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阳眉头一皱,没有想到,在这里会遇到此人。

    他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在天魔会在华国魔都的分会上,替自己出头,颇具大侠风范,长相十分俊美到过分的,*暗军阮琦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面部苍白,浑身上下都是血,可见他经历了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即使这般的狼狈,他那俊美的模样,依旧是没有受到如此的影响。

    又有大侠风范,长相又如此的俊美的男人,在这世间真的很少见。

    而追杀他的人,让徐阳很是惊讶了!

    清一色的*佣兵,足足八个!

    他们虽然追杀着阮琦,但是他们的面相也好不到哪里去,大多数人身上也都挂了彩。

    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,是阮琦,以一对八!

    这等战力,在同级别也算是佼佼者了。

    徐阳这边刚看见了阮琦,阮琦也看到了徐阳!

    也许身负重伤,阮琦并没有看清楚徐阳的模样,只是隐约看着是徐阳是个亚裔人。

    他也感受到了绝境,立刻求助起来:“救救我可以吗?”

    然而话音未落,再往前跑了几步,他却是发现,眼前的人,他见过!

    上个月他在天魔会里,帮助那个七级佣兵,之所以记得徐阳,是因为徐阳一个七级佣兵,敢去看特级佣兵,才敢去做的事情,让他的记忆十分的深刻。

    一个七级佣兵,向他求救,能有什么用处?

    他原本就已经身心疲惫,面对八个同级高手的追杀,让他接近绝望,现在看到唯一可以求助的人,竟然只是一个区区七级佣兵!

    跑到码头上,他想向周围的船只求救,可是周边的船只,看到这场景,纷纷开船离开,让他彻底陷入了绝望!

    体力耗尽的他,全身都在发抖着,想游泳,也游不动了,他再次看向了徐阳!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可又是摇了摇头.....

    “阮琦,你不会指望着,一个区区七级佣兵,来保护你吧?你还想活命的话,就把你家族世代传递的铸剑秘法交出来,否则的话,今天你必死无疑!!!”

    追杀他的人,立刻上前,将他围住,看了一眼,一旁的徐阳和凤舞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认为徐阳是七级佣兵,是因为除了在不允许有私人军队的华国之外,在世界其他各个地方,佣兵的身份,都会带来极大的便利,至少走在大街上,没有人敢去招惹徐阳和凤舞,能给他们带来不少的便利。

    阮琦再次看了一眼徐阳,脸上绝望更胜,可他也不甘心将他家族,世世代代传递下来的铸剑秘法交给这些外国势力,他咬了咬牙说:“那你们还是杀了我吧!铸剑秘法,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就去死吧!等你死了,老子会慢慢找的!”

    对方也是恼怒异常,立刻举起手中的枪,准备将阮琦射杀!

    阮琦体力耗尽,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躲闪了,他认命了!

    “小子,你找死啊?敢挡在他的前面?”

    然而,仅仅一秒钟后,阮琦就再次听到了,对方的大骂的声音,阮琦一抬头,眉头却是紧锁起来。

    徐阳!

    竟然在这一刻,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叫什么,可是现在并不是你报恩的时候,我知道我当时帮助了你,但你也要分清楚场合,我不希望你为了我一个将死之人,白白浪费了自己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阮琦摇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阮琦,没有想到,关键时刻还有人救你,只是这人太自不量力了,区区七级佣兵,敢挡在我们八位*佣兵面前,简直就是找死!既然想找死,你们两个就一起下地狱吧!”对方狞笑了一声,举起手中的枪,准备按下扳机。

    见此,阮琦,无奈又是绝望的摇着头,正当他准备闭眼睛,接受这一切时!

    他看到了,他这辈子,都无法忘怀,且最为难以置信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,在对方扣下扳机之前,徐阳只是大手,看起随意的一挥,刚才还耀武扬威八个*佣兵,脑袋瞬间开裂爆炸,纷纷倒在地上毙命,没有了任何的呼吸!

    “这.......”

    阮琦瞪直了眼睛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这八位可都是*佣兵里的强者,他之所以能一个人抗住,这些人的攻击,是因为他拥有铸剑秘术,能通过手中的武器,提高自己的实力,这才能抗住!

    可是徐阳,竟然大手一挥,这些人统统毙命!

    这得是什么级别的实力,才能做得到啊?

    震惊之余,阮琦忽然想到了,当初徐阳在挑选任务时,只是看着特级佣兵的任务!

    当时都觉得,他是自不量力!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呢?

    徐阳杀死他们八个的手段,必然是用内力在攻击,能做到这一点的,也只有拥有特级佣兵能力的超强内家高手了!

    他绝对拥有特级佣兵的实力,而且很有可能,在特级佣兵之中,还是顶尖的存在!

    想到自己之前,还去帮助徐阳,现在看来那都是多此一举,尴尬的情绪,瞬间涌现在了自己的全身。

    “这是止损膏,可以快速让你的伤口愈合!”

    就在他尴尬无比的同时,徐阳扔给阮琦一个小瓶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纵然是觉得尴尬无比,可是阮琦还是无比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刚想,伸手接住徐阳的止损膏时,却是因为虚脱,人直接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阳见此,眉头一皱,看来他比自己想象中的,还要伤的严重。

    此人上次救了自己,徐阳不可能将他扔在这里不管,当即就把他拉了起来,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再背的那一刻,徐阳觉得有些奇怪,此人虽说是个男人,长相俊美就算了,怎么骨头,也是像是女人一般纤细,仿佛柔软无骨一般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