?

    就在他们愁眉苦脸之时,薛啸天的短信提醒,响了起来,打开一瞧,上面写着几个大字,想要对付徐阳吗?我有办法,你们下午两点,到望心亭来!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