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阳和凤舞,此刻正在看着海上的夜景,一轮明月刚刚升起,风景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心情也是最近这些天里,最为放松的一天了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阮琦从船舱里出来,徐阳心里有鬼,表情略微有些逃避,还是凤舞先和阮琦打了声招呼:“阮琦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阮琦听此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只是她现在心事重重,即使不说出来,凤舞和徐阳,也都能看得出来,她有事。

    虽说徐阳现在实力强劲,但是在男女之上,他还是始终未成改变一丁点,他可不想让别人以为自己是个*之徒。

    这就让徐阳心里,七上八下了,难道她发现自己,被他摸过了?

    发现她的衣服,是被他撕扯开的么?

    发现他徐阳,看到了她那不该看的地方了么?

    就在徐阳担心之时,阮琦心事重重,朝着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凤舞看到这,嘴里露出来了一个笑容,她的意思,大概和徐阳想的一样,是阮琦发现了徐阳所做的事情,现在来找徐阳兴师问罪的。

    徐阳也是尴尬一笑,心里想了想,还是和阮琦明说吧,他也是救人心切,没有想到,她会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正当徐阳开口时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阮琦竟然跪在了徐阳的面前。

    徐阳和凤舞,都是十分的意外,怎么好端端的跪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徐阳,谢谢你救了我,但我有一个不情之请,希望你能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阮琦神情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,请求可以慢慢说,只要我能做到,我一定帮你做到!”

    上次在天魔会,徐阳虽然不需要阮琦对他帮助,但是她身上那股侠义的精神还是让徐阳颇为认同,当时就有和她结交之心,自然是把她当做朋友看待了。推荐阅读../../

    徐阳向来都是,别人对他好,他都会十倍,百倍的去汇报,阮琦也不例外,他如果能做的,一定会帮到位的,说着,徐阳便伸手去拉阮琦,可是她却是没有起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神情激动的,摇着头说:“徐阳,先答应我好吗?那件事我说出来,可能会让你很难做,可是我已经别无他法,这个世界上,我相信也只有你能帮我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徐阳还真没有想到,阮琦会那么的倔强,只是徐阳不会答应别人,他做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说:“阮琦,你还是先说吧,我能做到的,一定做得,但是做不到的事情,我也无法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阮琦眼中闪过一丝落寞,她似乎也明白,徐阳有着自己的原则,她轻叹了口气,紧咬着嘴唇说:“徐阳,我,我....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你的女人,这样可以吗?”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成我的女人?”徐阳很是惊讶

    虽说阮琦是极品中的极品,和其他女性的风格,都完全不一样,让徐阳也是颇为动心,但是,徐阳有着自己的原则,他已经负了苏雨真了,他不想再负韩高恩了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说:“阮琦,我有女朋友,我不想背叛他。”

    徐阳的话一出,反而是凤舞先出现反应的,她似乎没有想到,徐阳竟然会拒绝!

    这么漂亮的,又别具一格的美人,主动要求,成为他的女人,他竟然拒绝!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被派来杀徐阳之前,她的主人,曾经告诉过她,徐阳有个一段失败的婚姻,还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,她非得认为徐阳是背背山来的.....

    “徐阳,你,你好像误会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阮琦那有着侠义之感的脸蛋,终于露出来了,女人独有的羞涩,脸色绯红的说:“我的意思,是让我成为你的下人,你成为我的主人,将来当牛做马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阮琦的回答,让徐阳心底一松,只是她无论怎么说,都是堂堂的*暗军,除了在那些高等级的佣兵暗军面前,她都可以享受人上人的待遇。

    为什么,要在他这里,当下人?

    徐阳想着这件事,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做朋友可以,但是做下人,他必须要要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让我当你的主人,应该不是你最真实的目的,把你的真实目的说出来,我才能考虑要不要答应你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阮琦听此,眼神里出现一抹,难掩的恐惧神色,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说了出来:“我真正的名字不叫阮琦,我叫阮楠烟!

    我从小就遭受各方势力的追杀,我不断的改变自己的性别,改名换姓。

    我不断的改变自己的身份,可是想杀我的人,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每一次都会被识破,为了抵抗他们的追杀,我不断让自己变强,从一个普通人,通过多年的苦练,我成为了*暗军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,我的敌人比*暗军,强大太多了,这些年来,不断的改变身份逃亡,我已经太累太累了,我不想再被追杀了,我想找一个可靠的靠山,这样我也许就不会被追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如果收了我,你也会面对那些敌手的骚扰,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,他们想要杀我的原因,就是因为我是铸剑世家,我世家的铸剑秘术,传承千年,尤其是给内家高手使用的飞剑,更是天下无双,如果你能答应我,我愿意把我家族的铸剑秘术,全部交给你!”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