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阳这次没有带着,韩高恩,并非是徐阳的原因,而是韩高恩自己提出来的!

    对于他们两个刚刚热恋的情侣来说,分开是极为难以忍受的,但是韩高恩清楚,徐阳不可能仅仅限制于小小的江城,全世界,那才是他的舞台!

    并且韩高恩知道,徐阳面对的敌人太多太多了,如果让太多的人知道,他们之间的关系,她反而会成为他成功路上的垫脚石,不知道会有多少人,会用来威胁她的生命,来挟持徐阳。

    她的生命,韩高恩自己并不在乎,但是她真不想因为她的存在,从而限制了徐阳的发展。

    她留在江城,继续当着她的警察,反而比跟着徐阳去盛京,和徐阳一直在一起更加的安全。

    此刻,盛京最为高端的高尔夫球场,京天高尔夫球场内。

    徐天赐的小弟,徐亦涛,正在悠闲着打的高尔夫球,而在他的身边,站着一位瘦弱的中年人,他的脸有些崴,留着中分头,放在抗日神剧里,那妥妥的就是汉奸。

    不过,别看他的长相,对不起观众,可如果属于盛京道上的人,会一眼认出来他!

    他名叫家贾三!年龄在四十岁上下。

    在盛京的地下世界,也小有名气,名下经营着不少灰色收入的产业,光是小弟就拥有了上百人。

    走到哪里,别人都会送他一声,三爷的称号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他站在年纪小了他二十岁的徐亦涛,这不学无术的*面前,却像是小弟一般,点头哈腰的问:“涛爷,您让小的过来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事情,难道就不能让你过来见我了吗?”徐亦涛挥杆打了一杆球,一边说着一边就学着电影里的大佬,看向远方的球。

    虽说他这套动作,和他那*的模样,不太相符,一点也不像是电影里的大佬,但是贾三还是一脸的笑容,继续点头哈腰说:“涛爷,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,您有什么事情吩咐,尽管说,我贾三保证给您完成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贾三,你知道为什么,你能让我罩着,而其他人不行吗?”徐亦涛大笑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涛爷,小的,还真不知。”贾三忙是谦逊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,你小子很聪明。”徐亦涛笑了笑,随即脸色一正,再次学着电视里的大佬说:“这次我让你过来,是想让你会会一个人,给他一个下马威,让他知道知道,以后要想在盛京混,就得缩着尾巴做人!”

    “涛爷,此人是谁呢?”这种找人麻烦的事情,贾三最为拿手不过了,忙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阳!!!”徐亦涛冷冷的说出来了名字。

    “涛爷,这个徐阳,似乎和您一个姓呀?和您是本家吗?”贾三有些犹豫了,徐家的人势力,到底多么强大,他心里是知道的,万一惹了不该惹得,他十条命也不够死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贾三,你这又不聪明了啊!”徐亦涛不屑的说道:“徐阳虽然和我也是本家,我们徐家又是势力庞大无比,是你这种小渣渣,根本惹不起的存在,但是,你也要明白你是跟着谁混的!”

    说完,徐亦涛便牛哄哄的说:“我告诉你,我早早就已经进入了,家族第二阶段的考核,再未来必将成为,家族的十大长老之一,届时我将钱财无数,势力庞大无比,区区一个徐阳,算得什么?更何况你知道我的老大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是谁呀?”贾三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说出来吓死你,我的老大,正是我们徐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,徐天赐!未来的家族族长!”徐亦涛语气里更加的牛b,似乎自己也像是徐天赐一样牛似的。

    “涛爷不愧是涛爷啊,您可真厉害啊!”

    贾三一听,忙是拍马起来,之前他还是有些不情愿的,毕竟徐亦涛,让对付的人也是徐家的人,他生怕会遭到徐家人的报复,而且他是打心底,瞧不起徐亦涛这孙子的。

    狗屁不是,结果还天天仗着自己是徐家的人,整天装着大尾巴狼。

    但是听到徐天赐的大名之后,贾三就愿意了。

    他在盛京混迹多年,一直都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进步,如果能抱上徐天赐的大腿,那别说在盛京了,就是在全国,全世界,他都能开创出来,属于自己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呵呵,厉害的还在后面呢!”徐亦涛听着贾三的话,觉得自己更加牛b了,随即他拿出来手机,发给了贾三一串地址:“这里是我们家族给徐阳安排的住处,今天晚上徐阳就会来到这里,你在附近守着,带一些人,把他给老子狠狠的教训一顿,并且警告他,这里是盛京,不是小小的江城,让他以后别装,给老子缩着尾巴做人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贾三一阵猛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!”徐亦涛随即,又装着大人物,摆了摆手,下了逐令。

    贾三也不敢多留,一溜烟麻溜的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徐亦涛见他走远,便拿出来手机,拨通了徐天赐的手机号,露出来了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:“七哥,我已经安排下去了,今天晚上会给徐阳那小子,一记当头棒喝的!”

    “很好不错,另外你也要时刻注意着,老三徐天启的动向,他过去和徐阳交好,说不准得知徐阳来到盛京后,会动用他的人脉帮助徐阳,一旦发现这种情况,立刻给老子阻止!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,徐天赐依旧是不担心徐阳,他担心的是,他最大的竞争对手,老三徐天启。

    “七哥,那还需要注意,五小姐徐幕清的动向吗?”徐亦涛问道。更新最快..()/ ../

    “呵呵,徐幕清那小货,从小在国外长大,她的势力也基本上在国外,盛京的事情,她应该不会管的,并不需要关注她的动向。”徐天赐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,您请好吧,今天晚上我就会给徐阳那小子,一记当头棒喝!”徐亦涛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徐天赐那边似乎也非常的忙,嗯了一声,便直接挂点了电话。

    徐亦涛接着又学着电视里的,打高尔夫球的标准姿势,挥了一杆,看着远方,自言自语的说:“徐阳啊,徐阳,老子小时候想要巴结你,你不肯,这次老让你后悔万分!”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